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2017-12-14 - 唐闻生

孟锦云是湖北人,1948年出生,12岁就考入了空政文工团,成为了舞蹈演员。1963年4月,还不满15岁孟锦云被选上到中南海“出任务”陪中央首长跳舞,在此结识了毛泽东,成为毛泽东的“专职”舞伴,从此与毛泽东结下了特别的情谊。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孟锦云回到武汉时已是25岁的大姑娘了,不久她就结婚了。一次在北京偶遇以前的“战友”小丽,得知事实 ---原来是小丽见到毛泽东时提到她的遭遇,毛泽东下了“最高指示”要空政放人,她才得以被释放的。

为此,孟锦云于1975年5月在小丽带领下再次走进了那道神秘的“红墙”,在获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首肯后,孟锦云见到了毛泽东。孟锦云兴奋地走上去自我介绍道:“主席,我是湖北来的孟锦云。”“记得,你不就是我的半个小同乡吗?”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主席,我是来找你平反的!”孟锦云不顾一切地讲了自己被捕、劳改等经历。毛泽东十分认真地听完后对孟说“你就留在我这里工作。”时为1975年5月24日。从此孟锦云成了毛泽东生命之路上的最后一名护士。

据孟锦云后来回忆,孟锦云进中南海几个月后,仍不放心自己的平反结论。又对毛泽东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不料毛泽东竟满口答应,“这个好办,找汪东兴办就可以。”果然,不久,孟就收到了她的书面平反结论。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在毛泽东晚年的岁月里,有两个不得不提的年轻女人:一个是机要秘书张玉凤、一个是护士孟锦云,是她们陪伴毛泽东走过了最后两年岁月的幕后人物。至于张玉凤为大家所熟知,而对孟锦云则较陌生。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作为毛泽东晚年少数的身边人之一。她与张玉凤两人每天轮流照顾毛泽东,寸步不离。任是谁人要见毛泽东,必须经由她们两人的安排。可见孟锦云亦是毛泽东最信任的人,据说有一次还是孟锦云劝服毛泽东动白内障手术。

唐闻生的儿子 唐闻生照片 【孟锦云年轻时照片】谢静宜年轻时的照片

事实上毛泽东对她工作相当满意,经常让她读报纸、文件,有时甚至让她处理信件、代毛圈阅党中央文件等等。孟锦云与毛泽东朝夕相处、日夜相伴,共同度过了489个日日夜夜,成为了毛泽东最后一段生命旅程的见证人。孟锦云的老公是谁小编也无从得知,唯一的是他是伟大领袖的“专职”舞伴,嫁,未嫁也没有媒体报道。

谢静宜(1935- )女,是中国知名的大人物,河南商丘人。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度掌控清华、北大,甚至赢得毛泽东、江青等一干人等的欢心,并且进入了中共中央的核心。是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人物简介

谢静宜(1935—),河南省商丘市人;原中共中央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谢静宜,女,1939年出生,河南商丘人。曾任17年的毛泽东机要秘书,历任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北京市委书记、革委会副主任。

任职: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员会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书记,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

个人简历

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军长春七九三部队(今解放军电子学院)毕业后入中央办公厅机要局工作。195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党支部组织委员,青年委员兼团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1958年入中央办公厅机要学校进修。

1959年任毛泽东主席的机要员,1968年后,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清华大学党委常委、副书记,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0年任北京市市委常委,1973年任北京市市委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同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75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被撤销党内外职务接受审查;1981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免予起诉。后在审判“四人帮”余党时,谢静宜“因坦白认罪较好,被免予起诉”。

主要作品:谢静宜著有:《在毛主席身边》、《毛主席给予我们的教育、理解和关怀》、《跟随毛主席在外地视察》、《在外地视察的毛主席》等。

感情生活:她和爱人苏延勋从小青梅竹马,有着很深挚的感情。这对恩爱夫妻患难与共32年,直到1991年丈夫抱病离开人世。爱人的去世,使谢静宜本来多病的身体更遭亲人死别的打击。几个月的时间,她在恍惚中度日,脑海中充满着对与爱人几十年美好生活的回忆。

谢静宜自1959—1976年在毛泽东身边担任了17年的机要秘书,主席亲切地称她为“小谢”,那风风火火的17年,“小谢”叱咤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曾被主席亲自点名为北京市委书记,这是主席身边工作人员荣任的最高级别;随着“文革”的结束,她被宣布隔离审查……如今,她早已从北京市委某单位退休,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

每逢9月9日丈夫生日,她都会去香山脚下苏延勋的坟前为他扫墓,十几年来不曾中断。2001年,在丈夫去世十年之后,谢静宜曾写过一首感人肺腑的《江城子》 ,悼念亡夫.

作为“文革”敏感人物,谢静宜是绝少在媒体抛头露面的。她不愿意接受采访和拍照,每次在纪念堂参加活动,遇到记者问话或投来的好奇目光,她就对同行的人说:“我们还是走为上!”

这些年,她一直默默地写一些怀念小文章,她说:“有的人见主席一面就能写出一本书,若让我写,一辈子都写不完。也许我的文章没人家写得美,写得漂亮,但它都是真实的,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我希望通过我反映出真实的历史,真实的毛泽东。”

人生经历:谢静宜在文革时是中国知名的大人物,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小姑娘,一度掌控清华、北大,甚至赢得毛泽东、江青等一干人等的欢心,并且进入了中共中央的核心。年轻时的谢静宜不仅漂亮,可能也是个天真无邪的姑娘。她是哪里人,现在都还没有最确定的资料,并有传言说她是谢富治的女儿。

官方资料说她是河南人。初中文化程度。1953年,她从吉林中央军委长春机要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中南海,在中共中央机要局工作。被江青要去搞资料。1957年起担任毛泽东的机要员,工作是接发电报﹑接听、记录保密电话。早在文革之前,她就在中央办公厅为毛举办的舞会上被毛选中,知情人透露,“毛同她很好”。但直到文革她才等到往上爬﹑出名的机会。

掌控清华、北大

初中生领导清华北大 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如此之事。1968年,全国各地武斗不止。七月底时,位于北京西郊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两派开战已数月。此时,毛泽东决定不 再作壁上观。遂派中警介入。但又要挂个“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名。

于是从北京各工厂选派人员,组成“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第二产业宣队”,加上 以警卫团即八三四一部队的军人为主体的“Army宣队”,开进了清华园。这时,革委会副主任兼党委副书记有好几位,其中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安排的八三四一部队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还有一个就是不久前还只是一名普通译电员的“小谢”。

清华大学的一切大权,便操纵在﹑谢静宜二人手中。不仅清华,北京大学也由此二人掌管。两人同时执掌两所名校的大权,这样的怪事不仅在清华﹑北大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全国乃至全世界也不曾有过。一路都有人提拔小谢“小谢”政治上的飞黄腾达由此开始,但这个小姑娘显然不是只有这么简单。由当代国出版社出版的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谈及谢到北京市委任职的经过:

担任市委任书记处书记:“ 在这里就有必要谈一下谢静宜的情况。大概在1973年时,谢静宜调到市委任书记处书记,她是中办机要局的人,与毛主席很熟。谢静宜调来前,是周总理与我谈 的话,周总理说,就派谢静宜任市委书记处书记,可以经过她向毛主席反映一些情况,传达毛主席的指示”。

吴德以上回忆 的线条还是基本清晰的,吴还说及谢静宜到市委后,“是准备闹一闹的”,确实也闹腾了一阵子。而在该书中,吴德还提及1974年下半年筹备四届人大时,“周 总理还提出谢静宜任副委员长,他找我征求意见时,我表示同意”,而毛泽东在批阅人大和国务院的人事安排名单时,才把谢任副委员长划掉了。吴德无意中透露了在谢静宜一路往上窜的过程中,周恩来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

而曾经担任过两案审理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兼审讯组长、参与审理过谢静宜案的汪文风先生,写有一本《从‘童怀周’到审江青》,书中写道:“文化大革命中,谢静宜同一道,作为部队派出的arny宣队,进驻清华大学,担任该校的党委副书记。她在领导清队、、斗批改等工作中,参与了对学校许多干部、教授、教员、学生的迫害,后来飞黄腾达,当上了中央委员、中共北京市委文教书记。”

“ 她所具有的一个特殊地位,就是‘通天’,并且跟江青过从甚密。在北京市委,甚至市委第一书记也要看她的脸色行事。这也反映了邓小平同志所说的,有段时期,党内政治生活极不正常。正所谓小人得志便猖狂。

谢静宜这么一抬举,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她仗恃其特殊的身份,积极搞江青集团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篡党篡政篡军的一套东西。在作风上,则飞扬跋扈,任意训人骂人。她对原为党中央的政治局委员、政府的副总理、军队的元帅将军们,都不放在眼里。”

“《林彪与孔孟之道》第二批材料,就是她秉承江青的旨意炮制出来的。在1975年的‘一.二四’、‘一.二五’万人大会上,江青纵容她出来当打手,在台上发言,对周恩来同志搞突然龚击,明目张胆地整周总理。她还率领一批‘打手’,冲进中央政治局会场,公然指着鼻子诋毁邓小平同志出来后的‘抓整顿、批派性 ’,是所谓搞‘右倾翻案风’。”这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谢静宜就这样步步高升。

一脚踏进权利核心

到 1971年八月时,毛对林彪的不信任达到了极点。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谢静宜的丈夫小苏(注:苏延勋)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工作,通过谢传来消息:林立果在空军成立了秘密组织,包括“联合舰队”、“上海小组”和“教导队”,在做武装夺权的准备。小苏要毛注意。毛决心南巡,乘南巡的机会和大军区的领导人及省的领导人打招呼。

九月,发生“九·一三事件”,林彪派系被清除,谢静宜为毛立了功。1973年中共召开“十大”,谢静宜当上了中央委员,还兼了个北京市委书记。“小谢”同时掌管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权大得很。那时不举行高校入学考试,而实行名额分配到各地,由党政部门推荐“工农兵”上大学的办法。只要进了校门,不管原来是干什么的,都叫“工农兵学员”。

1975年1月全国四届人大结束时,她又多了个“全国人大常委”的头衔。11月20日,江青给毛泽东写信,要求让谢静宜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让迟群当教育部长,乔冠华当副总理,毛远新﹑迟群﹑谢静宜﹑金祖敏列席政治局会议,作为接班人培养。

让“小谢”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实在有点离谱,毛泽东没采纳这个意见,但从此谢就实际上参加政治局的工作了。不是政治局委员,却可以出席政治局会议。1975年春,毛在外地呆了十个月之后回到北京,于5月3日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员开会。谢静宜也列身其间。毛与众人一一握手时,对女副总理吴桂贤说:“我不认识你啊。”吴说,1964年国庆节见过主席。毛答“我不知道。”轮到谢静宜时,毛和谢有几句对话:

毛:“你当了大官了,不谨慎呀!"

谢:“我不想当大官,但是现在官做得越来越大。”

毛:“试试看吧,搞不好就卷铺盖。”

看来,对谢静宜有多少本事,毛倒也心里有数。

好日子到头

谢静宜没有等到被进一步培养,之后她与四人帮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被捕。但对他们的审判却推迟了几年。

1983 年审判四人帮馀党时,官方为迟群指定的辩护律师说:“我认为谢静宜在迟群的整个犯罪活动中起了重要作用…… 某些重要犯罪意图,四人帮都是通过谢静宜转达给迟群的。如‘三·二六’围攻诬陷邓小平,就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传达的,去河南马振扶公社中学,也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布置的。”

可是,审判的结果却大出人们意料,迟群“以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出狱后不久得癌症死去),谢静宜却“因坦白认罪较好,被免予起诉。”

没想到在沉寂多年后,这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小谢,又出来接连写了《在毛主席身边》了。还有《毛主席给予我们的教育、理解和关怀》、《跟随毛主席在外地视察》、《在外地视察的毛主席》。好像她一直是个普通的小译电员,从不曾当过大人物,从不曾掌管过中国最主要的两所大学,从不曾进过中共中央的政治局会议室,甚至好像中国从没有过“文化大革命”这回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