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2019-02-02 - 新四军

在建军91周年即将到来前夕,7月29日,上海新四军"沙家浜"部队历史研究会,联手东方航空公司上海客舱部乘务二部"凌燕"优质服务小组等,在位于上海佘山西郊庄园"英雄沙家浜部队老战士活动基地",组织举办了一场"庆八一故事会",空军战斗英雄韩德彩和海军战斗英雄肖德万等分别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战机、击沉南越军舰的战斗故事,赢得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不远千里从西安来到现场的新一代"沙家浜"人、"沙家浜"连指导员刘高君等官兵,也在故事会上,与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上海"沙家浜部队"老战士喜相逢,共同聆听战斗英雄的故事,缅怀先烈祭英雄。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图说:大家一起放飞气球,喻示放飞希望,放飞梦想。新民晚报 张龙 摄

为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29日一大早,上海新四军"沙家浜"部队老战士们和各界代表,就冒着高温,赶到了故事会会场。上海新四军"沙家浜"部队历史研究会会长刘石安,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几位战斗英雄故事:1951年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空军面对强大的美军空军,毫不示弱。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当时韩德彩驾机在一次空战中,油料将耗尽,面对敌机的穷追猛打,韩德彩英勇奋战,最后把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战机击落,获得空军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1973年8月,南越西贡当局突然侵占了我国南沙群岛,并于1974年1月11日,在其新版地图上把我西沙群岛全部划归它的版图,反诬中国侵占了他们的宣德群岛。

新四军部队 英雄新四军“沙家浜部队”两代新老战士喜相逢

在我外交部多次声明和抗议后,南越当局竟然先后炮轰我军舰和渔民,侵占我海岛。

1974年1月15日至19日间,为保卫领土主权,我军民被迫奋起自卫反击。在1月19日的激战中,南海舰队389扫雷舰舰长肖德万在舰身严重受损的情况下,下令全速前进,誓要将南越10号舰撞沉于永乐海域,肖德万命全舰官兵用机枪,手榴弹,采取"海上拼刺刀"的近距离战斗,将南越10号舰打得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并将其击沉于海底,捍卫了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亓春在"沙家浜"连任连长期间,正逢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他和连队官兵奉命赶去受灾地域,冒着余震不断的危险,把生命置之度外,爬高山、涉急流险滩,把在山上的老人一个个救了出来,表现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顽强精神。

在这次抗震救灾中,他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震救灾先进个人"光荣。

战斗英雄们的故事,生动精彩,打动了与会者的心,大家纷纷表示:要像战斗英雄那样,不忘初心,铭记历史,不辱使命,努力奋斗。

会上,东航"凌燕"优质服务小组向战斗英雄、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老战士代表,敬献了鲜花。新老战士、东航员工、志愿者和各界代表等,一起放飞了气球,喻示放飞希望,放飞梦想,象征革命传统代代传承。

相关阅读
  • 新四军首任军长 新四军军部的十个旧址

    新四军首任军长 新四军军部的十个旧址

    2019-02-02

    1937年8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各游击区域工作的指示》,提出“必须严防对方瓦解与消灭我们的阴谋诡计与包围袭击。我们的一切武装部队在未与当地国民党政府、国民党驻军确实谈判好以前,可以自动改变番号。

  • 新四军序列 皖南事变后重建的新四军序列

    新四军序列 皖南事变后重建的新四军序列

    2019-02-02

    皖南事变后,蒋介石取消了新四军编制,1941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命令以华中总指挥部为基础,重建新四军军部。1941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重建新四军,由陇海路以南的新四军和八路军部队改编。

  • 新四军谁率领 《黄桥决战》:陈毅将军率领新四军北上抗日的故事

    新四军谁率领 《黄桥决战》:陈毅将军率领新四军北上抗日的故事

    2019-02-02

    剧情简介1940年,党中央为了将大江南北的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进行了一系列军事部署,陈毅将军率领新四军北上。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后,急令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集中10倍于新四军的兵力,企图在苏北境内全歼陈毅的部队。

  • 新四军的建制 新四军中来自长征红军成建制的部队

    新四军的建制 新四军中来自长征红军成建制的部队

    2019-02-02

    由于我接触不到档案,搜集到的人员资料极为有限,能够看到的公开的史料大多为任职团(科)以上的人员,因此,我一再申明,我汇集的这份名册只能是局限的一是仅限于“新四军中任团(科)以上职务的长征红军”,二是受我能力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