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2017-06-29

杭州市民生路省公安厅大楼内,佩戴浙江000001号警徽的浙江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刘力伟心平气和、从容淡定,对《法制日报》记者提出的问题有问必答,其朴实真挚令人如坐春风。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浙江公安有能力再上台阶

2011年11月25日,经浙江省人大常委会表决,刘力伟成为新中国建立以来浙江省第11任公安厅厅长。此前4个月,56岁的他以湖南省副省长身份被任命兼任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成为湖南省入警年龄最大的新警察。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穿上警服,我无怨无悔。公安工作保国安民,富有挑战性,值得作为终身事业去追求去奉献。”刘力伟说,浙江、湖南两省经济、社会及公安工作差异很大,为了尽快熟悉情况,来到浙江5个月,他已把全省11个市跑了个遍。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浙江省公安许多指标在全国数一数二,2011年,群众安全感满意度为96%,已成为全国最安全的省份之一。刘力伟说,浙江公安工作起点很高,要进一步发展、提升、超越,对自己是个严峻的挑战,压力很大。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刘力伟介绍,年初召开的全省公安工作会议已作出部署,今年要重点抓好五方面工作:坚持主动进攻,严密防范打击各种颠覆渗透破坏活动。坚持抓早抓小,密切关注国内外形势,做到发现在早、防范在先、处置在小。坚持情报主导,创新防范打击工作机制,增强防范打击犯罪效能。坚持固本强基,创新发展新时期“枫桥经验”,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坚持规范化执法,不断提升执法质量和公信力。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我不主张经常提新的目标口号。”刘力伟说,一旦制定了工作目标,就要把它贯彻实施好。做人靠自己,干事靠大家。依靠全省6万多公安民警共同努力,相信浙江公安有能力再上台阶,一定能继续干在实处、走在前列。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民间借贷案高发根在体制

去年以来,浙江省尤其是温州民间借贷案件高发。刘力伟上大学之前在农村信用社工作过五六年,在大学读的是经济学专业,对这方面情况,他比一般人多了些了解和认识。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在刘力伟看来,温州民间借贷案件高发,不能简单归结为非法集资、老板跑路,而是原来金融体制存在问题。一方面,作为民营经济大省,浙江众多小微企业需要资金支持,但由于体制原因,银行没法满足,民间借贷便有了市场;另一方面,浙江民间资本雄厚,银行利率太低,前几年,炒股票炒房炒煤,购房限购令等政策出台后,部分资本便转到了民间借贷市场。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虽然民间借贷历史上一直都有,但我坚决反对高利贷,道理很简单,高利贷违背经济发展规律,难以为继,高达两分三分的月息,借钱的企业怎么可能支付得起?”刘力伟说,高利贷害人害己,结果只能是资金链断裂。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温州金融风波发生后,刘力伟让省公安厅副厅长叶寒冰和新任温州市公安局局长黄宝坤一起在温州处理这方面案件,当时对两人讲了3条:第一,欠债老板不能跑路,只要群众举报了,公安掌握线索的,就要监视居住。监视居住其实是一种保护,以免欠债者被拘禁、绑架、伤害;第二,讨债必须依法,不得违法打砸抢,限制人身自由;第三,企业困难再大,欠农民工的薪酬必须想方设法给付。

叶寒冰江苏公安厅长 浙江省公安厅长: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

实在有困难给付不了的,政府先垫付。如果农民工讨不到工资,回不了家过年,公安机关领导也就不要回家过年了。

“国务院批准设立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意味着今后民营企业融资有了正常渠道。虽然目前具体配套政策措施还没到位,但把大家的信心恢复了,让跑路老板、债权人都看到了希望,这对温州、对浙江省,意义都十分重大。”刘力伟说,适应新形势,浙江公安机关的工作重点、方式方法肯定也要相应发生变化,以前重点是监督资金流向打击高利贷,今后要变管理为服务,要支持民间金融改革,为民间金融机构的健康有序发展保驾护航。

每月接待群众来访雷打不动

去年下半年以来,浙江省公安机关开展“进万村、访农家”、“进万企、解难题”、“两排查一促进”等活动,深入基层、服务群众,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公安工作只有合民心、顺民意,才能赢得群众真心实意的拥护和支持。”刘力伟说,为此,省公安厅要求,要用群众视角审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对评查出的问题坚持“五个不放过”,即问题症结没有查清不放过,纠正不到位不放过,责任没有追究不放过,群众不满意不放过,长效防范机制没建立不放过。

刘力伟说,服务群众要从领导做起,办实事做起。来浙江省公安厅工作后,无论工作多忙,每月信访接待日,他都要亲自参加,面对面接受群众来访。

温州有位盲人,走路撞了别人的汽车,挨了顿揍。报案后,派出所认为证据不足不予立案。盲人一口咬定是司机打人,因为司机家有权有势,派出所才不予立案。层层上访,最后到了刘力伟的信访接待桌前。听罢基本情况,刘力伟认为派出所不该一推了之,便叫省厅职能处室介入调查。后来查明,那天司机确实没有动手,打人的是路过此地的一伙人。犯罪嫌疑人从外省被抓捕归案后,盲人满意了。

“说实话,许多信访问题是不应该到我这里的。”刘力伟说,某个接待日,他半天接待了6批来访群众,发现上访群众基本上是有道理的,许多事情都在基层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范围内,但因为没把事情解决好,便上访到省公安厅来了。对这样的问题,刘力伟定了两条规矩:“一要追究最初办案单位民警责任;二是信访问题到我这里为止,无论多难,我都要把问题解决好,不能让其再到省里和北京。”

刘力伟出生于湖南澧县,很小的时候随母亲下放农村,对农村、对群众有着近乎天性的深厚感情。1982年1月从湘潭大学经济系毕业后,留校工作了一小段时间后被调到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在那里工作了16年,从副科级研究员起步,至省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在张家界市当了将近10年市委书记,于2008年当选为湖南省副省长。他说在省政府他分管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环保、信访等,许多工作很棘手很复杂,夜里根本没法在12点以前睡觉。来浙江后,虽然公安工作也充满挑战,但毕竟相对单纯一些,睡眠质量反比过去好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