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班长马宝玉 特稿:英雄班长马宝玉 你在哪里?(组图)

2018-11-18 - 马宝玉

    1986年,第三次修建的“狼牙山五勇士纪念塔”。塔身五层,呈正五边形,塔身正面(南面)嵌有聂荣臻题写的“狼牙山五勇士纪念塔”九个金黄色大字(笔者2016年8月摄于狼牙山)。

    1992年4月初,李继光看到中央电视台播放《壶流河的思念》,看到马宝玉家乡的乡亲们开展学习纪念英雄的画面,激动之余,为英雄终于真正地回家而感到欣慰。于1992年4月5日清明节之际提笔给共青团蔚县委员会写了一封充满激情的信,讲述寻找英雄班长的整个过程。

英雄班长马宝玉

    英雄班长马宝玉的家乡蔚县,为了永久缅怀和纪念英雄,为英雄马宝玉塑雕像、建展室,每年都搞不同形式的缅怀、纪念活动,有关歌颂英雄的文学作品、书画作品更是丰富。英雄生前所在部队出资在马宝玉故里下元皂村修建了马宝玉烈士陵园。

英雄班长马宝玉

2014年,蔚县县剧团副团长刘克滿先生历时近一年时间,编写了歌颂英雄马宝玉的地方戏剧本《马宝玉》,亟待资金即可开排。2016年,几位热心宣传红色文化的人成立了宝玉文化传播小组,发起组织了由下元皂村民和多位崇拜英雄的社会热心人士捐款捐物,于7月28日在下元皂村成功举办了英雄故里红色教育展览,同时举办了“英雄故里唱英雄”文艺演唱会。

英雄班长马宝玉

2016年12月,蔚县诗词协会和作家协会的文学爱好者们,自愿组成马宝玉原创文学社,以文学作品颂扬英雄事迹、传承民族精神。如今,蔚县已经成为很好的爱国教育重要基地。

蔚县烈士陵园马宝玉烈士塑像(笔者2015年摄于蔚县烈士陵园)

英雄班长马宝玉

宝玉文化小组人员和下元皂部分村民参加马宝玉烈士牺牲75周年悼念活动

    又到清明时,沉痛悼英雄。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惜和平,实现强国梦!

    最后,特别感谢李继光先生提供相关素材并给予悉心指正,同时感谢晋察冀日报史研究会秘书长陈华女士、钱丹辉前辈之女钱丹焰女士、狼牙山五壮士纪念馆李芳馆长、蔚县宝玉文化小组马中发、何凤山、郭敬林先生,对本文提供相关资料并给予悉心指正。

    在本文完成时,刚收到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葛振林前辈之子葛长生发出的消息:

    “请大家关注:4月6日晚8点,中央电视台4台国际频道的国家记忆节目,播出有关狼牙山五壮士的报道。4月7日上午9点重播。敬请收看。”

    国家记忆,铭记英雄!届时,我们按时收看,共同关注!

    在本文完成发给“雪绒花原创文学”(蔚县)微信平台后,收到读者“晴风使者”留言这样写道:1990年蔚县县委县政府将蔚县第二完全小学更名为‵蔚县马宝玉小学′,杨成武将军亲自题写了校名。校园里塑起烈士塑像,成为蔚县红色教育基地。

    通过“晴风使者”,了解到,马宝玉小学在蔚县西合营镇南场,紧挨蔚县师范(察南师范)旧址,前身是师范附小,后改成西合营实验小学,到现在的马宝玉小学,简称“马小”是县教育局唯一直属完小。校训:人人是宝,生生似玉。现有学生近2600名,是东半县最大、最好的小学。

相关阅读
  • 马宝玉为什么要跳崖 马宝玉—最具市场潜力书法家

    马宝玉为什么要跳崖 马宝玉—最具市场潜力书法家

    2018-11-18

    马宝玉,字指询,当代著名书法大师田英章再传弟子,现为中国国际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艺术研究会会员、中国长城书法家协会会员。马宝玉老师1957年生于河北文安,自幼受家庭传统文化熏陶。

  • 马宝玉书法家 河北文安农民书法家马宝玉的“翰墨人生”

    马宝玉书法家 河北文安农民书法家马宝玉的“翰墨人生”

    2018-11-18

    从农民到建筑队负责人再到农民书法家,今年61岁的文安人马宝玉走了一条不寻常的人生路。但是,在这条路上,总有毛笔和墨香陪伴着他。不管境遇如何,30多年来,他始终对书法不离不弃。近日,记者采访了马宝玉,品味了他的“翰墨人生”。

  • 刘胡兰牺牲遭恶搞 歪曲刘胡兰牺牲真相暴露了啥?

    刘胡兰牺牲遭恶搞 歪曲刘胡兰牺牲真相暴露了啥?

    2018-11-18

    画家刘耀真油画《刘胡兰》描绘的英雄就义前的形象。1月12日,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题为《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的文章,文中写道“《翻阅日历》电视栏目组派出由记者杨小光带队的摄制小分队。

  • 马宝玉的英雄事迹 张慧明:英雄班长马宝玉 你在哪里?

    马宝玉的英雄事迹 张慧明:英雄班长马宝玉 你在哪里?

    2018-11-18

    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开始,五勇士血战狼牙山的故事传遍神州大地,狼牙山五壮士的民族精神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然而,受当年条件所限,其中三位烈士来自哪里、家住何方以及详细情况人们知之甚少,或者完全不知,而英雄的父老乡亲也不知他们战斗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