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2017-06-21

在中国驻沙特使馆的宴会上,马继援应邀在侍从的陪伴下前来参加,眼望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离开祖国半个世纪的他同样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马继援,“西北五马”后人中曾经最为耀眼的一颗星。今天,他的故居静静地坐落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的边上,向我们无言地诉说着一辈子的故事。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春天的雪里,馨庐呈现着一种别样的美。回回建筑的风格及水准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2008年的春天,我在西宁馨庐边上的几个朋友家轮流小住。馨庐是一个宏大奢华的家园,马步芳曾经的故居。“西北王”马步芳,字子香,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重要人物之一。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现在,他的馨庐已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聪明的当代人把这宅子当作旅游景点开发利用,并用一个中性客观的注释来解读馨庐——“国宝老宅,一辈子的故事”。馨庐距离西宁东关清真大寺不远,馨庐边上有很多名叫“伊佳”的穆斯林用品商店。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早有耳闻的是在阿拉伯国家,青海“伊佳”生产的穆斯林帽子是最受欢迎的,出口到沙特、阿联酋、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国家,青海回族把这种名叫“布哈拉”的帽子卖到了全世界。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青海人自称年产9亿顶“布哈拉”,才能满足全世界穆斯林。 我听着西宁人用土话讲述着西北王的故事。这个馨庐里,曾经有过一位年轻的少主人,我对他万分惋惜。 西宁的春天来得很晚,伴随着天空中飘飘洒洒的雪花,我已多次走进馨庐。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春天的雪里,馨庐在这座城市中呈现着一种别样的美,回回建筑的风格以及水准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河州砖雕,里墙外墙的壁炉,多有玉石堆砌的墙壁,前院后院庞大得如同一个伟岸的男人。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1942年完工的庞大家园,是在抗战最艰难的时期修建完工的。马步芳是一个率性而为的人,他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那个时期的平常岁月里,青马领袖马步芳会说“国家兴亡关乎马家”。尽管他统治的青海远离抗战前沿,他依然派出上万大刀骑兵参加抗战,历时八年,与国家的命运休戚相关;尽管他统治的青海远离抗战的前沿,他依然与胞兄马步青修建了抗日军火运送生命线——甘新公路甘肃段。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步芳终究是个罪人。令我扼腕的只是他的儿子,馨庐的少主人马继援。马继援是个儒生,曾就读于西点军校,无奈的是他的出身以及人生价值取向。一辈子的故事里,其中有这样一系列的细节,让我对马继援有了别样的认识。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最后的一关横在马继援的面前,张训芳的爸爸妈妈并不看好这门婚事。来到南京的马继援居然能在未来的岳母面前长跪10个小时,以至于对方被深深感动了。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最初,马继援走入国民党高层的视野,是一次令人啼笑皆非的接见。抗争胜利后,蒋介石为了拉拢人心,在南京总统府召见了马步芳马继援父子。此时的马继援已是镇守兰州的少将师长。 出于政治需要,宋美龄给馨庐的少主人马继援介绍了一桩亲事,姑娘是一个在重庆的南京才女,名叫张训芳,与马步芳的名字有讳。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马继援的悲歌

马继援旋即坠入爱河,可是张训芳的爸爸妈妈却坚决不同意,因为民族观念。马步芳无法阻止儿子的选择,违心地答应了婚事。只是明示:张训芳必须改名,必须皈依伊斯兰教。

现在,最后一关横在马继援面前——张训芳的爸爸妈妈并不看好这门婚事。来到南京的马继援居然能在未来的岳母面前长跪10个小时,以至于最终感动了对方。婚礼在西宁隆重举行,婚礼上的张训芳更名为张训芬,婚宴上来了无数国民党军政要员,但唯独缺少马步芳。

马继援,年纪轻轻当上了国民党中将军长,他是青马的希望。1949年,彭德怀挥戈进军大西北,胡宗南放弃西安,退往汉中,关陇交通枢纽暴露无遗。

胡宗南最困顿的时候,只有马继援青骑兵最为卖力,从西宁到兰州,马继援率部直至咸阳。 马继援有军事天赋。最后,他在兰州设置屏障,与彭德怀元帅进行了一次生死对决。尽管败了,可他的鼓动性依旧让他的30万追随者为之热血沸腾。

他指挥马家军对解放军进行拼死抵抗的时候,宁马军马鸿逵只是坐壁上观,而他阿爷辈的马鸿宾已经看清了形势。这一天,马鸿宾在宁夏银川的清真寺里,祈祷着:“愿真主保佑,愿人世多一些和平。

” 这一年,马继援的身份已经是西北军政最高军事指挥官,他的父亲则是西北最高军政长官。这一年的青马军是苦难的也是烈性的,只是这种苦难这种烈性没有用到点子上,马背上的将士血染关陇,他们没有倒在抗战的阵地上却纷纷落马于内战的战场上。

现在想来,几多悲哀,几多痛惜。 馨庐那片天空下的雪花越来越大,可大雪掩盖不住馨庐主人的伤疤、无法清洁自己。然而,雪花却飘荡着进入了我的身体,激荡着我的感受。那一片片硕大的雪花,无法涤荡馨庐少主人迷惘的灵魂。

马进虎博士也深感痛惜,只恨继援生在青马家,只恨继援远不及阿爷马鸿宾的觉悟,“愿真主保佑,愿人世多一些和平”。一念间的人生竟然是如此的大相径庭。

我见过马继援的照片,那是一张20世纪90年代与王洛宾的合影。照片中的马继援是一个个头高大的男人,只不过这时的马继援已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出逃台湾前,王洛宾曾是马继援的专职音乐老师。他们都老了,今天所不同的是王洛宾已经作古,而马继援仍然健在。

馨庐的管理者说,年迈的马继援依然思念故乡,他的平生愿望就是能够回到青海,回到馨庐,尽管他已是国民党终身将军。将军的头衔对于一个思乡的游子来说,又能够有多大的诱惑呢?现在,已经定居于沙特的马继援面对的是救赎,满是温和,应该没有人记得这位老人当年的一意孤行。

我迎着雪花,漫步在馨庐的角角落落,我能够看到繁体的从左到右读来的“马公馆”字样,显然是主人的喜好直接受到了新文化运动的影响。

议事厅的中央悬挂着蒋介石手书真迹,“一路沿溪花覆水,几家深处碧藏楼”。 用手剥落了院子里那张硕大根雕上的积雪,我安静地坐了下来。坐在马继援曾经坐过的根雕上,想象着青马最后的归宿。这是家族生命的凄凉,1973年,马步芳以国民党“外交官”的身份留在了沙特,在一片抑郁中悄然离世,至今健在的马继援依旧心向故园。

我无法忘怀这个家族先前的慷慨悲壮,马步芳的祖父是马海晏,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现得却是那么地恰到好处。

1900年,八国联军围攻北京的时候,马海晏作为甘军将领,誓死保卫京城,激战中身中流弹,最后在护送慈禧、光绪逃亡西安时,病死在途中。慈禧太后念其功绩,给马海晏的两个儿子马麒、马麟赠送了一件别致的礼物,与麒麟有关,与他们的名字有关。

马步芳是马麒的儿子,马继援是马麒的嫡长孙。 陪同我前往馨庐的青海社科院回族史研究者马进虎博士,也为此深感痛惜,只恨马继援生在青马家,只恨马继援远不及阿爷马鸿宾的觉悟,“愿真主保佑,愿人世多一些和平”。

一念间的人生竟然是如此的大相径庭。 听著名回族学研究专家马平讲,在中国驻沙特使馆的宴会上,马继援也曾应邀在侍从的陪伴下前来参加,眼望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离开祖国半个世纪的他同样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树枝上有雪片不断坠落,掉在了我的脸上,并开始融化,如同出类拔萃的生命跌入低谷,走向迷途。看着眼前纯净的一切,我开始想象这宅子里过去的一切,想象着这里所发生的一辈子的故事。并由此莫名其妙地恋上了馨庐。 那大片大片雪花不断坠落的声响,是马继援的悲歌吗?

相关阅读
  • 马继援的原配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李德的两位中国夫人

    马继援的原配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李德的两位中国夫人

    2017-06-21

    李德这个名字人们或许不会陌生。他是来自苏联的德国共产党人,曾作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以及长征初期的最高决策人和领导者,使红军遭到惨重损失。但对于他随后知错改错,尤其是在中国的婚恋经历,大家未必清楚。

  •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李德的两位中国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李德的两位中国夫人

    2017-02-01

    李德这个名字人们或许不会陌生。他是来自苏联的德国共产党人,曾作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以及长征初期的最高决策人和领导者,使红军遭到惨重损失。但对于他随后知错改错,尤其是在中国的婚恋经历,大家未必清楚。

  •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马继援的后代在沙特

    马继援夫人 马继援的两位夫人 马继援的后代在沙特

    2017-02-01

    关于马继援的夫人儿子方面,还要说起一个小故事,马继援是在重庆见认识汉族女子张训芳的,张训芳是南京才女。马继援旋即坠入爱河,但是,其母决不同意。汉回通婚,这是有违族规的事情,问题很严重。然而,马步芳爱子情切。

  • 马继援与王洛宾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马继援与王洛宾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2017-02-01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读了它你才会明白人性和人类社会关系的复杂是多么超越你的想像人鬼情未了一一王洛宾与马步芳 马步芳是西北军阀。 王洛宾是音乐奇才。 有些人,是生命中必然出现的。

  •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马继援的后代 马继援写给王洛宾的诗歌

    2017-06-21

    帖文标题原创悲喜交集老友会 (王洛宾和马继援的故事) 悲喜交集老友会 (王洛宾和马继援的故事) 作者(广州)郭德茂 (这是《艰难时代的传歌者王洛宾评传》的一小节。作者郭德茂,是复旦大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