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2019-01-08 - 刘玉玲

南方都市报讯 不同于英版的《福尔摩斯》里为人津津乐道的基友情,刘玉玲在《基本演绎法》里的女版华生终于让她的演技得以发挥。

往前数,她的演艺履历很丰富,但角色却受限于“亚裔女性”的身份,直到《艾莉的异想世界》的胡灵,角色的戏份和个性才稍显突出,但似乎也还是带有编剧的个人立场,如萨克雷笔下的蓓基·夏普,人前优雅得体、能演会笑,但总有种野心勃勃呼之欲出的感觉。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关键时刻也会遭到揶揄。这戏却使她获得“美国演员工会”、“艾美奖”的多项提名。至于后来的电视演出,《口红森林》、《黑金家族》都不错,可惜一季终。当然会有人提及她在电影《西域威龙》、《霹雳娇娃》、《杀死比尔》,成龙的功夫片总有俏女郎点缀,但目的还是烘托她;至于三位查理的天使,当时就传出过戏份和片酬不均。虽然她能打能演,但总觉得角色设定不尽人意。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那么《基本演绎法》算是回归正常。与《尼基塔》、《神盾局》相比,她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华生这个角色怎么都是有来历的,某种程度上不仅移植了原著中的伙伴、朋友关系,还能隐隐地呈上一种特殊的敬意,女性在戏剧中可以获得的地位,“需要跨过时间积累的偏见之山,历经残酷的中伤和恶意诽谤,处于轻率的玩笑和嘲讽之中”,经过一番努力获得认可与重视。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这个亚裔、女性、警察局的顾问角色,让华生处事之间常会遇到问题,却也总能让她把压力变为动力,第二季开始她的戏份更多,重要性凸现。

处理案情时,她强调理性冷静沉着,日常相处中又不乏人情味直言相谏,关键时就算扯谎也要力挺伙伴,“只要我们做的确是正义公道之事。”尽管她严谨到讨厌撒谎。

刘玉玲祖籍 刘玉玲演绎女版华生 终不必拿枪舞棍卖弄身材

华生的角色在里面充分体现了刘玉玲的演技,朴素简洁的时装烘托出她的个性,很多时候她穿黑白灰,一点点颜色和饰品的点缀就令角色活起来。刘其实有种静水深流的韵致,言语不多但掷地有声,只不过之前的影视作品似乎夸张她的强悍、酷和野性之美,到这里是把自己收拢,慢慢呈现给观众。

最打动人的莫过于她在探访因枪击事件而住院的同僚后,和福尔摩斯的对话。她并不想引出他的歉疚,只是表达了作为同事共同扶植的那种关系,其实一直存在,任何关系都有修正的可能性。美版福尔摩斯这个角色有意扩大了他内心的黑洞,形式作风简单粗率到有时令人难以接受,但这也是缘于他智力超乎常人却又无比孤独,更多时候对华生的倚靠,不仅是助手或看护那么简单。

所以在听完她的陈词后,福尔摩斯改变了主意,笨拙艰难地对同事表达歉意。也使得观众更好地看到不牵涉男女情感、彼此独立而又互相倚靠的伙伴情谊,这种,估计只有ITV《大侦探波洛》这种传统英式推理剧里波洛和黑斯廷斯才可比拟。

相关阅读
  • 刘玉玲三级 刘玉玲出道时三级片及裸照曝光(组图)

    刘玉玲三级 刘玉玲出道时三级片及裸照曝光(组图)

    2019-01-08

    是近年在好莱坞发展最顺利的华人女演员,成名之路却也经过一段黑暗期,入行以前做了不少工作,当过秘书和有氧运动老师,她一心想出人头地,偏偏华人演员发展不易,不惜“下海”拍了几支三级片,其中就有《flypaper》。

  • 寿光刘玉玲 刘玉玲:洪水横流勇担当

    寿光刘玉玲 刘玉玲:洪水横流勇担当

    2019-01-08

    齐鲁网10月9日讯 洪水肆虐,她逆水而行,与洪水赛跑救援转移群众危险面前,她当机立断,想方设法堵住决口水淹大棚,她马不停蹄调来排水设备......洪灾中,寿光市纪台镇党委书记刘玉玲始终冲锋在前,带领干部群众战洪水、保生产、建家园。

  • 刘玉玲苍蝇陷阱在线看 刘玉玲演华生 美剧刮“中国风”

    刘玉玲苍蝇陷阱在线看 刘玉玲演华生 美剧刮“中国风”

    2019-01-08

    由于《绝望主妇》、《豪斯医生》等中国观众熟知的经典剧集完结,中国美剧迷们经历了长达2个月的“美剧荒”,而从这个月开始,秋季档美剧将正式回归,其中不乏《生活大爆炸》、《实习医生格蕾》等在国内大热的美剧。有趣的是。

  • 刘玉玲杀死比尔 '河北梆子'还是'北京梆子' 传承人刘玉玲遭尴尬

    刘玉玲杀死比尔 '河北梆子'还是'北京梆子' 传承人刘玉玲遭尴尬

    2019-01-08

    “我呼吁有关方面为北京的河北梆子正名,把‘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更名为‘北京梆子剧团(院),把我所谓‘著名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的荣誉称号改为‘著名京梆子表演艺术家’,这是我从艺50年来的最大心愿。”在12月14日北京举办的“纪念改革开放30年传统与当代戏曲发展”论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