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15-09-21 - 石智勇

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2014年12月,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

施一公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的奖项,而施一公的老婆赵仁斌则默默支持了施一公很多,甚至连施一公回国工作都是老婆支持的,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当年回国的时候是国内最需要物理人才的时候,所以清华大学的校长希望施一公能够回国全职工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然而施一公说自己需要和老婆赵仁斌商量一下,妻子听说施一公要回国工作十分的支持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但是夫妻两个人对此有个误会,老婆赵仁斌只是希望施一公回国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施一公将全家都搬回来了

看着这篇文章,不由的想起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唯有回归,回归祖国怀抱,深深的扎根进我们自己的土壤,才真正解这最深最深的灵魂思乡之愁,回归心灵的原乡,唯有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唯有这一条路,才会迸发出每个人生命的最大潜能,才开创出生命最大价值,万众一心,所有的心是一颗心,回归,回归自己的内在生命,回归我们纯粹的精神动力,共振共鸣一定一定会让这片土地流出奶和蜜,开满玫瑰花,绽放她原本就那么美丽的容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4年,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获得2003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合作奖,他在答谢辞中说:“我确实为帮助中国数学发展付出了很大努力。另一方面,我很遗憾自己还没能回中国定居。无论我为中国数学作了多大的贡献,也无法与那些在中国土生土长,或是已经回国永久定居的人相比。”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他说:

“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最适合做研究的地方,从条件上讲,如果只从科研角度出发的话,我确实没有必要回清华,我回清华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做科研。我回来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环节。我觉得现在的大学生缺乏理想,缺乏一种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放弃的东西。我想,如果引导正确的话,清华大学一定会有这样的一批学生,他们在为自己奋斗的同时,心里还装着一些自己之外的东西,以天下事为己任,驱使他们往前走,一定会有一批人这样做。如果这样,20或30年后,当我从清华退休时,我会很满意的。”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我愿意将我的一些经历讲出来,让大家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我相信这些想法能影响一些人,当然,我不会奢望影响所有的人。像清华这样的学校,学生们必须立大志,担负起中国的将来。他们有非常好的素质和机会,但如果毕业后只为自己的柴米油盐关心,只为自己的房子和家庭担心,那是很不应该的事,至少我会很伤心。”

1990年初,作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和技术系毕业成绩第一名的学生,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

“刚到美国时,我并没有很强的回国愿望,觉得这辈子可能就在美国呆下去了,这可能与我的家庭和个人经历有关。1987年,父亲的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这是一场意外,但却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意外。当他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时,血压是130/80,心跳每分钟62,是一个活人,只是昏迷了。可医院要求送他到急救室的人先凑齐500元押金后才抢救,结果,当闯祸的司机在4个小时后将钱凑齐时,我父亲真正死了,没有经过任何抢救。”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变化,觉得非常不公正,心里有许多怨气,出国时,对祖国没有太多留恋,更多留恋的是母亲和家庭,觉得父亲不在了,我要担负起抚养母亲的责任。”

然而,到美国后,他遭受了一系列更大的刺激:“我是1990年初出去的,参加聚会时,大家彼此会问是从哪里来的,有些中国人会支支吾吾不愿说自己是中国人,好像说出来是件丢脸的事。我很难容忍这一点:我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非常令人自豪,现在不就是穷一点吗?为什么看不起自己?”那段时间,美国媒体在中国申办奥运会、西藏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极为负面的报道,一些民族败类在美国国会通过所谓作证等形式肆无忌惮地反对给中国“最惠国待遇”……

这些事情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爱国是一种最朴素的感情。我觉得家庭和清华对我的教育还是挺正面的,我的思想一点点地发生了变化,到1992年时,我就决定学成后一定要回国”。

2008年2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3月,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办公室,他接受了《科学时报》的采访。他说:“我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教书育人。”

“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

1984年,作为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施一公参加全国高中数学和物理竞赛,分别获得一等奖和二等奖,并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物理系,然而,他却选择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系。

“我也很想学物理,因为觉得学物理是最聪明的人的选择。”但在与北京大学签订了意向书后,清华大学的招生老师又找到他。“这位老师说得更美好:生物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无论是现在还是当时,我都觉得到清华是最好的选择。”

那时,施一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成为清华生物系学生并不像成为北大物理系学生那样理所应当,因为当时清华生物系复建刚一年,并在1985年首次招收本科生。

清华大学生物系创建于1926年,是中国最早的生物系。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创始人之一、我国植物生物理学启蒙人钱崇澍任系主任,这里曾荟集多位学术大师,为国家培养和造就了一批知名的生物学家。 1930建成的生物馆是清华第二批四大建筑之一,拥有生理仪器1000多台,重要标本120多件。但在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清华生物系被并入其它院校。

在之后32年的时间里,生命科学在清华园内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在,而国际生物学却在这时蓬勃地大步发展。

1978年,作为改革开放后国家的首批公派留学生,39岁的清华大学教师赵南明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深造。他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留校工作,在“***”期间下放到江西农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