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兴宇葬礼举行 《我爱我家》主题曲送“爷爷”

2018-10-28 - 文兴宇

昨天上午,文兴宇 的葬礼在八宝山第一告别室举行。葬礼没有选择传统的哀乐,而是选择了《我爱我家》中毛阿敏 演唱的主题曲。

图为前来悼念的人们排队进入告别室。晨报记者 殷楠/摄

他默默离去,把笑声留给观众……

文兴宇葬礼

告别室门口挂着“宇颓生咽我家痛失花甲翁”“星殒泪垂人间难闻广陵散”的挽联。同在《我爱我家》中合作的杨立新 ,一早七点就从医院接灵到八宝山,直到为老人盖棺,看起来杨立新的面容非常憔悴。《我爱我家》的导演英达 、编剧英壮也都守在现场。文兴宇的夫人、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在葬礼开始之前祭拜,赵有亮院长带领国家话剧院工作人员来送行。

文兴宇葬礼

昨天上午,文兴宇的葬礼在八宝山第一告别室举行,由于昨天是繁忙的周五,前来送别的群众并不是很多,大概只有一二百人。几位前来悼念的名人都是一言不发,匆匆来去。文兴宇的葬礼没有选择传统的哀乐,而是选择了观众非常熟悉的《我爱我家》中毛阿敏演唱的主题曲。

文兴宇葬礼

现场 杨立新接灵

昨天一早8点左右,文兴宇遗体从医院运到八宝山,一直到将近9点,八宝山的工作人员才到门口把“悼念文兴宇”几个大字挂好。告别室门口挂着“宇颓声咽我家痛失花甲翁”“星殒泪垂人间难闻广陵散”的对联,另外门口摆放的是各个媒体送来的花圈。

文兴宇葬礼

同在《我爱我家》中合作的杨立新,一早7点就从医院接灵到八宝山,直到为老人盖棺,看起来杨立新的面容非常憔悴。另外,国家话剧院的演员韩童生 、文兴宇的得意门生冯宪珍也一直守在葬礼的门口。

《我爱我家》的导演英达、编剧英壮也都守在现场。文兴宇的夫人、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在葬礼开始之前祭拜,赵有亮院长带领国家话剧院工作人员来送行,然后圈中好友开始陆续悼念,这时外面混乱了一阵之后群众开始悼念,最后家人又陪伴了文兴宇一会儿,整个葬礼历时两个小时 结束。

送行 众明星到场

多家媒体的上百人从9点之前就在告别室外等候,告别室戒备森严,站着一排保安,没有里面家属的接应所有人都不得入内。上午9点葬礼开始时,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允许群众入内悼念,一直到9点半左右家属离开,才允许群众悼念。国家话剧院院长赵有亮上午9点准时到达,慰问了亲属之后,9点15分左右离开,演员句号、郭涛 等都在有护卫左右的情况下一言不发地离开。

上午10点宋丹丹 驾驶一辆黑色陆虎刚进八宝山的大门就被镜头围了个严严实实,寸步难行,很多群众“爬窗”甚至与保安发生了冲突,僵持了10分钟左右终于缓缓开到后门,宋丹丹快速走进告别室。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追忆 离去太匆匆

葬礼进行中,保安面对记者“遗体从哪运出”等问题,一会儿“前门”,一会儿“后门”的开始放烟幕弹。这时一辆挂着黑色帷幔的车停在了告别室的正门,摄影记者们纷纷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梯子等装备占据有利位置,但就在这时遗体已经悄悄地从侧门运走火化,使同时等在后门的媒体也扑了一空,这“声东击西”的一招让摄影记者都有点沮丧。

事后杨立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见到老人最后一面是在7月26日,当时老人还能用几个字来回答问题,神志清楚,也没想到那么快就去了。”自始至终,文兴宇的家属都遵照老人生前“低调办葬礼”的要求,没有露面,甚至只在灵堂摆放了一幅并不明显的黑白遗照,整个葬礼非常简单朴素。

相关阅读
  • 文兴宇追悼会 8月3日上午九点送文兴宇追悼会将对外开放(图)

    文兴宇追悼会 8月3日上午九点送文兴宇追悼会将对外开放(图)

    2018-10-28

    在《我爱我家》中,文兴宇被广大观众所熟知,也形成了后来的“文氏幽默”。文兴宇追悼会及遗体告别仪式将于8月3日上午九点,在八宝山第一告别室举行。昨日,记者从国家话剧院治丧委员会得到了准确的答复。据悉,届时追悼会现场将向大众开放。

  • 文兴宇模仿秀 《非常欢乐》白凯南模仿文兴宇致经典

    文兴宇模仿秀 《非常欢乐》白凯南模仿文兴宇致经典

    2018-10-28

    新浪娱乐讯《非常欢乐》自节目开播以来迎来了源源不断的模仿嘉宾,个个都身怀绝技,然而模仿《我爱我家》中文兴宇的在此之前还从未出现,《我爱我家》作为中国较早的情景喜剧代表作品,影响了一代人甚至更广的一部分群体。

  • 文兴宇妻子回忆往昔

    文兴宇妻子回忆往昔

    2018-10-28

    1967年2月27日,文兴宇和张克境结婚,张克境当时差几个月不到20岁。家里都没什么钱置办像样的衣服,文兴宇有一件旧呢子裤子,屁股上还专门找人补了补丁,上身是中山装棉袄。舅妈送给张克境一条还算不错的裤子。

  • 猪八戒知识产权 5000万投线下:猪八戒网知识产权4.26活动广告全国上刊

    猪八戒知识产权 5000万投线下:猪八戒网知识产权4.26活动广告全国上刊

    2018-10-28

    2015年,“商标注册,上猪标局”的广告席卷整个杭州城,楼宇、银行、出租车、地铁等都能随处可见猪标局的广告。时间来到2018年,当初的猪标局早已升级为八戒知识产权,经历2016至2017年知识产权服务市场需求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