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政七君子 邢小群说“七君子和救国会”一些事

2018-10-31 - 七君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发起新政协的党派之一的救国会,就在毛泽东抵达莫斯科访问的第三天——1948年12月18日,自行宣布解散,以此作为献给斯大林的寿礼。否则,今天的民主党派就不是八个,而是九个。建国以后,其他“君子”都出任政府要职,“冠盖满京华”,唯有王造时“斯人独憔悴”,不但冷落在一边,还在1957年,和章乃器一起被打成了右派。

西政七君子 邢小群说“七君子和救国会”一些事
西政七君子 邢小群说“七君子和救国会”一些事

七十年后回头看,九人联名信何错之有?救国会的宗旨就是抗日救国,他们就是因为救国走到一起来的。这次不过是在事关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大是大非面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然而,作为身处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大武装政治集团之间的民间团体,最难处理的就是立场与是非的关系。政治集团看的是你的立场。你站在我一边,就是朋友,不站在我一边,就是敌人。而这些知书达礼的社会贤达、知识分子,遇事不免要问个是非,讲个道理。

西政七君子 邢小群说“七君子和救国会”一些事
西政七君子 邢小群说“七君子和救国会”一些事

对的就想支持,错的就想反对。立场和是非发生了矛盾,怎么办?沈钧儒圆通地调整了立场,避过了风浪,活到高龄,得以善终。章乃器性格刚硬,坚持是非信念,生前饱经坎坷,但身后为世人景仰。谁得谁失?今天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此前读王增如书《丁玲与中国》,有一细节让我感触颇深。1984年4月,在丁玲的提议下,召开了一个小说创作座谈会,座谈获得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20篇作品。被邀请的二十多位中青年作家,张洁、李陀、陈建功、梁晓声、陈祖芬都没有到会,获奖作家座谈会实际上成了老作家的聚会。中青年作家纷纷缺席,使丁玲烦恼。

丁玲只好又摆家宴,请邓刚、史铁生和唐栋三位来家吃饭,表达对他们才华的欣赏,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创作。并请了几位老作家做陪。那天下午谈了三个小时,老作家说得多,尤其丁玲说话多。三个青年人始终比较拘谨,问一句,答一句,很少主动发问,也决不多言。

丁玲期待的那种无拘无束的热烈交流,没有实现,两代人之间隔着一层无形的“幕”,双方都有些失望。晚饭毕,青年作家告辞说:“丁老,这里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走了,我们还要去冯牧同志那里看看。

”这就使丁玲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丁玲曾是文坛盟主,五十年代主持中央文学讲习所时,全国青年作家巴不得投到她的麾下。如今青年作家都愿意靠拢另一个山头,她是何等伤感!这个细节,成为八十年代中国文坛的生动缩影。

立场与是非的两难,今天仍然是国人常面对的困扰。环境也许比七君子当年还严酷,也不像八十年代那样富于戏剧性,每个人处理好却也不太容易。

如今特立独行、拒绝合唱之士,还能有吗?

相关阅读
  • 西湖七君子 1936年11月23日 “七君子”事件

    西湖七君子 1936年11月23日 “七君子”事件

    2018-10-31

    这是“七君子”出狱时在监狱里合影。左起王造时、史良、章乃器、沈钧儒、沙千里、李公朴、邹韬奋(资料照片)。七君子出狱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由于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东北三省迅速沦亡。

  • 七君子汤的功效 民国七君子案:政治案件 用法律辩护

    七君子汤的功效 民国七君子案:政治案件 用法律辩护

    2018-10-31

    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的“七君子”案,是一个值得从多个维度探讨的案件。七君子除了邹韬奋、章乃器和李公朴之外,其余四人的身份都是律师,特别是沈钧儒还是当年律师界捍卫法治、走在前排的人物。七君子案的律师团也堪称当年的梦之队。

  • 戊戌变法七君子 戊戌变法本是“七君子” 为何现在成了“戊戌六君子”?

    戊戌变法七君子 戊戌变法本是“七君子” 为何现在成了“戊戌六君子”?

    2018-10-31

    中日甲午战争后,外强列国将中国当做了一块儿大肥肉,纷纷在中国各地开设租界,随意抢夺资源。帝国主义的这些举动刺激了国内一部分爱国者的思想。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维新派发动了著名的戊戌变法。可惜,他们要面对的不只是强大的帝国主义们。

  • 苏州七君子 尘封600年 国宝《七君子图》亮相苏州

    苏州七君子 尘封600年 国宝《七君子图》亮相苏州

    2018-10-31

    2009年12月22日,苏州市博物馆迎来了许多“探宝”的市民。原来这里正在举办“捐赠文物精品展”,展出的200多件文物都是苏州博物馆精挑细选出来的,极为珍贵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件要数刚被确定为苏州博物馆永久收藏的国宝级文物《七君子图》。

  • 哥廷根七君子 “哥廷根七君子”的护法运动

    哥廷根七君子 “哥廷根七君子”的护法运动

    2018-10-31

    在我国上个世纪30年代,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等七人因要求国民党停止内战,释放政治犯、建立统一抗日政权等而被国民党当局以“危害民国”罪逮捕,酿成了轰动一时的“七君子事件”。无独有偶,在德国历史上也曾有过著名的“哥廷根七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