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2017-06-21

帖文标题:[原创]悲喜交集老友会 (王洛宾和马继援的故事) 悲喜交集老友会 (王洛宾和马继援的故事) 作者:(广州)郭德茂 (这是《艰难时代的传歌者——王洛宾评传》的一小节。作者郭德茂,是复旦大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现在说王洛宾和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的故事。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在1939——1945年,王洛宾是马继援的老师和朋友,马步芳让王洛宾专门教马继援唱歌弹钢琴,而马继援对这位老师非常崇敬,不但学习音乐,还听他讲故事,讲中外历史文化,在马继援眼里,这位老师简直就像自己的大哥哥一样。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在相隔50年的历史大颠簸之后,他们都没有想到能在1992年活着相遇。 马继援是马步芳唯一的儿子。马继援高大英俊,20几岁就是少将师长,他深受父亲的喜爱和器重。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继援在重庆遇到了家在南京的才女张训芳,一见钟情。他让宋美龄给他们作介绍。因为姑娘的名字中有个“芳”字,还是“训芳”,这和父亲的名字相讳相冲,且又是汉族,马步芳当然不同意这门婚事。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而另一头马继援未来的岳父也是觉得嫁给回族,不合适,不同意。马继援却真挚钟情,长久地跪在未来岳父的门前,一跪就是十几个小时,不答应不起来。真诚打动了未来的岳父,他同意了。真诚打动了马步芳,他同意了,但是必须成为穆斯林,还要改名字。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为了爱情,姑娘也同意了。于是张训芳经过清洁肠胃和入教仪式,成了穆斯林,名字改成了“张训芬”,终于成就了两个年轻人的美满婚姻——这在民国时期的婚恋史上都是有名的。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前面说过,王洛宾很受马步芳赏识,二人私交很好。王洛宾被当做“共党嫌疑”投入监狱,是马步芳设法营救才使他免遭不幸。他俩又合作完成了《花儿与少年》这首歌的创作,在青海大获成功,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马步芳对王洛宾有知遇之恩,马步芳赏识王洛宾的才华,王洛宾对马步芳有深深的感激之情。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作为马继援的音乐老师,王洛宾很喜爱这个小伙子,他英俊、聪明,人又善良,喜欢追求知识。而马继援这个小伙子则更是喜欢这位老师,他有文化,知多见广,儒雅有风度。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步芳作为军事长官,更忙,与王洛宾在一起的时间少,而马继援则常常和王洛宾在一起,听他唱歌讲故事。 光阴荏苒。马步芳、马继援败走台湾。王洛宾因为历史的“反革命”罪,被判刑15年,在新疆蹲监狱。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步芳到台湾,后来做了“中华民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1975年病死在沙特阿拉伯。王洛宾在新疆,1975年坐满了15年大牢出狱。 时间到了1990年,马继援时常往来于沙特阿拉伯和台湾;王洛宾这时已得到彻底平反。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王洛宾“红”起来了。马继援的女儿把王洛宾在新加坡演出的录影带转录下来拿给父亲,还交给父亲一封王洛宾在匆忙中写给老朋友的短札。马继援到这时才知道王洛宾还活着,他百感交集,很快就给王洛宾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感人至深。

其中写道“恍如梦幻”,“悲喜交集,情不自禁流下老泪”。并希望能够有机会在台湾相见,“届时畅谈痛饮,以慰平生也。”而且还在信中附上了自己感慨系之所作的一首诗《闻君之歌》: 闻君之歌声兮,悲亦壮; 观君之手指兮,感且伤; 远赴西域兮,如愿以偿; 抚琴谱曲兮,热情奔放!

这首诗歌感慨遥深!写出了悲壮与感伤,写出了奇迹与沧桑。他们居然都还活着!马继援从录像上观察得很细致,由于常年的劳苦,王洛宾那双搞音乐的手,流畅地弹拨琴弦的手,如今不仅粗大,而且苍老,尤其是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变形十分严重,最上面的骨节朝内弯曲,成45度,这是常年握铁锨把子留下的印记!

王洛宾远赴西域,完成了自己的音乐梦想,创造了音乐辉煌,而马继援的“西域”又在哪里呢?能“远赴”吗?能“如愿以偿”吗?诗歌没有像汉代李陵那样沉沦在悲伤和愤懑之中,而是以开阔的胸襟翻开新的时代画卷。

“抚琴谱曲兮,热情奔放!

”这曲子,既是王洛宾的歌曲,也是马继援的心曲。 马继援还随信给王洛宾寄去800元美金,让他改善生活,多加珍重,并附上自己的一张新近的照片,“以免相见不相识”。可见,马继援是多么细心,又多么希望尽快地和老朋友相会!

这里,索性展示马继援写给王洛宾信件的全文—— 洛宾吾兄: 正在盼望之际,忽奉朵云,展读之下,恍若梦幻一般。今年元月间,弟赴沙国探亲,在家人转录之录影带中,得观吾兄,兄高歌及谈话之镜头(在台北漏看),一时悲喜交集,情不自禁流下老泪。

想不到时隔四十余年,还能在电视上看到吾兄风采,岂非奇迹乎? 欣闻吾兄荣获“中国西北民歌之父”之美誉,真是实至名归,可喜可贺。弟常言,兄台为音乐界之奇才,惜因客观环境之变迁和限制,未能尽展长才,至晚年始放光芒。

古人云:“大器晚成。”其此之谓矣!复闻有应邀来台之举,使弟喜出望外,自竭诚欢迎。届时畅谈痛饮,以慰平生也。 在沙国初看录影带,吾兄之节目后,思潮起伏,难以自已,乃冒然仿古诗而草一小诗,藉抒胸怀。

今录如次,尚请指教。文虽粗俗,不过博君一笑耳。 文曰: 闻君之歌声兮,悲亦壮; 观君之手指兮,感且伤; 远赴西域兮,如愿以偿; 抚琴谱曲兮,热情奔放!

再者,兹汇美金捌佰元,是我一点心意,尚请笑纳为幸。附小照一张,以免相见不相识。时届春夏之交,气候多变,仍请多加珍重。书不尽意,此奉复,并祝百事顺遂! 弟马继援上 五月三日 王洛宾读了马继援的信,泪水打湿了衣襟,他心潮澎湃,为这首诗谱曲,一边喝酒一边吟唱。

他在回信中说他一口气喝了半瓶酒。1992年,王洛宾与老朋友马继援分手近50年后在台北重逢。二人紧紧地拥抱,老泪纵横,泪水像河水一样汹涌地流淌。

当时还有人腹诽,有微辞。但是王洛宾已经很“红”了,并且越来越红了。于是他们就按捺了。 王洛宾是一定要见马继援的。别说没人阻拦,就是有人阻拦,他也一定要见的。这里面有几十年前的情谊,有感激和怀念,有关爱和思索,有漫长痛苦的记忆和晚年幸福的见证,更有中华民族重友谊、重情谊、重品格、重礼仪的文化传统在!

岁月有痕。 情谊无尽! 中华儿女, 文明永存! 郭德茂写到这里意犹未尽,仿岳飞《满江红》填词一首: 泪眼婆娑,展鱼笺,悲喜如割。

忆昔年,寒烟塞上,绿山浅鬣。二十草原风追马,四十八年云遮月。叹无情,青丝都换了,如飘雪。 情谊真,侠胆烈,人生伤,勿须揭。看吴钩,今日幸而未缺。散怀踏歌将进酒,与尔同念寒食帖。且举杯,望洋共一酹,得天爵。

相关阅读
  • 马继援与王洛宾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马继援与王洛宾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2017-02-01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读了它你才会明白人性和人类社会关系的复杂是多么超越你的想像人鬼情未了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马步芳是西北军阀。 王洛宾是音乐奇才。 有些人,是生命中必然出现的。

  • 马继援后代 哀将——国民党的末代军长们之八十五:第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

    马继援后代 哀将——国民党的末代军长们之八十五:第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

    2017-06-21

    八十五、第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 第82军,这是一支鼎盛时期拥兵五万余人的,由地方军阀马步芳亲手组建并赖以统治地方的私人武装,同时也为马步芳夺取西北王的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诸多马家军中,当属82军最具战斗力。

  •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马继援的后代在沙特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马继援的后代在沙特

    2017-02-01

    关于马继援的夫人儿子方面,还要说起一个小故事,马继援是在重庆见认识汉族女子张训芳的,张训芳是南京才女。马继援旋即坠入爱河,但是,其母决不同意。汉回通婚,这是有违族规的事情,问题很严重。然而,马步芳爱子情切。

  •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2017-06-21

    在中国驻沙特使馆的宴会上,马继援应邀在侍从的陪伴下前来参加,眼望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离开祖国半个世纪的他同样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马继援,“西北五马”后人中曾经最为耀眼的一颗星。今天,他的故居静静地坐落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的边上。

  • 马继援的葬礼 我所知道的马继援

    马继援的葬礼 我所知道的马继援

    2017-06-21

    马继援和我多年同班同学,现将他青少年时期及以后的发展,就记忆所及,提供部份情节,以作参考。马继援生于1919年,按伊斯兰教规,他的经名是“奴海”。祖籍甘肃临夏藏。马步芳字子香,马继援字少香。在西宁市区建筑了一处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