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2017-05-18

解说:“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这是相声这门行当中流传的一种说法,也就是说,文哏的相声中《文章会》最难说,而武段子中最难的要数《大保镖》。在《文章会》中,有大量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贯口,表演这段相声颇见演员的功底,因此《文章会》常被用来考核一个相声演员表演水平。最早在广播里播出的段子中,同时能使《文章会》、《大保镖》这两个段子的相声演员当时只有马志明。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

晓虹:还有人评价您改编的《大保镖》,认为您改编的《大保镖》代表着您艺术上到达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境界。我想知道您创作的很多作品,无论是改编的《五味俱全》,创作的《纠纷》,包括还有《大保镖》什么的,如果您自己来划分的话,您的创作分为哪些阶段?您比较满意的是哪些作品?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马志明:创作这人有一个年代问题。这人就好像最高峰,精力也充沛,基础也够,也有创作欲,多方面因素碰一块儿的时候就能有大量产品。有时你看这人当初他写的挺好,现在写的东西怎么不行了,这也很正常。那几年确实,有一个好像福至心灵。刚开始看一个事儿,这事我得编一个,一出汽车请注意倒车,我写这么一个《倒车》,用2天就把它写出来,写完下个月就能演。它也是一个创作高潮时期。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我比较满意的我创作也好,改编也好,第一是《报菜名》,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我不是玩笑活。过去报菜名基本上就是孩子爱使这个,一老一少说这个,他爱请客,最后一不请就完了,卖的是贯口。我把它弄成了刻画一个小市民,说大话使小钱,以请人吃饭为名,实际上是想要人家钱,是骗他这20块钱。这些个心胸狭窄,嘀嘀咕咕这种东西,我塑造人物下的力量要比后面的贯口还要重,我最爱的是这个。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大保镖》因为我是戏校毕业,我有基本功,一般说相声的他现学这几下,虽然不多,刀花、拉山膀,这些个动作,外行总能看出来你不是这里的人,你只要是戏校毕业的,拉出山膀来有身段,很漂亮。用这个也就是“废物利用”,虽然不干这个,把这个结合到这里头。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另外这个段子本身又臭又长,过去,有好多的包袱都是那个。你说它是包袱吧,不可乐,不是包袱吧,它在逗人乐,人又不乐,像这样的包袱甭多了,出了仨,有三次这个观众就腻了,还不如没包袱。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你像我们老爷子那段子,有时说15分钟,一个包袱没有,最后忘带钥匙了,观众等,当然这有一个老爷子资格跟在观众心目当中的位置,他等。如果要是没有位置的人说这个,半截就乱了,还不可乐,我都坐了那么半天了,这《大保镖》也有这个问题,净是这个。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马志明:“有一天我们哥儿俩正在传枪递锏,秦琼罗成,忽听有人叩打我的柴扉”,这又不是门沿,我说“门外何人击户”,门外谁叫门?这玩意说完以后台底下有点文化人他懂,没有文化也不可乐,听着就没劲,我把这个都去掉。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把他那个精华保留,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哥哥按原来说又能上楼、又能下楼,又能练,最后见着贼拉裤子,前后矛盾,一招没使,没打,他拉了。就干脆把他哥哥说成一个光说不练,把他练的那东西都变成说,贯口不丢,还要,另外把它紧凑一点。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原来这个段子要说长了能说到35分钟,我能把它缩到15分钟。把它精华留下,加上点儿武功,这也跟上现在快节奏这形式,这段子主要的功劳是铁路文工团的沈永年,跟中央电视台的王晓主任,他们两个人撺掇我。因为这个段子都是从一听相声就听,基本上十来岁我就会了,我绝没想过我弄这个,就好像这都是过去的东西。

马志明黄族民报菜名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他们俩就撺掇你改这个,加上你有这个身手,后来王晓那儿等着录像,这么着在黄族民的撺掇支持之下就把它改成这样了,没想到效果还是不错的。

相关阅读
  • 报菜名马志明黄族民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报菜名马志明黄族民 马志明:我的《报菜名》是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2016-12-01

    解说“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这是相声这门行当中流传的一种说法,也就是说,文哏的相声中《文章会》最难说,而武段子中最难的要数《大保镖》。在《文章会》中,有大量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贯口,表演这段相声颇见演员的功底。

  • 马志明黄族民纠纷 马志明谈杨少华和黄族民

    马志明黄族民纠纷 马志明谈杨少华和黄族民

    2016-12-01

    我给苏文茂捧过三个月,苏文茂跟马志存开始,后来甭管为什么了啦,马志存不给他捧了,临时有演出,出门我就跟着去了,让我给捧。我给于宝林捧过,我给赵伟洲也捧过,捧哏的还不少。但是捧哏的我得找一个固定的伴儿啊。

  • 马志明黄族民 马志明眼中的黄族民:这个伙计长远

    马志明黄族民 马志明眼中的黄族民:这个伙计长远

    2016-12-01

    马志明我1977年从农村调过来,那时回来以后,革委会主任就问我你看你干点什么,分你点什么工作?我说肯定革委会这是不可能让我干点嘛,我已经麻木了,我说我就得干后勤呗,掏炉子、卖废品、打扫卫生,食堂剥葱剥蒜。

  • 马志明黄族民 马三立百年诞辰相声群英会 马志明演《大保镖》

    马志明黄族民 马三立百年诞辰相声群英会 马志明演《大保镖》

    2017-05-18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今年是相声泰斗马三立先生诞辰100周年,马三立长子、“少马爷”马志明也迎来了七十大寿。30日晚,在纪念马三立100周年诞辰系列活动之中国相声群英会上,“少马爷”在身体不佳的情况下坚持表演《大保镖》。

  • 马志明黄族民纠纷 马志明经典相声《纠纷》引发的三次现实“纠纷”

    马志明黄族民纠纷 马志明经典相声《纠纷》引发的三次现实“纠纷”

    2017-05-18

    而真正由《纠纷》这段相声引起的“纠纷”,还在后面。相声《纠纷》一经推出,迅速火爆起来。甚至有人给“天拖”打电话,要找保全工丁文元。80年代,天津人都知道,“天拖”是天津拖拉机厂制造厂的简称,生产“铁牛”牌拖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