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撒乐队暴走大事件】如何评价黑撒乐队呢?

2019-12-21 - 黑撒乐队

2011年,一首名叫《流川枫与苍井空》的民谣歌曲走红于网络,被称为当年最美民谣。歌曲讲述了一对情侣从相识、相知、相离的校园爱情故事,故事讲的百转千回,听者会感觉似乎被拉回了大学时代,纯真无邪的过去走远了,有无奈,有失落,有挣扎,但当这根线被扯起时,一切就像黑白片那样播放着,击打着听者日益坚硬的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或许会有人哭泣吧,至少我是哭泣了的,而后这首歌在我的个人榜单里单曲循环直到今天。

黑撒乐队暴走大事件

这首歌,采用陕西方言演唱,传达的情感却是共同的。演唱者是西安本土一个著名的乐队—黑撒乐队,乐队成员有5人,即主唱“夜晚的骑士”曹石、主唱“马蜂”王大治、吉他张宁、贝斯双喜、鼓手毕涛。黑撒,翻译成普通话为“黑头”,自古以来,秦人尚黑,秦腔里面有此扮相,所以黑撒乐队的名字有很浓的标签性,代表陕西。

黑撒乐队暴走大事件

他们在队歌《Black Head队歌——秦始皇的口音》中宣称,要把老祖先秦始皇的口音发扬光大。乐队目前发布了三张专辑,2007年的《起的比鸡还早》,2009年的《我的黄金时代》和2011年的《西安事变》,其全新专辑正处于筹备中。

黑撒乐队中主唱曹石是需要作特别介绍的。曹石,西安土著,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系(本科➕硕士》,毕业后在西安外事学院当老师。大学时代便开始玩乐队,有意识地用方言进行音乐创作。现在已从学校辞职,专注于音乐创作。他的微博介绍如下:居于古城西安,迷恋音乐多年。希望做最美丽的音乐,写最真实的歌词,过最有趣的生活。终日忙忙碌碌,自得其乐,不喜物质崇拜,只爱精神高贵。他是公认的各民谣乐队中最好的主唱之一。

黑撒乐队暴走大事件

黑撒乐队,有强烈的地域自豪感,从他们成队宣言中已经表达了他们的志向,实质上他们也部分实现了自己的宣言。

2007年以后,首先在本土西安成名,成为古城人人皆知的乐队;2009年为电影高兴创作歌曲《欢乐颂》和《快乐的破烂王》;2010年,受邀参加《鲁豫有约——张嘉译》,现场进行表演;2012年《流川枫与苍井空》获华语金曲奖年度最佳其他方言歌曲奖,曹石获年度最佳作词人奖;2014年借助《暴走大事件》主题曲,名气渐涨;同年8月和闫妮一起参加天天向上;年末签约国内最大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进一步打响了知名度。

黑撒乐队暴走大事件

在音乐节大热的今天,他们是草莓音乐节不可或缺的成员。时至今天,他们是陕西方言乐队中最为著名的。

黑撒乐队的代表作包括《流川枫与苍井空》、《暴走大事件》《陕西美食》、《这个古城》、《我的黄金时代》。更有意思的是2015广电总局发布120首禁歌,黑撒乐队《城市夜生活的副作用》和赵雷的《咬春》、李志《他们》、哈狗帮《1030》一起光荣入列。总局的思路简直不能理解,都已昭然若揭的事,文艺作品描述一下,议论一下,批判一下,有什么不可以的,非要遮遮掩掩,只能解释为这是“天朝特色”。

黑撒乐队的理想是做一个“拿着吉他的摇滚大侠”,可他们知道《玩民谣才是王道》,唱方言才是王道,爱家乡才是王道。所以一点嘻哈、一点蓝调、一点摇滚、一点爵士、一点Hip-Hop,外加一大段陕西方言的黑撒乐队就横空出世了。

黑撒乐队的歌曲讲述的是一个标准的从小学稳稳当当地考上大学的,以及大学后挣扎着带着奔向精英阶层的年轻人的一路的跌跌撞撞。歌曲可以分为如下几类:1.回忆学生时代,譬如《流川枫与苍井空》,那句歌词“握手的瞬间/那熟悉的温度/让他突然想哭”,很打动人;2.

描述现在生活,譬如《起得比鸡还早》,“起的比鸡还早吃的比猪还烂” ,这句歌词唱出了太多的现实与无奈; 3.赞美西安,譬如《西安女娃》,“西安女娃/ 她们都很伟大/长的漂亮不说 /还都挺有文化/你们要珍惜/ 这宝贵的资源/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能让人 抢走她”;4. 批判社会现实,譬如《我的相亲故事》,“女生一思考/上帝就犯困”,特别搞笑。

黑撒乐队的歌曲论述的主题很广,大部分的歌曲属于讲述性质的,但很难令人感同身受,歌词太着痕迹,其厚重不如王建房,深刻不如马飞与乐队,柔情不如玄乐队,这是黑撒乐队的一个致命的瓶颈。

黑撒乐队于陕西方言音乐大潮中茁壮成长,营养来自西安这片土地及其背后的历史。他们以陕西方言为基础,创作了一批批优秀的作品,文化意义上的作用不言而喻。在普通话绞杀其他方言的战争中,他们的音乐像一剂猛药,提醒陕西人,不要忘了陕西方言,这是你的根。

他和王建房、马飞等一批优秀的陕西音乐人一起,摇动着这杆大旗,一次又一次地拼杀,这支陕西方言音乐队伍正在一天天壮大,爆发能量只是时间问题。就像当年秦扫六合一样,起于孝公用商君而变法,发于惠文王用张仪而连横,兴于昭襄王用范雎而远交近攻,成于始皇用李斯而平天下。这只“乐坛秦军”必将把老祖先秦始皇的口音发扬光大。

2017年,黑撒乐队发布新歌《如果这些都可以》,在这首歌里,他们描述了世界的各种荒诞,最后都用一句“如果这些都可以,我们为何不能在一起”结束。在这首歌里,我看到了黑撒乐队的成长和努力,这是让我感到最可喜的地方。其实从曹石从西安学院辞职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决心,不只是要玩音乐,要用心做出好音乐,作出陕西人自个儿的音乐。

我在他乡的时候,总会听起黑撒乐队的歌,那音乐一响起,乡愁就从我心底流出,然后我会缓缓喊一句:长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