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2017-01-05

天津站是大站,所以有必要作为一个整体,把以后的情况一并介绍一下。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王天木因“箱尸”案被拘禁之后,第二任天津站站长是王子襄。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王子襄出生于1904年,也是位奇男子。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王子襄是个西医,北平协和医科大学毕业的,正经八百的医学博士。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王的加入军统,还是因为他的妹妹王玉梅。王家在北平,而且是名门望族,王玉梅是北平“名媛”,经常出没于各类社交场合,就这样认识了戴笠,然后又介绍了王子襄。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王子襄大体知道戴笠他们这帮子人干的是什么“勾当”,但奇就奇在他不但不反感,反而特别向往,多次与戴笠谈,希望帮他做点什么,不要报酬都可以。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戴笠当然高兴了,王一直在天津行医,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肯定有用得到的地方。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按:由于戴笠的特务处在当时还不大为人所广泛认可,连郑介民这样的“自己人”都嫌当特务“丢人”,因此戴总希望多拉些高层次的人进入特务处。所以戴笠手下能人、奇人真是挺多,且不说军校一、二、三期的学长比比皆是;大学生、“海归”也多得很;还有象王天木这样的,都当到一个省的检察长了,居然也屈尊到他手下当特务。当然了,戴笠驭人的手段从此也可见一斑。

军统王天木 看潜伏话“军统”(14)王天木之后的天津站

适逢此时王天木出事,刚加入特务处的王子襄,一步登天,直接当上了天津站的站长。戴笠同时要求北平站站长陈恭澍加以关照。

正好此时特务处要求“制裁”吉鸿昌和石友三二人,这俩人都躲在天津。而天津站由于王天木出事,把他手下的人都划给了北平站,所以这两项任务,就交给了陈恭澍。因此陈经常在平津两地往返,与王成了很好的朋友。

没想到,不到几个月的工夫,王子襄突然死了。

王子襄有个奇特的爱好,喜欢以身试药,我不知道是不是学医的人都这样。陈恭澍回忆说,他曾经见过王子襄往自己胳臂上打针,起初没在意,以为他是在吸毒,后来问起来,才知道他是在拿自己做试验,还曾经劝过他,太危险。王子襄只是笑笑,显然是没听进去,终于是在这最后一次试验中出了事,年仅30岁。

1934年的天津站流年不利,一年里换了两任站长,“制裁”吉鸿昌和石友三任务又恰好很重,一时派不出合适的人选,只好由陈恭澍“一肩挑”了。

按:吉鸿昌和石友三这两个案子,都是陈恭澍经手的,搞得拖泥带水、七零八落不说,陈恭澍自己也弄得灰头土脸,居然闹出畏罪潜逃的“糗”事,我们在谈陈恭澍的时候再讲。

其后,裴级三的叛变,使得整个军统华北区的组织体系被破坏殆尽,天津站从此一蹶不振,到了抗战胜利之后,新的军统局天津站才被重新建立起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