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2018-10-30 - 光复会

冬初是各种大会召开的好时机,在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候,农活基本干完,大农闲时节已经开始。趁着这个时期,该总结的总结,该展望与准备的则是展望准备。安徽人民代表的大会在凤台县再次召开。

与上次草草组织的大会不同,那时候不要说代表们,人民党亲自准备各种撤离工作,好像满清马上就要打进凤台县了,这可是把各地代表给吓坏了。有些人甚至吓得回家之后就带了全家跑去外地。除了坚决跟随人民党的代表之外,其他的代表们都躲了起来,生怕人民党覆灭之后满清追拿“匪众”。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不过是一个多月之后,北洋军全军覆没。人民党下令各地人大代表到凤台县参加第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会议,能够通知到的代表只有总数的八成。人民党党内代表,以及坚定跟随人民党的人大代表比例从原先的不到六成,激增至接近八成。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大会召开的第一天,第一项议题就是剥夺这些逃窜的人所拥有的大代表资格。在不记名投票里头,九成五的人都投了赞成票。

这些纸张看着一样,其实都是做了暗记的。人民内务委员会很快就统计出那5%的反对票到底是谁投的。陈克要求内务委员会一定要保密,这不过是做一些准备,并不是当场发作或者秋后算账。这届代表们如果真的与人民党同心同德,反倒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剥夺了那些人人大代表资格之后,本次大会人数就从缺席变成了满员。从第二天开始,代表们被组织起来参观根据地。军事胜利所带来的心理上的改变可是相当大的。敢在北洋军进攻的时候坚守故土的人大代表,要么是真心支持人民党,要么就是胆子特别大。后者当中投机者比例相当高,他们现在都满心欢喜,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如此正确。光明的未来就展开在他们面前了。

光复会是干什么的 九十六 光复会的态度二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代表们对于工业建设基本看不懂,给他们印象深刻的是参观煤气热球机。那庞大的铁质机器发出突突的轰鸣,机器上飞速旋转的轮子带动着皮带,又驱动了各种机械设备。人民党的干部强制进行科学文化教育,他们对此倒没有什么意外的感觉。非人民党出身的代表就觉得目眩神迷了。

想看懂工业上的进步与技术突破需要足够的科学知识,党外代表也只能看个热闹。直到参观农业发展的时候,这些党外代表就看出名堂来了。作为根据地首府的凤台县现在的富裕程度实在是令这些党外代表大吃一惊。这些人不少都有经验大片土地的经验,广袤平整的农田,纵横在农田之间的大规模水利渠道设施。各种兴修的道路,农村城镇的集中居住区域。井井有条的一切都让代表们感到震惊。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些集中居住地里头的社会设施。学校、邮局、医护所、供销合作社,兼具了村民会议召开地和演艺场地的集会广场。更别说家家户户几乎完全一样的红砖房。人民党新政府拥有的强大力量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人大代表组成的人民代表的大会们在理论上则是这一切的主人。至少党外代表们有一种认知,他们这些代表们掌握着眼前的一切,至少他们认为自己能从这里面分到一杯羹。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参观活动进行了两天,从第四天开始,人大开始正式听取政府工作报告。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主要内容有三个,最重要的莫过于要求在根据地一年内实现初步土改,也就是说,土地国有化,人民重新得到土地使用权,并且开始开始建设新城镇。

位居第二的,则是城乡居民的户口统计工作。根据地各地各级政府都要开始进行人口统计,以及相应的户籍建立。

居于第三位的,则是全民教育体系的建设。

做报告的政府代表是任启莹,本来这个工作想交给宇文拔都,结果宇文拔都几次试着作报告,读文件还行,让他做讲解,宇文拔都就坑坑巴巴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没办法,这项工作最终落到了被公认能说会道的任启莹身上。

陈克在会议上要求任启莹从最表层的全民教育体系逆着做报告。即便以任启莹的聪明一开始也没明白怎么回事。陈克却罕见的没有进行过多解释,而是把工作交给凤台县党政两套板子去讨论。任启莹猜出了陈克的一部分心思,这是要考验一下任启莹的能力,只要这次工作能让陈克满意,就意味着陈克要对任启莹委以重任了。

不过任启莹毕竟还是个忻娘,哪怕再有能力,看待问题的角度还是无法与陈克同步。任启莹当时就明确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一众同志复杂的眼神中,陈克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人大和咱们党政组织不同,特别是这次人大会,目的不是让代表们做出决议和判断。咱们的目的是让他们知道政府是怎么营运的。所以咱们不能在人大里头讲什么阶级斗争,讲阶级斗争这就不是人大会,这是批斗会。

从全民教育问题开始讲,那就是由浅入深,让他们逐渐理解政府营运。大家都知道受教育是件好事,咱们从办好事的结果来讲,最后讲到涂改问题,代表们才能讲明白我们为什么要革命。不革命的话,他们享受不了全民教育的成果。”

陈克已经觉得自己讲的非常清楚了,但是同志们能理解的人屈指可数。任启莹算是其中之一,她明确表示,自己承担这项工作。

会议开始之后,任启莹按照事前的准备做起了政府报告。人民党出身的代表,对这几个议题都有认识。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参加过相关的工作,有不少同志本身就负责各地方与之相关的工作。党外出身的代表们听着这些议题,都有着云山雾罩的感觉。

最没有争议的议题莫过于全民义务教育。在中国的传统里头,读书是件好事,只要有读书的机会,大家都不会放过的。以前读书要请先生,这笔费用可不是每家都能承担起的。即便是小地主家庭,读不起书的同样大有人在。人民党出身的代表们自然要全力推行义务教育,因为这是党的政策。非人民党出身的代表同样支持这项政策。

在表面的共识之下,不同的观点就出现了。在这个时代,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做官。为何要推行全民教育,为何让每一个人都能读书认字,这种做法的内在意义,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理解。

从人民党的角度来说,义务教育里头包含着一套完整的理论与实践的内核。从政权角度来说,教育过程本来就是凝聚群众的过程,特别是自杏受政府教育的人民,自然而然就和旧时代拉开了距离。从社会运作而言,把孩子们放到幼儿园和学校里头,能够有效的降低家庭的压力,更好的解放劳动力,特别是解放妇女劳动力。从发展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全民教育是最有效提高劳动力素质的途径。

这些内容还能在人大会议上公开说,任启莹可不敢把党内讨论的内容在人大上说出来。陈克只对高级干部谈及了“革命接班人问题”。学校教育可以由学校设置种种考验。那些能够让“人类社会性”得到最大发展的人,自然就懂得追随党,懂得要进入社会体系,就算是以很不乐观的比例,教育体系里头教育出来的人,50%懂得了社会的结构,5%的人懂得了得跟着党走,懂得了个人的安全与价值必须社会运作来实现。

陈克坚信,就算是只靠这5%的人,人民党也能彻底管理起国家。

而且中国的伟大在于,个人必须依靠国家来实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观点是普遍共识。人民不仅仅是接受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存在,人民甚至热切的渴望一个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强力中央政府存在。

所以必须推行全面义务教育体系,如果强大的中央政府掌握在精英教育体系手中,而不是由全面义务教育从全国人民中选拔出的毕业者掌握了政府,那结果只能是中国迅速变成一个对内剥削,对外侵略扩张的帝国zhuyi国家。陈克决不允许自己苦心开创的人民革命落到这样一个地步。

党内的同志也无法完全理解陈克讲述的这些内容,这是从全国的角度看待义务教育,这也是从过去与未来的角度去看待义务教育。陈克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是他身处历史下游,真切的看到了历史的过程。所以陈克能从自己所看到的历史中确立自己的信仰。而且能确立自己要坚守的东西。党内的同志却没有这种历史实践,陈克所说的一切,大家仅仅能从自己已经学到的东西里头寻找解释了。

不过人民党有自己的纪律与制度,能理解党中央的政策,那就在工作中努力把政策落实,如果不能理解,那也得在工作中逐渐理解党中央的政策。

党外的这些代表们根本没有接受过人民党的内部教育,他们更不可能理解义务教育蕴含的诸多意义。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所认识的世界来解释人民党政府的政策。于是人大会里头各种让陈克觉得很无奈的讨论就展开了。

最典型的一件事就是,党外代表居然把义务教育体系看成了一个谋利的行业。开办学校之后,每个学生要交多少钱。有人居然提出了这个傻问题。这个问题一听就是没有好好听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里头明明白白的指出,义务教育是免费的。不仅不向百姓收钱,国家还得为校舍,教育设备,教师工资支付一大笔费用。学生们要支付的仅仅是书本与学杂费。

明白了办教育不仅不赚钱,还要赔钱,党外代表们无一例外的被吓住了。人民内务委员会收集的情报里头,党外代表们纷纷在私下讨论人民党会不会向有钱人分摊这笔费用。不少代表认为,如果发生了这种强制分摊,他们要坚决反对。

政府工作报告是分段进行的,原因是人民代表们完全没有现代国家的概念,更不懂得怎么营运这个现代国家的各种政策。不仅仅是党外的代表,人民党内的代表可不光是人民党党员,大批坚定支持人民党的群众代表同样不明白这些政策以及相关的实施方法与过程。人民党政府必须承担起全面的解释工作。向根本没有概念的人灌输一个全新的概念,其难度远远大于直接拎把枪把这个人杀掉。哪怕是所有人都支持的义务教育,也遇到这个艰苦的过程。

随着会议的进行,陈克发现了一个原先根本没有想到的情况。代表们的座位是自选的,在会场里你爱坐哪里坐哪里。人民党党员自然是集中坐。而其他的代表们则是按照地域呈现一片片的落座格局。随着会议的进行,格局开始出现了变化。

人民党依旧是集中坐。而非人民党党员出身的代表们,根据地自己政治立场的不同,支持人民党的代表们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坐在人民党旁边。并不站在人民百姓立场上的那些代表们随着对议题的认识加深,逐渐形成了集中坐的局面。地域因素很快就让位给政治因素。针对政府工作报告内容的讨论,更是让政治因素主导了大家的立场与情绪。分化以令人讶异的速度扩大开了。

原本会场里头的座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人一张凳子。陈克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故意让每天都多填十几个凳子,会议开了几天之后,从主席台上看下去,人民党以及追随者们黑压压的坐在左边,而持不同政见的代表们黑压压坐在右边。中间硬是空出了一块区域。只有少数既不愿意跟随人民党,却也不愿意和另外那些人掺和在一起的自持狷介的代表零零落落坐在中间地带。政见划分完全替代了地域划分,虽然很多代表对“政见”这个词汇听都没听过。

政府工作报告自然是官僚体系的工作,陈克对官僚体系并没偏见。官僚也是人,他们干工作同样需要方法,需要制度。官僚体系甚至比其他体系更需科学与人道的制度与方法。所以政府工作报告根本不谈及什么主义和终极理想这些玩意。

现阶段义务教育不仅仅是要建设学校教育体系,还有全面的人民扫盲工作。想扫盲,就得知道根据地有多少人口,这些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以便制定出相应的具体实施方法。这就需要建设户籍制度。

而户籍制度又牵扯到城乡二元制户口问题,二元制户口就需要在土改完成的基础上进行。这些工作有阶段性,大概来说,土改为首,户籍紧随,义务教育最次。当然,那些紧跟人民党的群众们已经率先让自己的子女加入了已经开办的学校,自己也在接受教育。这又体现出不完全符合大体工作顺序的情况出来。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政府把这些工作的内容一项项列出来。且不说别的,光是纸张的需求就让这些代表们瞠目结舌。这年头纸金贵,特别是用来书写的白纸价格不菲。为了完成户籍制度统计,还有其他的工作需求,光这些白纸就需要十几万斤。折合市价少说也得十几万两银子的开销。

安徽根据地现在人口估摸着有一千多万,具体数字谁也不清楚。光是用在百姓户籍建设的纸张,按照一两银子一千文钱来计算,政府在每个人身上就要花掉最少十文钱的白纸。至于油墨,还有政府人员的工资,要动用的辅助人员的薪水,又是一大笔开支。有些比较精通计算的党外代表们私下估算,光人口普查这项工作,最少就需要花掉五十万两银子。而人民党把这笔钱一肩承担下来。

党外代表们中有一个代表家里开的有造纸的作坊,他对这个消息是非常欣喜的。如此巨大的纸张需求给了他的作坊极大的牟利可能性。当他在会议上不自量力的提出愿意“便宜”供应纸张的时候,人民党政府工作发言人任启莹微笑着告诉这位代表,人民党已经把所有纸张都筹集齐了。当然,任启莹同样微笑着告诉这位满脸惊愕与沮丧的代表,如果有需求,政府会与这位代表联系。

看着这愁剧,与会的所有政府部门人员几乎都是心里暗笑,陈克当时花费颇大的人力物力开办的造纸厂,不少同志还不太理解。现在他们明白了,陈主席在这件事情上与他平日里的作风完全相同,总是在问题发生前就做好准备。

造纸厂使用两种原材料的处理工艺,麦秸与稻杆处理工艺。以往百姓们把麦秸与稻杆当作厨房燃料或者烧了灰积肥。人民党的造纸厂收购麦秸与稻杆之后,百姓们自然是极为高兴的,原本根本卖不了钱的东西现在居然能换取收入,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前往各地收购点出售麦秸与稻杆的百姓是络绎不绝。卖了麦秸与稻杆与,百姓们数着钞票的时候脸上都笑开了花。而造纸厂得到了稳定均质的原材料,自然能够稳定均质的生产纸制品。

这件事给同志们的影响可是颇大的。原本听着简单晦涩的“大规模稳定均质原材料,大量投资建成的工厂,大量生产廉价产品。”这种工业生产路线大家都没见过,自然不可能凭空幻想出来。且不说造纸厂采取的各种复杂的工艺技术,单单造纸厂的建设与原材料与产品的这个流程中,政府部门的同志就有茅塞顿开的感受。

党外代表们一面震惊于人民党的豪富,另一方面又本能的感受到极大的威胁。在他们的经验里头,官府想干什么,从来都是要依靠地方士绅的。或是出钱,或是组织地方上的劳力,或者是官府采购。虽然官府与士绅之间的斗争极为激烈。不过只要把钱用到位,士绅们还是能赚到不小利益的。

现在人民党虽然不掠夺士绅,同样也不依靠士绅。通过构建基层政权,人民党一步步的把原本与官府并不打交道的百姓掌握在手里。这样下去的话,千百年来稳居乡间领导地位的士绅们就会被一步步的边缘化,完全被抛在政权与人民之外。

如果没有参加人民代表的大会,党外代表们还没办法理解到这些。参加了这次大会,不仅仅是人民党的追随者们看待社会的眼界大开,这些一度居于社会主流的党外代表同样眼界大开。

人民内务委员会收集的情报里头,头几天士绅们几乎还是依照其社会地位在胡说八道,随着会议的进行,他们的私下讨论就越来越有点意思了,当原本分散在各地的这些旧时代社会中坚力量聚集在一起商讨问题的时候,他们看待问题的深度与广度也在不断强化。这些人也是能够正经的看待眼前问题的。

在这种表面上还算祥和,实际上内部风起云涌的时候,传来了光复会攻克杭州的消息,对人民党来说这个消息实在是有点微不足道。陈克只是交代情报部门加强打探,具体的应对措施将在人大会之后进行。

发表了这番交代的时候,陈克甚至没有完整的看完情报内容。直到晚上休会,陈克与党内的同志讨论完了当天的具体工作,陈克的信任秘书把这份报告再次递交到陈克面前,陈克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

厚厚的一叠情报内容翔实,人民党还没有渗透到光复会里头,所以这是人民党建设的浙江各地情报网通过公共内容收集的情报。在人民党培训的情报网看来,除了光复会的内部会议内容需要过段时间才能拿到,光复会的行动可谓毫无保密性可言。得知了光复会要进攻杭州,人民党情报网特别派遣了观察员,结果观察员到了杭州后等了四天,光复会麾下的光复军才抵达杭州城外。

令陈克稍感意外的是,浙江巡抚增韫几乎是视而不见的让光复会在浙江南部起事,当光复军攻打杭州的时候,浙江巡抚增韫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气节来。对于光复会的劝降,增韫果断拒绝。而他亲自监督已经聚集在杭州的防军、练军、绿营,组织防御,部署阵地。杭州城里头大概聚集了各路军队三千多人,这已经是浙江南部的所有军队。

早在得到光复会出动的消息之前,增韫把这些部队给聚集在西湖边上,发表了公开演说。演说内容有附录,陈克看完之后大有知己之感,读到里头情真意切之处,陈克忍不哈大笑起来。

增韫既不提效忠朝廷,也不提个人忠义。他简单明快的讲述了面前这些清军们的粮饷来源。这些清军的粮饷都是朝廷发的,如果朝廷倒了,这粮饷自然就全无着落。增韫表示,光复会有自己的军队,绝对不会招收这些防军、练军以及绿营。即便招收了,也不会把他们看成自己人。如果这些清军兄弟认为不靠朝廷也能过得好,那现在就可以去光复会那边,或者自行散了。如果觉得靠了朝廷才有饭吃,那就好好守城。何去何从每个人都可以自行决定。

对于中国人民而言,只要说出的道理是实话,大家都能听明白。浙江巡抚增韫不骗不哄,说理清楚,逻辑完整。防军、练军、绿营都清楚,只要杭州被攻下,他们立刻就会没了营生,根本没有立刻能谋生的手段。三千多人里头除了不到四百的确怕死的家伙选择离开,其他的都选择留下来守城。

增韫马上发赏钱,并且把各部的指挥官叫到一起商谈守城事宜。好歹在光复军抵达之前建成了防线。

战斗的经历就没什么特别的,双方的军事素养自然是守城的清军占优,士气方面则是光复军较高。排枪对射的时候,守军子弹比较充足。光复会在第一天的进攻中吃了亏。第二天,看到能守准州的清军士气大振,作战表现更胜头一天。加上有炮兵助阵,虽然炮弹准头很差,不过好歹隆隆的炮声也很是激发士气。光复会第二天的进攻又被挫败了。

第三天光复会没有攻城,增韫立刻犒赏三军。清军更是来了劲。

不过俗话说乐极生悲。第四天的战斗中,兴奋的清军再次击退了光复军之后,天知道是不是头天喝的酒劲没过,还是有谁下了重赏,他们居然开始追击败退的光复军。一开始追击很是顺利,按照局势的发展,光复军或许会全线崩溃也说不定。突然间一支部队攻击了出击清军的侧翼。

写报告的同志看来是抓获了参与出击的清军军官,报告里面写了段文绉绉的话,“敌八十余精壮突现我侧翼,皆头缠白布,赤膊,仅着白色短褂。为首乃三名女子与两名少年。手执炸弹、短枪与日本刀。先以炸弹投掷,继而以短枪射击,弹倔以日本刀肉搏。我军遂败。”

接下来的战斗很有清军传统,出击的清军部队溃败回本营。光复军敢死队尾随追杀,冲进了清军的防御阵地。在肉搏战中清军溃散了。光复军主力杀进杭州城后,浙江巡抚增韫居然不逃,而是据巡抚衙门进行了顽强抵抗。因为在城里巷战,进攻的光复军缺乏腾挪的地方,几次硬攻伤亡颇重。

直到第二天拖了大炮进城,逼着俘虏里头的炮兵操炮。被俘炮兵居然颇为忠义,不肯从命。光复军砍了好几个被俘炮兵的脑袋,这才有人亲自操炮射击浙江巡抚衙门。

巡抚衙门大门和围墙被轰塌之后,防守才算是崩溃,即便如此,浙江巡抚增韫的亲兵依旧抵抗了好久,光复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获得最后胜利。至于浙江巡抚增韫的下场,报告里头就说的不太确定。有说被炮弹打死的,有说自杀的,有说被俘后光复会痛恨增韫负隅顽抗,把增韫给就地处决的。反正结果就是浙江巡抚增韫死了。

放下资料,陈克想,光复会应该很高兴吧。这就是陈克对此事的唯一想法,两分钟后,陈克躺在办公室隔壁屋里头的临时床铺上睡着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相关阅读
  • 同盟会光复会华兴会 光复会退出同盟会 实在是历史的遗憾

    同盟会光复会华兴会 光复会退出同盟会 实在是历史的遗憾

    2018-10-30

    众所周知,在晚清时期,1905年,由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组成的同盟会,对推动中国革命形势的发展,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在辛亥革命之前,光复会因为各种原因,却和孙中山等人一刀两断,重组光复会。

  • 光复会的主要创立者是 1912年1月14日:光复会创立者之一陶成章遇刺

    光复会的主要创立者是 1912年1月14日:光复会创立者之一陶成章遇刺

    2018-10-30

    史海秘闻 历史上的今天导读1912年1月14日凌晨2时许,光复会创立者之一陶成章被受陈其美指使的蒋介石、王竹卿暗杀于上海广慈医院,年仅34岁。陶成章陶成章,曾用名汉思、起东、志革、巽言,绍兴会稽陶堰西上塘人。

  • 光复会的第一任会长 陶成章案与光复会的灭亡

    光复会的第一任会长 陶成章案与光复会的灭亡

    2018-10-30

    清末会党,光复会与同盟会同根并蒂,乙巳(1905)合流,相濡以沫,数年间威震东南,不分伯仲。丁未(1907)之后,两会首领龃龉不断,但为反清大业,尚能共事。俟江浙独立,孙、黄得势,光复会即遭压迫,矛盾日深。

  • 共济会中国高层 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

    共济会中国高层 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

    2018-10-30

    瑞典文学院11日宣布,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当天中午在瑞典文学院会议厅先后用瑞典语和英语宣布了获奖者姓名。他说,中国作家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

  • 光复会的纲领 孙中山与光复会

    光复会的纲领 孙中山与光复会

    2018-10-30

    11月27日上午,文澜讲坛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系列讲座邀请了绍兴文理学院谢一彪教授就孙中山与光复会的关系纠葛进行了深入的剖析。 还未开场,众多孙中山先生的崇敬者、光复会历史的兴趣研究者就早早来到集体视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