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他最后一眼】奶奶去世了 可是我不想回去看她最后一眼。

2020-03-22 - 最后一眼

我是在7月27号零点二十三分听到这个消息的。

当时的我,正在听粥左罗的课程。八月三号,正好是我来这个公司一个月,每晚我都给自己安排很多学习的内容,无形之中给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同时也在为自己能否转正能否拿到试用期工资而担心。

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回家,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想回家,一大堆糟心的事情,突然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不想去面对任何事情,只是单纯的想呆着。

过了一会儿,给和我已经绝交的朋友打了电话,什么都不顾,哇哇大哭。

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哭什么呢?

奶奶去世,这个原因应该只占一小部分,更多的原因只是想要宣泄多天来的压力和情绪。当时这个事情只给了那个绝交的朋友说,不想跟其他的朋友提起。

第二天,订了回家的高铁票,回家所需步骤太繁琐,这也是我不想回家的原因。坐车到重庆后,还要乘坐大巴到县里的一个镇上,然后坐车到另一个乡,然后坐车到我们乡,最后坐车到家。回到镇里之后,回家的一路所需的车全靠运气。天气燥热,身心俱疲。

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坐上镇里到乡上的汽车,没有空调,靠窗坐着,迎面吹来的风和汽车的速度成正比,车窗外是大片大片的柠檬园。这反而让我怀念,以前高中回家就是这样的汽车呀!

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在2016年春节,奶奶摔坏了腿。

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我和妈妈从广州赶回去,期间,给她的腿做治疗,家里人就两个方案争论不休,一是送到医院接骨,二是请一个土医生来接骨。我爸爸最终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原因是去医院接骨要打石膏,住院一个月,而且不保证能接上。其实明眼人都看在眼里,不过是没钱罢了。所谓的借口,不过是自欺欺人。

这些年,我,爸爸,妈妈,弟弟,都在不同的地方漂泊,唯一回家的时间就是春节。

奶奶一个人在家,老年人,孤独。

在土医生为她接好骨之后,她会把腿上绷带和压在腿两侧的砖头扯开。

她根本不想治好自己的腿,这样,我爸,我妈至少要留一人在家照顾她,这样便有了陪伴。可是在我眼里,这么多年,她还是这么自私。我妈妈留下来照顾她。行动不便,大小便是一个问题,给她垫老年尿不湿,在床单下垫胶纸,都会被她扯开,后来干脆什么都不垫了,直接尿在床上,拉在床上,我妈妈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帮她换床单,换衣裤。从生病到去世,一年半,天天如此。

在我奶奶还年轻的时候,一直是一个恶婆婆。对我妈最不好的时候,应该是我妈怀的第一个小孩被引产后,正在坐月子期间,不给我妈妈做饭,还在灶边抱来芭茅(一种带绒毛的柴火),之后,只要在夏天,我妈妈一挨到带绒毛的东西,腿上就会过敏,经常被抓破。

在生下我之后,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还是恶语相向,手捏成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妈妈背上。可能,因为我的性别是女。当着我妈妈的面,锅碗瓢盆摔的乒乒作响。没有给过我妈妈好脸色。

当年我爸爸是过继给我爷爷奶奶的,家中独子,一直被宠坏了。

在我回家的这几天,每隔一柱香的时间就需要去奶奶灵前作揖。这些天,除了做法事的先生叫他去之外,都没有上前作揖。自称孝子,结果却是这副模样。

每晚守夜,忙完估计十一点了,他守到凌晨一点就去睡觉,我妈妈从十一点睡到凌晨一点,然后起来守夜,到她下一次睡觉,就又是晚上十一点了。而孝子呢,早上睡到七点多,九点多十点的时候又睡,下午还要睡一个午觉,从一点到五点。

葬礼上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妈妈一手操办,他什么都没有管过,我妈妈会说他每天都睡觉,两人也经常发生口水战。昨天中午,奶奶下葬后,妈妈躺在椅子上眯了一会儿,我爸看到了,就说“一天说我,你看你看,这哈自己还不是在睡”,我想知道,谁给他的脸。

在大夜的时候,乡间有一个习俗是转花纹。家属一排站在法事先生后面,只有四个人,我,我爸,我妈,我弟弟,正式开始的时候,亲戚们全都站在了我们后面,里面有和我妈妈大吵过的,有闹过不愉快的,但是那一刻,我却被感动了,很暖心。大人们,即使很多时候,野蛮又不讲道理,但是这一刻,他们都好懂事。都说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我却格外珍惜。

昨天离家,和还在我家里的亲戚告别。跟我弟弟一起去重庆坐车。很多的不舍,坐在车上,看着眼旁的风景,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