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2018-05-06 - 姚振华

姚振华在地产领域的野心和决心,没有因宝万一役而改变。

一家籍籍无名却锐意进取的体育公司,正进行着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资产腾挪。这背后,与“宝万之争”中一战成名的姚振华,有着若隐若现的交集。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10月25日,香港上市公司新体育(00299.HK)发布通函称,即将举行的股东大会中将表决通过今年6月底签订的一项买卖协议——全资子公司以9.5亿元收购深圳博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博瑞)100%股权,其中2亿元以现金支付,7.5亿元将寻求贷款或股权融资。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深圳博瑞持有深圳潮商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潮商联合)56.79%的股份,剩余股份由潮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往下梳理,潮商联合的主要资产涉及几个地产项目,位于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商中心大厦”、“潮阳项目”、以及朝阳火车站的BT项目。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新体育在公告中用了三页篇幅阐述此项收购的两点理由。第一,在“粤港澳大湾区”、“深汕合作区”的背景下,汕头的地产项目能够带来稳定现金流和丰厚利润;第二,这些地产项目的开发,可以让新体育叠加“社区体育”概念,即在房地产项目中或周边提供社区运动设施。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公告还例举中国恒大发展足球学校案例称,中国客户对地产项目开发商更有信心,他们一般被认可为财务实力雄厚、及更有经验维护大型场馆项目,地产开发商可以利用其品牌认知度进军其他产业。

姚振华资产 一家港股体育公司资产腾挪背后 深藏姚振华的地产野心

但是,无论在体育界,还是地产业,新体育都是一个“新兵”。宝能集团前职员张晓东掌管新体育之前,未更名的新体育叫做“中讯软件”,是一家从事外包软件开发、技术服务支持等业务的企业,如今的新体育剥离掉原始业务,逐渐布局“体育健康、文化旅游、物业投资发展”等领域。

这家公司的大转变从2016年3月底开始。彼时,张晓东全资拥有的公司开始“举牌”新体育,并随后以2.5亿港元的代价从新体育原单一最大股东处购买了18亿股,使其在新体育的持股比例迅速上升至18.82%,成为新的单一最大股东。后续增发之后,张晓东在新体育的股份稀释至8.11%。

随后张晓东又将控制的这些股份,绝大部分(约8.07%)作为一笔3亿港元贷款抵押品抵押给了宏基信贷,后者是中国金洋(01282.HK)附属公司,而中国金洋是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振华的胞弟姚建辉掌管的公司,姚建辉实际控制中国金洋48.79%的股份,姚振华为大股东的前海人寿则持有中国金洋19.05%的股份。

中国金洋除了拥有新体育8.07%股份的抵押权益之外,旗下的中国金洋证券有限公司还作为客户托管人,拥有新体育62.9%的股份权益。此外,在张晓东掌管新体育后的增发过程中,同为潮汕富豪的皇庭国际(000056.SZ)实际控制人郑康豪战略投资新体育,持股23.02%。

根据新体育发布的董事简历显示,43岁的张晓东曾于2009年9月至2013年12月,担任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及宝能商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此外他还有相关地产公司履历;新体育另一名29岁的执行董事夏凌捷,2014年至2016年的履历处于缺失状态。

一条君了解到,夏凌捷在上述时间段一直在宝能集团工作,直至2016年下半年“宝万之争”博弈最激烈时段离职,她还曾是姚建辉的秘书成员。

“马甲”遍布珠三角,资本腾挪让人眼花缭乱,是外界对姚振华及其控制的“宝能系”在深圳市场上的广泛评价。在地产领域,宝能系还特别善于收购兼并一些“不起眼”的企业,特别是小型国企、事业单位下面的三产企业。这些企业有的存在很长的历史遗留问题,有的背后是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但共同点是在位置比较好的地段拥有厂房、职工宿舍等土地资源。

“在深圳,经常走到一片城区里的荒地,或者废厂房,一问就是宝能的。他们在深圳做了大量这样的事情,土地资源很可观。”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一条君。

具体到新体育这笔9.5亿元的交易,卖方最终控制人与姚振华有过千丝万缕的交集。往上穿透,交易标的公司深圳博瑞的单一法人股东为深圳博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博腾),深圳博腾的单一法人股东为深圳讯安投资有限公司,后者股东为自然人林德义(35%)、林俊良(65%)。

深圳商事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显示,林俊良曾经是姚振华控制的深圳市宝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后者是姚振华早期参与深圳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从而控股的企业。

林德义与姚振华的交集更加密切。他在宝华置业(大连)有限公司、华宝泰富置业(大连)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通过其控制的深圳解新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控制了前两者8%的股份,这些股份均是去年8月4日受让自宝能控股(中国)有限公司。更高比例股权的受让,还出现在云浮宝能投资有限公司、芜湖宇创投资有限公司等林德义实际控制的企业之中。

一位接近宝能集团的知情人士告一条君,“林是姚振华的老下属,以前是宝能集团副总裁,后来调去了体系外公司。”

目前,姚振华控制下的宝能集团,主要有两大运营主体,一个是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姚振华100%控股及掌管;另一个是宝能控股(中国)有限公司,由宝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这不是一家在大陆注册的企业,具体资料无法查询,但主要由姚振华的胞弟姚建辉掌管。

宝能集团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姚振华在宝能集团体系外还有着大量的产业公司布局,这些公司在人事、资金上与姚振华产生交集,但在法律关系上又不存在关联关系。涉及到上市公司相关并购,可以规避法律法规的约束,这种方式也被称为“关联交易非关联化”。

这也出现在新体育上一笔资产交易中。张晓东掌管新体育后,业务转型的标志性事件是,收购位于深圳大鹏新区杨梅坑区域的游艇会所业务、航海运动学校业务。

2016年9月19日,新体育发布公告称,拟以10亿港元向粤锦国际有限公司收购旗下粤锦亚洲有限公司100%股权,包含游艇会所业务、培训业务及房地产项目。前述两家公司均注册于英属处女群岛,具体控制人无法查询,但其境内运作主体为深圳粤锦体育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粤锦),深圳粤锦旗下孙公司有“深圳大鹏游艇会有限公司”,“深圳市大鹏新区唯致培训学校”。

深圳粤锦的这些资产收购自深圳市政府。2014年8月,仅仅成立23天的深圳粤锦,击败佳兆业、小牛资本、前海人寿等10家公司,举牌121轮、以7.85亿元的价格,竞得深圳大运会后陷入经营困境的“深圳海上运动基地暨航海运动学校”20年经营权。

万科集团创始人、名誉主席王石曾经无意间透露了其中秘密。王石曾在万科内部讲话中提到,“万科在深圳有个浪骑项目,当年为了迎接大运会,旁边建了一个新的海上运动中心,赛后没有运营方,万科想接手运营,最后拍卖这个中心的时候,没想到宝能以高于底价10倍的价格买下,这种冒险精神,实在是不可理解。”

从王石的话语中可以知道这个海上运动基地是宝能竞得,但在工商关系来看,则看不出和姚振华有什么关联。深圳粤锦最初成立时,股东为自然人王秀芹(10%),深圳盛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90%);到了10月20日,股东变更为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100%);到了2016年6月24日,股东变更为深圳泰和昱通投资有限公司(100%);到了7月6日,股东变更为深圳博腾投资有限公司(100%,注:也是文中第一笔资产交易标的公司的股东);到了8月16日,股东又变更为纳元发展有限公司(100%),企业类型变为“台港澳法人独资”。

上述接近宝能集团的知情人士告诉一条君,“宝能集团拍下海上运动中心后,将其更名为大鹏游艇会”;在多个网络招聘平台中,至今仍有多则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大鹏游艇会船长”、“游艇会中西餐厨师”等职务招聘信息;宝能集团官方网站中,也尚有隶属于大鹏游艇会的“宝能号”帆船队参加“中国杯”帆船赛的新闻稿,彼时宝能称将加快进军海洋产业的步伐。

海上运动基地的资产交易已经完成后,新的名称是“新体育海洋运动中心”。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一届“中国杯”帆船赛中,新体育组建的“新体育帆船队”在主场获得“特别参赛奖”。

为大家熟悉的前海人寿,可能只是姚振华展露在外的形象。无论是新体育、大鹏游艇会,还是林德义、林俊良等人,他们游离在姚振华的周边,自成团队、资金充足、战略清晰,这是一个比“宝能集团”更大的体系,没有人知道他们最终通向哪里。

经历万科、南玻、格力几战,姚振华始终坚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风格,其在地产领域的野心和决心,也没有改变。深耕珠三角多年,拥有大量土地储备,金融通道畅通,经历过短暂失败后,宝能地产帝国的腾飞,或许只差临门一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