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2017-04-18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所长你好: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恕我直言(观点问题,不可委婉,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置此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你代表中国高能物理学界和所谓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国际合作组”郑重宣布“大亚湾中微子振荡‘中国数据’诞生”、发现了中微子“第三种振荡”、将有望破解“反物质消失之谜”之际(2012年3月9日在《文汇报》上发表文章后,又于2012年5月2日由中国中央电视台17时《新闻联播》中再次播报),我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及时向你、向中国科学院、向高能物理研究所和所谓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国际合作组”在物质研究领域取得的“科学成果”泼上一盆冷水:你们取得的所谓“决定性科学成果”只能是一个千真万确、毫无悬念、毫不含糊的那种伪科学的伪成果而已;它绝对解决不了所谓的“反物质消失之谜”这样的伪问题;你们这个耗资上亿元的所谓的科学实验,其本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实验,是花中国的钱为国际科学骗局捧场、架势的愚蠢行为,是急功近利、一心想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紧跟在国际科学骗子身后受人利用、在伪科学上助纣为虐的愚昧表现;宇宙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反物质,更谈不上“反物质消失之谜”这样的伪问题;狄拉克是自欺欺人的伪君子;沿着狄拉克的错误方向搞所谓的反物质研究,这比痴人说梦、比捕风捉影、比缘木求鱼还要更加荒唐。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以科学研究的美妙名誉来搞反物质研究: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第一,  没有研究的必要(没有研究的根据)。因为“反物质”这一概念的提出,是建立在更荒唐的所谓“宇宙大爆炸”之基础上的。而宇宙大爆炸的两个所谓的证据都是似是而非的伪证据。即:“光谱线红移现象”和“微波背景辐射现象”,它们形成的原因之理论,都是经不住仔细推敲的伪理论。其原因与现象之间不是唯一的、必然的联系(科学的结论,是要求原因与现象、原因与结果之间必须要有“必然的联系”才行)。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1、由哈勃于1929年在威尔逊山上观测星系时发现星系光谱线的红移所推论出来的“星系退行”、再由星系退行又推论出“宇宙正在膨胀”、并进而倒过膨胀的方向,向着膨胀的“起始之处”反推过去,于是就推论出一个所谓的宇宙膨胀的“起点”,而这个所谓的起点就被美其名曰:“宇宙大爆炸”的起始之“开端”、物理学上的“奇点”!

王贻芳开讲啦 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的公开信

(实际上,物理学上是没有奇点的。“物理”,不允许奇点出现!仅从这一点来讲,所谓的“宇宙大爆炸”理论就荒唐到了极点。

这是对物理学的异化,与物理学相矛盾。“奇点论”是科学骗子企图把物理学与神学相联合、使物理学通向神学、玄学的桥梁)。这一系列的所谓推论看起来似乎有凭有据、有根有底、顺理成章、无懈可击、非常之微妙、极其之合理,于是就煞有介事地向全人类大呼小叫、甚至于故意喋喋不休地到处惊呼嚎叫着宣称:这是一个绝对无可置疑、绝对无比正确的伟大发现——我们生存其间的宇宙是由一个无限小、无限密的奇点通过大爆炸而形成的!

然而,其实呢,这个所谓的有凭有据、所谓的无懈可击、所谓的无可置疑和无比正确,等等,它的“推论”和“发现”,满身都是漏洞。它在每一步推论的环节上都存在着“不确定因素”(前已说过,它的每一步推论之间,都不是唯一的,必然的联系)。

能够造成星系之间光谱线红移的原因不止一个。除了有星系退行而表现出多普勒效应现象之外,还有光的运行距离的增加可导致光在总体运行能量上的衰减而造成的红移。光运行的距离越远,其所具有的总体能量被衰减得就越大,其光谱线红移得就越明显。

这个原因是隐藏得比多普勒效应还要更深一层的原因:光的运行距离越远,其“波长”较短的部分,特别是“紫外”部分损失得就越多,其占总体份额的比率就越少;与较短的波长部分相反,其较长的波长部分,特别是“红外”部分,在总体份额中的比率就会“显得”越多。

即,光在运行过程中,随着距离的增加,其运行的总能量在逐渐衰减,其组成成份必定由“高频”到“低频”渐次弥散、损失、衰弱和减少。

这种情况与多谱勒效应中的“退行”等效,也可造成光在整体上的红移现象。于是,就形成这样一个事实:光在宇空中运行得越远,其红移的量就越大。因此,可以说:由哈勒的所谓“发现”来断定宇宙正在膨胀,并继而推论出“宇宙大爆炸”之学说,这显然就像是盲人摸象,就等于是管中窥豹。

大自然有着太多的谜团,足以迷住那些弄虚作假的人,足以捉弄那些自作聪明的“科学之神”。

2、由彭齐亚斯和威尔逊两人于1964年——1965年间发现的所谓“微波背景辐射”,它绝对不是什么宇宙大爆炸之后遗留下来的“余辉”、“余烬”或“残余辐射”,更谈不上是所谓宇宙大爆炸的所谓证据。它实际上只是现有正在燃烧的炽热天体正在发出的“即时辐射”而已。

它并不是所谓的137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这种历史遗留下来的“历史辐射”。“微波背景辐射”是由现实中那些极其遥远的、正在燃烧、正在发出辐射的天体(包括各类恒星、星系、星系集团等更大级别的炽热天体)所发射出来的各类辐射,弥散在我们这个区域的“弥散辐射物”。

当然,这里也有正在燃烧着的那些近距离者和中等距离者以及所有正在发出辐射者的“即时贡献”(任何天体发出的辐射,在近距离上来看都像是“直线”运动的,而在遥远距离之外,最终都是要弥散在宇空之中的)。

由于现有正燃烧着的所有天体发出的辐射最终都弥散在宇空之中,因此宇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真空,而是充斥着具有微弱辐射的弥散物。

这种大致上能够形成约3K温度、能够呈现出均匀、微弱辐射现象的弥散物,就是所谓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其“各向相同性”是由“光”的各种频率之辐射物,在“弥散效应”的最终作用之下所造成。而弥散作用的均匀程度不同,就可导致有微小的“起伏性”(即,微小的“差异性”)。

由上述1、可以看出,哈勃“发现”的只是一种与多普勒效应“等效”的那种尚不为人们所知的“距离效应”(即,同等性质光源发出的同等波长的光,因光源距离观察者的距离不同,观察者看到的光的波长和光的能量也不同:距离越远的光源所发射过来的光,其波长就越长、其能量就越低;反之,距离越近的光源发射过来的光其波长就越短,其能量就越高)。

可是却被不明真相的“好事者”(爱丁顿)自作聪明地无限夸大成“宇宙正在膨胀的证据”,进而又被伽莫夫故意浑水、更加荒唐地发挥成“宇宙大爆炸的所谓证据”。

并瞎编滥造地“开创”出一门新学科,即,所谓的“大爆炸宇宙学”。至此,科学的一条腿,终于被“有理有据”地踏上了通往神学和玄学的桥梁。这显然是过分渲染、强调了多普勒效应在声波和光波(电磁感应)传播上的唯一作用,而不知或“忘却”了还有同等重要作用的“距离效应”:在漫长的光程中,光作为电磁辐射物一路上所遭到的散射、折射和衍射等可使较短的“高频波”损失殆尽,剩下的较长的“低频波”也因能量的损耗,其中的高能量的电子,逐渐变成低能量的电子,而低能量的电子运动所感应出来的则只能是较弱的磁场,如此恶性循环,在宏观的宇空尺度上即使没有多普勒退行效应,“光波”最终也只能是越来越长直至消失。

由上述2、可以看出,彭齐亚斯和威尔逊发现的不是“历史辐射”,而是正在发生的“即时辐射”(即:“背景辐射”不是“历史辐射”而是“即时辐射”)。

所以,无论是哈勃发现的“红移”,还是彭齐亚斯和威尔逊所发现的“背景辐射”,这两者都不能作为“宇宙大爆炸”的科学证据(这两者与臆想中的“宇宙大爆炸”都没有必然的联系,都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圆梦般的牵强附会)。

其实,在所谓的哈勃发现的来自河外星系的光谱线的红移现象中,也夹杂有紫移;在所谓的彭齐亚斯和威尔逊发现的微波背景辐射中的各向同性中,也夹杂有各向异性的“微小的起伏”。这都是所谓的“大爆炸宇宙学”理论中的自相矛盾的漏洞。而只要存在着哪怕一点点很小的漏洞,这个所谓的大爆炸理论就难以“把宇宙爆炸成功”!

【1927年(也有说是1932年),继科学上的第一位人造之神爱因斯坦之后,比利时的乔治·勒梅特以奇人的身份又被推举而出走上了江湖。与爱因斯坦略有不同的是,这个勒梅特同时在科学与神学这两个舞台上粉墨登场。

而且只充当昙花一现的配角,只为“大爆炸宇宙学”的炮制出笼打了一个小小的过门,起一下“药引子”的作用之后,完成了铺垫任务就立即在科学界彻底销声匿迹。勒梅特作为奇人,就奇在他居然能集矛与盾于一身:既有科学的面孔,也有神学的模样;一身兼二职,既是与科学密不可分的物理学家,又是与神学有干系的一名牧师,并且,在幕后推手的操纵之下,作为伪科学棋盘上的一名小卒,晃荡在科学与神学之间,不仅游刃有余,而且谁也奈何不了他,科学界和神学界都一起拥立、赞美他的胡说八道。

这位莫须有的勒梅特先生像一位人造的天外来客,以其满身的仙气在物理学的第二期造假工程中(第一期造假工程是指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以“仙人指路”的方式,又为魔鬼缠身、灾难深重的物理学强行算了一“卦”。

勒梅特学着爱因斯坦的模样,依照爱因斯坦的伎俩,同样是用预言家的口吻,凭空猜算出“宇宙必须是从‘大爆炸’中诞生、走来”。而且不需要任何计算依据,仅以牧师的特殊能奈就能比神仙还神地猜测到“宇宙大爆炸”的种种细节……因此,从我们可爱的勒梅特牧师替物理学发力算卦这一天起,就注定了我们可怜的宇宙必须经由大爆炸的劫难之后才能诞生。

也注定了病恹难愈、奄奄一息的物理学必将被劫持者走向神学和玄学之路。

勒梅特的身份、勒梅特的穿着打扮成了物理学的象征、成了物理学的写照。勒梅特是一个典型,是科学界的缩影。这充分说明人类的头号力量莫大于阴谋诡计。在阴谋诡计支配下的“操纵力”要远远大于“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名言中的科技力量。

所谓“知识就是力量”,这是指在公平的条件下。然而,人类是一种可以任意酿造阴谋诡计的生物群体。在政治阴谋的操纵力面前,任何智力、科技力都甘败下风,都成了既可以被任意利用、也可以被任意扼杀的附庸。

就勒梅特这一特殊身份的典型人物、这个科学界的缩影而言,已经显示出幕后的操纵力强大到了天下无敌的程度,它可以使真理与谬论融合为一体、可以使科学与愚昧集合于一身、也可以使物理学与神学、玄学成为同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操纵者不仅可以随心所欲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而且还可以用谬论来羞辱真理,让真理在谬论面前出丑,让物理学在神学、玄学面前俯首帖耳、屈居随从……在人类历史的某一阶段,仿佛是政治“永远”高于科技;阴谋诡计的魔力永远无边无际;只要掌握了操纵权,拥有了操纵力,就等于拥有了宇宙、就能主宰一切……所谓的爱因斯坦和他那所谓的相对论,以及在相对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谓的现代物理学、现代天文学和所谓的大爆炸宇宙学统统如此,概莫能外……可是,历史不可能永远只朝着一个荒唐的方向演进。

晴与阴、真与伪、善与恶、总有轮回的时候。如今,相对论、宇宙大爆炸论、反物质论,等等,在一手遮天、一统天下、以假乱真、繁荣昌盛了百十年之后,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法争辩地现出了伪科学的原形】。

如果把以爱因斯坦为标志的所谓现代物理学(新物理学)比喻成“海市蜃楼”的话,那么,“相对论”就是其基础性的第一层楼;哈勒发现的星系红移被推论出“宇宙膨胀”、进而产生的“宇宙大爆炸”是其第二层楼;而狄拉克的“反物质理论”则属于建立在第一、第二层之上的第三层楼。

作为第一层楼的相对论已经被证伪,相对论的伪科学面目已经被彻底戳穿(参见“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三、之四、之五”这三篇文章);作为第二层楼的“大爆炸宇宙学”的两个证据——星系光谱线的红移现象和微波背景辐射现象——也已经被“打倒”(参见“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六、之七、之八”这三篇文章)。

如此这般,作为其第三层的“反物质理论”,在失掉了第一层和第二层之后,还有什么根基呢?还有什么存在的依据呢?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层层(陈陈)已无法再继续相因。

所以,所谓的“反物质理论”其荒唐性到此也就不攻自破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花费巨额投资、浪费人力、物力来枉然研究反物质的必要吗?

第二、  搞所谓的反物质研究,这是花中国自己的钱来替国际科学骗子们精心设计的科学骗局进行粉饰、掩护、助威、喝彩的上当受骗行为,是在替别人吞食本该由别人自己吞食的苦果。

第三、是被别人用诺贝尔物理学奖引诱着、自掏腰包、自买船票、自上贼船而自污清白的傻瓜行为,是为“宇宙第一骗局”分担罪名的愚蠢行为。

第四、  是铁定的毫无疑问的在往牛角尖里钻、在往死胡同里走(搞“反物质”研究,永远不可能取得最终结果!只能像国际科学骗子们一百多年来的经历一样:不断地宣称取得了“进展”,永远不断地叫嚷取得“阶段性成功”之类的虚假成就,永远处于取得“阶段性成果”的虚假过程之中)。从事反物质研究,实际上只能是永远没有终点、永远没有止境、欲将伪科学进行到底的“政治阴谋”而已。

第五、是在亵渎科学、自毁尊严。

国际科学骗子如今在“科学研究”方面,特别是在所谓的现代物理学(新物理学)方面,包括“反物质”的研究方面,以及现代天文学方面,一改从前藐视中国人的那种高傲态度、愿意屈尊俯就地与中国人进行所谓的“合作”,这显然是在唆使中国人往树梢上爬、引诱中国人往科学研究的死路上走。

100多年来,他们在导演、秘制、美化、神化伪科学方面出尽了风头、耍尽了小聪明的伎俩和威风、显尽了“聪明、才智”、也享尽了伪科学给他们带来的荣华富贵。

而如今,在伪科学的骗人气数将尽、败相已定,眼看就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他们自己是想寻机撂下伪科学的挑子,却还想让在科学上被轻蔑、被歧视了100多年、忍辱负重了100多年的中国人来接他们这副无人愿接的伪科学担子,从而缠上中国人来分担他们在100多年中糟蹋、亵渎科学的罪名。

国际科学骗子这玩的是“金蝉脱壳”之计、玩的是嫁祸于人的伎俩。如今的中国人已经站起来了,根本没必要去赶“反物质”研究的国际“潮流”,根本不应该再去上别人的当,根本不应该唯别人的马首是瞻、跟在别人后面为别人的错误“承担罪责”。

如今的中国人应该在“科学”上做个有心计的旁观者,远远地站在一旁,好好地看看那些在世界上“领先”了100多年、荣耀了100多年的国际科学骗子们在爱因斯坦相对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谓现代物理学、现代天文学和所谓的大爆炸宇宙学这样的伪科学骗局最终如何收场。

所谓的反物质研究,只是“宇宙第一骗局”中的一个分支,仍然属于科学骗局。而骗局,历来是钻进去容易,想脱身出来可就难了。即,上贼船容易,下贼船可就不容易了。

须知,国际科学骗子们在100多年间对于贫穷、落后、而又处于灾难中的中国人可是轻藐、蔑视到了极点:当年(1920——1922),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曾三次邀请爱因斯坦前来访华都邀不动他。特别是1922年7月,在蔡元培“奴顔媚骨”、三番五次地以“国家公务”的名誉,不断“纠缠”着邀请并许以重金之下,见财起义的爱因斯坦在经过小商人般的讨价还价之后,才厚颜无耻地“拿殃作怪”、勉强答应在访问日本结束后顺路到北京大学来一趟。

可是,这位科学上的假神仙、生活中的伪君子,从日本返回时都已经到了上海,却又单方面的地自毁承诺,不愿意再去北京大学,而是背信弃义、冷面无礼地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从上海经香港和耶路撒冷而返回了欧洲!

这个被人为地鼓吹得红遍全球的科学上的大草包,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利欲熏心的小人物,他把金钱和享受看得远比名誉和生命还要重要。他在中国人面前曾经是如此的言而无信、自食其言、背信弃义、粗俗无礼。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当年就以一个势利小人的眼光来轻藐、蔑视地看待贫穷、落后的中国;另一方面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怕北京大学方面付不起他提出的天价费用……这足见国际科学骗子们与当时的帝国主义列强一样,对处于灾难中的中华民族蔑视到了什么程度!

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永远牢记当年的耻辱!现在,新时期科学上的骗子们如此热情地愿意在伪科学上向中国人屈尊俯就地搞“合作”,他们看重的不是你中国人的人格,而是你中国国库里的财产!而更进一步的用意是想抓住一个“冤大头”来充当分担伪科学罪名的伙伴。

真的永远假不了。假的永远真不了。此盆冷水是否泼得正确,将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将经得住后人的鉴定!

揭露狄拉克“反物质理论”荒唐性的文章不日将在网上发表(请参见“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十七”)。

在今天这种时候与外国人搞徒有虚名的所谓科学合作来研究反物质,这种行为就好比一个苦苦熬过寒冬的傻瓜在春暖花开之后、酷暑即将来临的时候却兴高采烈、满心欢喜地穿上了别人脱下的皮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知是麻烦、反觉是福分!

在此关键时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一干人马可不能人云亦云、毫无主见,可不能充当新时代的晕头鸭子、不务正业、心甘情愿地再上国际科学骗子们的当,可不能再自欺欺人地为迎合别人甩“伪科学”这副挑子的用意而中了别人的诡计,可不能以搞科学科学研究的名誉再把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用来建造“天价玩具”!

(如: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工程中的各种设备,这肯定是花了大价钱而买了仅供少数人摆弄的“天价”小玩具,肯定是用纳税人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在“打水漂”;θ13实验肯定是一个烧钱的傻瓜游戏;所谓的中微子振荡的“中国数据”到头来肯定是自欺欺人的空话,是一个毫无用处的虚假数据,是糊弄国家和人民的把戏)。

这里,我再次向中国科学院断言:“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以及与此相关的所谓反物质研究,无论投入多少亿的宝贵资金,无论所购买或建造的科研设备是多么的先进,无论所引进的“美国人才的智力”是多么的发达,无论所组成的所谓国际合作组织是多么的高级、阵容是多么的庞大,无论宣称“已经”取得了怎样怎样的所谓科研成果,这一切都是“煞有介事”,到头来全是上当受骗、自欺欺人、无顔向全国人民交待的一场空!

是注定会成为科学发展史上遗臭万年的一个丢人的笑料。

“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这一所谓的科研项目,就等于是在用今天的高科技手段,花天文数字的金钱在煞有介事地制造一件现代版的“皇帝的新衣”。

搞“反物质”研究,这比痴人说梦,比捕风捉影,比缘木求鱼都更加荒唐。因为,痴人说梦,世上还有梦存在;捕风捉影,世上还有风、有影存在;缘木虽求不到鱼,但世上也确实有鱼存在,这都仅仅是属于方式方法上的不对而已。可是,搞反物质研究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中根本就没有反物质!

所谓的反物质,这只不过是狄拉克在用纳税人的钱酒足饭饱后撑出来的一句谎言。狄拉克关于反物质的所谓理论,是荒唐可笑的伪科学瞎编。而这个瞎编又是建立在更加荒唐可笑的爱因斯坦的所谓E=mc2这个伪方程之上的(参见网站上由“三章译文”的“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四”)。

狄拉克作为“雾里”人(吃物理学这碗饭的人,即物理学家)明知道自己的谎言荒唐可笑,但他不得不说出这种谎言。而且还是不得不完全按照“组织”上给他规定好了的程序来说出这种谎言。

这个被规定好了的程序就是:必须按照爱因斯坦的E=mc2这一方程来发挥,必须用E=mc2这一方程作为反物质的理论依据。因为狄拉克与勒梅特等许多人一样,是国际科学骗局这一严密组织中的成员。

这个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组织通过主要的物理学权威,操纵着一大批物理学家。谁不听话,后果不堪设想。狄拉克不敢背叛组织,就必须说谎,而且必须按组织上拟定好的程序,煞有介事地认真地说谎。“组织”上的目的并不是要树立狄拉克和他的反物质理论,而是要通过狄拉克这名全局中的一个小卒子之口说出的反物质理论,来更进一步地维护和巩固爱因斯坦在科学界的中心地位,从而更好地树立爱因斯坦在科学界无与伦比的“智慧化身”这一不容撼动的高大形象(这里所说的“组织”是指:为了民族生存,为了民族利益而在国际科学界操纵骗局的政治性组织。

参见由“三章译文”的“外星人来是系列报道之十五、十六、十七”。这个操纵科学的政治性组织在1933年之前,主要是以欧洲,特别是以德国为中心,对世界科学研究的前沿,实行地下形式的阴谋操纵。

希特勒上台之后,这个“地下组织”因犹太人因素而遭到空前毁灭性的打击。于是,其盘踞的重心,便逐渐经英国转移到美国。

到二战结束,美国的日益强大,使得这个“组织”最终将“根据地”彻底迁移到了美国,终于傍上了美国这条“硬汉”,并依仗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狐假虎威,维持着在世界科学界的操纵和统治地位,一直延续到如今。

类似狄拉克这样的方式来衬托“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伟大”的这种伎俩,还用在了其他许多人身上。比如较为明显的就有:德·西特、马赫、勒梅特、闵可夫斯基、卡鲁扎、庞加莱、亚历山大·佛里德曼、普朗克、哈勒、爱丁顿、伽莫夫、洛伦兹、波尔、史瓦西、惠勒、彭齐亚斯、威尔逊、曼德尔等等。

为了把假戏上演的逼真,其中还刻意安排有“唱白脸的反面人物”之角色。如:洛伦兹、霍伊尔等人。而直到今天还活在世上的霍金“大师”,则是专业的伪科学骗子。

霍金因“身体有病”丧失了从事正儿八经的科学研究的条件,不得不依附于爱因斯坦的“屋檐下”,专心致志地从事伪科学方面的瞎编滥造,并且,是以极端离奇的谎言来哗众取宠。从爱因斯坦到霍金、到“中微子振荡实验”、到“研究反物质”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些科学骗子们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地公然进行科学欺骗、之所以敢于如此地在世人面前嚣张,是因为其仰仗的唯一“法宝”就是他们坚信:他们自己制造的这件天衣是“无缝”的;人们找不出他们的破绽;无法揭穿他们的谎言;无法戳穿他们的欺骗!

他们自认为他们所精心秘制的这种欺骗全是属于偷换概念上的巧妙欺骗,是永远无法用实验来进行检验、实证的最高级欺骗。有了这么一个法宝,再加上一个得天独厚的“天然”的、极其刁巧的条件:所有这些从事伪科学欺骗的人物,全是清一色的“双面”人物【他们既是科学上的名流、权威,又充当科学骗子的角色!

他们既从事着真正的科学研究,也附带着用伪科学骗人!

当年(20世纪初期),他们被政治阴谋家用友情、亲情和金钱所收买而出卖了灵魂;之后,直到如今的这几代人,则是“被迫”继承老前辈的衣钵,继续地在将错就错、欲把“科学上的骗局”这一错误进行到底】。这伙科学骗子在长达100多年的时间里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有分工,相互勾结,一手遮天,早已把伪科学体系搞得错上加错、错错相联、盘根错节、连环丛生……他们以科学与伪科学“双面”人的身份,既垄断了科学,也垄断了伪科学!

你说他们是科学的,他们正好以此为掩饰来更方便地裹携伪科学的东西骗人;你说他们是伪科学,他们就用所把持的一切地位、荣誉和权威来抵挡你!你说他们是人,他们却有鬼的一面;你说他们是鬼,他们又露出人的一面!

科学与伪科学在他们手里被玩得“滚瓜烂熟”。他们在科学与伪科学之间玩得是如此之刁钻,以致于能够“左右逢源”,能够做到相互遮掩、相互利用、如影随行、相得益彰……正因为如此,才导致迄今一切反对爱因斯坦和其相对论的人、一切反对“黑洞”说和“大爆炸”说的人,纵使有着孙悟空般的本领,一时半时之下也拿这帮科学上的“白骨精”而没有办法!

似乎无可奈何!然而,只要物理学上有妖雾存在,孙大圣就不会善罢甘休,就不会放任不管……如今,“雾里学”(物理学)上的迷雾已经被彻底驱散(参见由“三章译文”的“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三、之四、之五”这三篇文章)!

综上所述,已可看出:所谓的“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及其已取得的所谓“中国数据”这类的虚假成果,实际上只能是挥霍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来替国际科学骗子的欺骗行为在做“圆满收场”、只能是替国际科学骗子们的荒唐谬论在科学上的“善后性退场”,在做掩护而已。

所以我断定,“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是烧中国人的钱来赶“宇宙第一骗局”之时髦的那种不务正业的挥霍浪费行为;是被人用“诺贝尔物理学奖”作诱饵,被人引诱着自掏钱包、自买船票、自上贼船的上当受骗行为;是花钱买自辱的愚蠢行为;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的徒劳行为。

不仅咱中国人,就是全世界所有搞反物质研究的人,最终都不会得到任何结果。因为宇宙中根本就没有反物质!任何人所做的反物质研究,都属于混名誉、混饭吃的伪科学研究。

(国际科学骗子的真实意图并不是同你中国人搞合作。让你参与一起搞真正的科学研究是假,而引诱你、利用你、支配你、领导你,让你跟着在伪科学的邪道上盲目花冤枉钱,并且牢牢地把你捆绑在伪科学的战车上,将来好一起承担伪科学之罪名,这才是真。

他们以诺贝尔物理学奖为诱饵引你上钩,让你花足冤枉钱之后,一方面得不到真正的科学成果,另一方面还得附属于人、随从于人、受制于人,最终成为这些国际科学骗子们在干了100多年的伪科学勾当之后的“接班人、替罪羊”。

在大亚湾搞所谓的“中微子振荡实验”和寻找所谓的“反物质”等等这样的伪科学项目,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肯定是得不偿失,是在花钱买科学史上的耻辱。这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何苦要这么做呢?中国人在如今的务实作法应该是把有限的来之不易的科研经费用在工业技术、经济和军事技术等实用科技研究上来,用在重新审视基础理论上来,让那些伪科学的始作俑者、让那些有钱有势的富国,在痴人说梦、捕风捉影、缘木求鱼的蠢事上大把烧钱才对)。

    这件事很简单,只要按照“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七”中提到的验证方法,就可以非常简便、非常经济、非常有效地一下子证明出“大爆炸宇宙学”的真伪!并且,“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七”中提出的验证方法连“大亚湾中微子振荡实验”十分之一的费用也用不掉!

而意义却大上亿万倍也不止!将一举打倒相对论、现代物理学、现代天文学和所谓的大爆炸宇宙学、黑洞理论和反物质理论等等。“外星人来电系列报道之七”中提出的实验,是“四两博千斤、一举定乾坤”的实验。

相关阅读
  • 王贻芳讲座 王贻芳开讲啦科学有什么用观后感

    王贻芳讲座 王贻芳开讲啦科学有什么用观后感

    2017-04-18

    坚持统一战线,“血战台儿庄”的杀敌大刀!华北危急! 革命战士永垂不朽,作为一名中国学生,地道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中华民族全面神圣抗战从此以燎原之势燃烧起来,战士们就是这样抛头颅。

  • 王贻芳骗子 王贻芳:中微子技术绝对领先

    王贻芳骗子 王贻芳:中微子技术绝对领先

    2017-04-18

    【大公报讯】记者周琳北京报道此次获得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中微子振盪新模式,是中科院院士、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领导团队获得的原创性科学成果,也是中国本土首次测得的粒子物理学基本参数。

  • 吴昌硕空山梅树老横枝 刘海军国画花鸟画梅花作品《空山梅树老横枝》

    吴昌硕空山梅树老横枝 刘海军国画花鸟画梅花作品《空山梅树老横枝》

    2017-05-16

    刘海军国画花鸟画梅花作品《空山梅树老横枝》。这是一幅由刘海军老师创的以梅花为题材的写意花鸟画作品。梅树自画面下方而出,昂扬向上,梅干虬矫盘错,古劲苍老,虬曲苍劲嶙峋、风韵洒落,有一种饱经沧桑,威武不屈的阳刚之美。

  • 金华革命烈士英名录

    金华革命烈士英名录

    2015-02-02

    刘中发(红军游击队),方万丁、陈永全、傅成有、邱根太、郑福增、华水根(遂宣汤边委游击队),钟土根(龙泉县八都区委),陈永峰(银坑党支部),翁品桂(新四军)杨加封、傅延富、俞成宝、杨祖枝、吴长清、施金其(钱南军别动队)。

  • 李健吾张道真 张道真和李健吾的译本比较

    李健吾张道真 张道真和李健吾的译本比较

    2017-06-22

    所以大多不能产生新的审美感受当然不是绝对我们还是应该避免太多的成语。撇开这一点,“绝望”也比“心灰意冷”精确很多,也更客观。 ,“行止”“窥伺”这类的词很别扭,不自然姑且承认是时代的原因吧而“激动地观察”“偷偷的瞧”是多么精确地描写了爱玛的动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