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人生五十年 【转】织田信长"人间五十年"的来历

2018-11-11 - 织田信长

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夢幻、思へばこの世は常の住み家にあらず。草葉に置く白露、水に宿る月よりなほあやし。 きんこくに花を詠じ、榮花は先つて無常の風に誘はるる。 南樓の月を弄ぶ輩も月に先つて有為の雲にかくれり。

其中一种译文

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放眼天下,海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织田信长人生五十年

喜欢日本历史和以之为题材的游戏或漫画的朋友,对上面那一段应该不会陌生吧。据说,一代枭雄织田信长,在他辉煌人生的起点"桶狭间之战"和终点"本能寺事变"的时候,都曾经唱过这段歌,巧合的是,信长死是刚刚49岁。

织田信长人生五十年

其实这段歌并非织田信长所写,《人间五十年》本是日本传统戏剧"能"的一种"幸若舞",其中一篇,名为《敦盛》。敦盛是名,其人姓平,他的悲剧故事,在日本流传非常广泛,并被包括诗歌、小说、戏曲等在内的多种文艺形式所改编和吸收。古代日本是一个佛教国家,国民信仰非常虔诚,而敦盛的故事,似乎正好向人们证说了佛家"人生如梦"、"万法皆空"、"英雄美人,皆归尘土"之类的观念。

日本的幕府时代,开始于两大武士氏族的殊死战争,史称"源平合战"。当时,平氏已经掌握朝政十数年,以太政大臣平清盛为首的平氏一门,遍布朝野,权倾天下。他们逐渐脱离了武士的生活,终日沉醉于音乐和诗歌之中,与平安朝以来奢糜浮华的公卿如出一辙。

而源氏蛰居多年,一旦起事,在东国山野丛林中浴血奋战,心中只知仇恨,并无风雅。就此对比,胜负似乎就已经很明显了,两家仅对战了五年的时间,就以平氏彻底灭亡、源氏开创幕府时代而告终。

平敦盛是平氏的旁支,官至从四位下春宫大夫,平清盛弟修理大夫经盛之子,和清盛去世后的平氏领袖宗盛是堂兄弟。传说他容貌娇艳,多才多艺,尤其深通音乐,擅吹横笛。若能长在朝中,也许风雅一时无二,京城百姓也要为之倾心吧。但可惜源氏杀来,平氏西退。行军之中,烟尘扑面,发髻难梳;对阵之间,鼙鼓雷响,雅乐无用。到了元历二年(1185)二月,爆发了著名的一之谷合战,年仅十六岁的敦盛也参加了这场战役。

二月六日,两军对峙于一之谷,夜半时分,敦盛难以入眠,爬起身来。他随身携带着一支心爱的名笛,名为"小枝",当下取出"小枝",吹奏一曲,以平定澎湃起伏的心境。夜深月高,四野无声,优雅的笛声传得很远。不仅本方阵中,竟然连敌人也纷纷醒来,侧耳倾听,赞不绝口。

源氏阵中,有一猛将,名为熊谷直实,本是武藏国熊谷乡的土豪,力大无穷,武艺高强。熊谷虽是武人,倒也粗通音律,凝神细听,拍案叫好:"不想平氏阵中,有如此风雅之人,大战将发,坦然吹笛,而笛声清澈动人,没有丝毫浑浊紊乱的迹象。

果然第二天清晨,战斗便即爆发。本来论起兵力,平氏略占上风,但是源氏名将九郎判官义经突然抄小路从后杀出,虽仅数十骑,但在腹背受敌的平家兵将看来,却以为敌人大军已到身后。心胆既怯,士气崩溃,平家兵将再无恋战之心,纷纷往停靠在海边的战船上逃去。源家军兵从后掩杀,斩首无数,血流成河。平家诸栋梁和公子——忠度、经正、经俊、通盛、业盛、知章,尽皆讨死,重衡被俘,押去镰仓。

且说敦盛,催动胯下马,急急奔逃,终于跃入水中,正准备登上战船,忽听身后有人呼唤道:"前面的武将,为何忙忙如丧家之犬?何不掉转马头,拿起武器,与某恶战一场,分个胜负。如何?"敦盛回头望去,一员白旗(平氏红旗,源氏白旗)将领立马于岸上叫阵。原来此人正是熊谷直实,一路追杀平家败兵到此,远远看见敦盛大铠华丽,气宇不凡,料想定是大将,因此喝骂挑战。

平氏虽已腐化,终是武士出身,有人喊阵,怎能不应。于是敦盛分开海水,驳马登岸,抽出刀来,就与直实战到了一处。两人马打盘旋,刀光相激,母衣(武将系在背上的装饰织品,四角固定,当风以后张开如鼓)鼓风,好不激烈。

那直实本是关东有名的猛虎,敦盛不过初上战场的少年公子,不几回合,就被直实打落马下。直实也立刻跳下马来,拔出肋差,按住敦盛,掀起头盔,就欲取下敌将的首级。可是突然看到敦盛的容貌,直实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僵在了那里,再难动手。

原来敌将非常的年幼,比较年龄,恰与直实的孙辈相近。且是眉清目秀,风朗俊雅,含羞忍辱,却并不呈现恐惧之色。直实再一低头,看到了插在敦盛腰间的"小枝"——莫非昨夜吹笛,清澈悠扬,声感我阵的,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吗?直实缓缓放开敦盛,说道:"你还年青,何苦来到阵前厮杀,枉送性命。我今放汝归去,从此专研音律,再不要到血腥的战场上来了。"

直实想要放走敦盛,但是敦盛并不领情,他说道:"我是平家大将、春宫大夫敦盛,是平修理大夫之子,并非不懂事的少年人。我不上阵则罢,既然上阵,身为平家武士,岂能贪生怕死?你武艺高强,打败了我,就割了我的首级领功去吧。

源平两家,世代为仇,何况战场之上,两阵之间,岂能对敌人存有怜悯之心?" 直实反复劝说,年纪尚轻,何故寻死?但是敦盛死志已绝,偏偏不肯离去。身后喊杀之声渐响,源家大兵即将杀到。直实心道,我军已到,我不杀他,他也必被人杀,到时不知他会再受什么无端屈辱,岂不反是我的罪过?于是咬一咬牙,挥胁差割下了敦盛的首级。可怜一位年轻公子,优雅无双,却就因此魂归极乐去也。

杀死敌将以后,熊谷直实忍不住潸然泪下。虽然冲战杀场数十年,斩将擘旗,杀人无数,可是杀死如此年幼,而又英俊风雅的敌人,却还是平生第一次,不禁一股悲怆油然泛上心头。少年俊彦,顷刻化作离魂,果然人事无常,宛如幻梦,生老病死,痛苦实多。于是直实拔出敦盛腰间的"小枝",吹奏一曲,黯然而去。就此一声不响,离开战场,落发出家去也,法号莲生。

从此,敦盛殉难,熊谷出家之事,就传为民间凄绝的故事,到处传唱。"人间五十年"的"幸若舞"也广泛受到各阶层的人喜爱,流传至今。日本人甚至将一种兰花,也命名为"敦盛草",称之为"梦幻中的梦幻之花"。敦盛草有各种颜色,品种也繁多,包括布袋敦盛、姬敦盛、釜无敦盛、白花敦盛、黄花敦盛、礼文敦盛等许多种。

敦盛草是逐渐稀少的保护植物,和它形状相近的还有熊谷草和小敦盛草,据说是因为其形状象平敦盛和熊谷直实二人随风飘舞的母衣而得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