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蝶和戴笠的私生女 戴笠与胡蝶的私生女是谁 戴笠的后代近况如何

2019-03-26 - 胡蝶

为了争夺胡蝶,戴笠使出了浑身解数,他首先从胡蝶的软肋下手。胡蝶最急需的是房屋,她寄住的杨虎家虽说环境条件不错,毕竟不方便。当时陪都人口剧增,房荒严重,有钱也租不到合适的房屋。戴笠将别墅作为礼物送给胡蝶。

胡蝶和戴笠的私生女

胡蝶前来,看到华屋美景,心已先醉,向戴笠连连道谢。戴笠更称赞胡蝶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就该住在神仙洞。胡蝶迁入新居,戴笠三天两头来拜访,每次都送厚礼。随着胡蝶对戴笠感激、报答之情日深,两人也开始秘密同居。胡蝶的丈夫潘有声是个生意人,戴笠为了打发他,特意送他一张滇缅路通行证,让他外出做生意。潘有声经常跑生意,日进斗金,戴笠则乘虚而入,日夜偷欢。

胡蝶和戴笠的私生女

作为一代色魔,戴笠对胡蝶倾注了满腔的爱。自从得到胡蝶后,他奇迹般地一改过去到处追逐女人、渔猎美色的行为,同时也解开了还系在余淑衡等人身上的袅袅情丝。也许,面对着美貌绝伦、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柔情万种而又闻名遐迩的一代红星,戴笠心满意足了。

抗战胜利,戴笠准备与胡蝶正式结婚,嘱咐胡蝶飞往上海,先与潘有声办理离婚手续,潘有声迫于权势,只得同意与胡蝶解除婚姻关系。但由于戴笠飞机失事摔死,这一计划未能如愿。胡蝶则与潘有声一起,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上海再次迁往香港。

她叫胡友松,是30年代中国电影皇后胡蝶的私生女;由于从小被母抛弃,她在虐待和孤寂中成长;她最终选择嫁给大她近50岁的李宗仁做妻子,目的是维持生计;晚年的她仅用四个字概括了自己的一生——“一声叹息”见到胡友松是在她的家中——一栋地处山东台儿庄的别墅里。

作为李宗仁的最后一任妻子,今年67岁的胡友松独自一人居住在这儿。当年,李宗仁将军指挥中国军队在台儿庄重创日本侵略军,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如今,台儿庄区政府在此修建了李宗仁史料馆,以纪念这位声名显赫的国民党将军。同时,在距离史料馆不远的地方,为胡友松建造了一栋别墅,邀请她出任李宗仁史料馆的名誉馆长并在此安度晚年。

戴笠死后,戴家开始破落。1949年5月,戴笠的母亲蓝月喜病亡。戴笠在1915年与原配夫人毛秀丛生有一子叫戴善武(亦名戴藏宜),外貌酷似戴笠,挂有少将军衔,任国民党保安乡自卫队主任。1949年9月,根据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李丰平(后任浙江省省长)的指示,戴善武被依法逮捕。

江山县人民政府于1951年1月在戴笠老家保安乡,召开万人大会,宣判并枪决了戴善武。到此为止,戴家崩溃了,“戴公馆”也被没收。戴笠有3个孙子2个孙女,他们分别叫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还有一个叫戴璐璐的孙女,在寄养时夭折了。

1960年10月,戴眉曼和谢培流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婚后相亲相爱,过了几年平静幸福的生活。“文革”开始后,戴眉曼怕受到冲击,便和丈夫商量将户口由廿八都公社迁往上饶市。戴眉曼到江西后,曾在一家小厂工作过,后来工厂倒闭,便一直在家干家务。

她生有两子一女:大儿子谢明是火车司机,二儿子谢平是个体运输户,女儿谢佳丽在一家纺织厂当统计员。戴以宏1976年在普农山分场与下放的一位上海女知青结了婚。1984年这位女知青返回上海,两人便离了婚。

不久,戴以宏又与本场一位女工重新组合成小家庭。后来,他成了名7级修理工,他和女儿生活过得也蛮舒心。戴笠的长孙戴以宽,也已过花甲之年。大学毕业后又留学美国,获得企业管理学士学位,现供职于美国,身边有一子一女。戴笠的幼孙戴以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在台湾省中华贸易开发公司任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