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地图】当代作家||【暴怒的澜沧江】◆徐月祥

2019-10-29 - 澜沧江

徐月祥,网名老酒。江苏连云港市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多篇作品发表在《解放军报》《散文选刊》《海外文摘》《中国书画报》《长江诗歌》《河南文学》《西散原创》《齐鲁文学》等刊物。诗歌入选江苏省2016年新诗选,散文连续多次获奖。现为连云港市散文协会副秘书长,连云港市评论家协会会员,《散文界》执行主编,连云港市诗歌学会理事。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地图

暴怒的澜沧江【原创】

号称“东方多瑙河”的澜沧江,是亚洲流经国家最多的河流。在中国境内,流经青海,西藏和云南。然后过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最终汇入南海。曾经在上个世纪那场边境战争中,有一个靠近澜沧江附近的19号高地,被敌人牢牢控制。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地图

我军如果把战场向前纵深推进,必经此高地。敌人十分明白这个战略位置的重要性,派驻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居高临下,死死扼守有可能通往这个高地的所有道路。不仅如此,还在这个高地通往山下的小路上,布满地雷。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为了严厉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上级首长指示,由我军某团三营一连担任主攻连,高炮营三连协助。限三日内务必拿下!形势特别严峻!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地图

担任主攻连连长的崔大彪,军校毕业,虽然足智多谋,更有新时期军事理论的熏染,就是缺少实战经验的检验。和平时期,从来没有带兵打过仗,如今军令如山!尽管有一种急切拿下阵地的冲动,也容不得半点马虎。关键是他的得力干将,副连长王勇最近因为胸膜炎住院治疗。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地图

经过一番连队排长以上干部紧急会议商讨的方案,是夜,雨雾蒙蒙,能见度不足二十米。根据之前断断续续的侦察,基本上摸清了敌人分布在几个点上的哨兵的位置。按照预定方案,先派出一个侦察小分队兵分三路潜伏侦察,如果前军能够智取哨兵,后路大军就可以即刻跟上,那样的短兵相接,就能最大限度的减少我军处于进攻劣势造成的人员伤亡。

担任侦察小分队队长的排长张祥,并没有按照事先设计的行军路线,而是避开布满地雷的那条小路,选择距离小路不远的两侧,同时向前推进。另外几个战士,分别负责断后的安全,防止敌人趁机在我们的背后打黑枪。而连长崔大彪,和二排长宋福海分别带领两个排的兵力负责正面进攻,指导员牛海带领一个排,负责战场的后续跟进。

云南边境,本来就属于亚热带丛林地区,多雨的气候,各种植物生长茂盛,加之山高林密,蚊虫叮咬,巨蟒随时出没。夜间开辟通路,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很大的体力。

好在每个侦察兵手中皆有应手的工具,一把工兵铲,可以砍草,可以锯木,可以挖坑,可以挂钩攀岩等等。就在侦察排长和另外一组接连得手干掉两个哨兵的同时,敌人的暗哨马上火力全开。

由于后续部队没有及时跟进,先前到达的小分队就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不到十分钟,先前到达的小分队就已经死伤大半,失去战斗能力。考虑到我方侦察小分队就在敌人的阵地前沿,炮兵的打击只能是尽可能切断敌人后方的增援部队,如此没有退路的敌人,依托备战已久的工事,任凭我方再三强攻,依然负隅顽抗,始终僵持不下。

眼看天将拂晓,连长索性来个迂回战术,带领五名战士另劈一条小路,避开敌人的锋芒,眼看即将接近敌人的防空洞,不幸触碰地雷。

一直关注这场战斗的副连长王勇,从前线不断被运下来的伤员口中得知连长崔大彪已经光荣牺牲,王勇哪里还能沉得住气呢?明明知道此时此刻去前线凶多吉少,明明知道医生此刻断然不会同意他出院,他就偷偷溜出医院,躲在医院通往前线的必经之路旁,遇见军车就打听,风里雨里用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到师后勤部开往前线的一辆军需物品补给车,在一个坑洼处,因为车辆减速,他就趁机爬上军车。

刚刚行进不到半小时,他就被后勤部首长发现了,一再让他下车,可他就是那么倔强,后勤部首长亮明身份,命令他立刻下车,王勇副连长急眼了,他睁着血红血红的眼睛咆哮道:“你以为我不认识你是首长吗?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从医院偷偷跑出来吗?前方阵地19号高地正在进行一场恶战,我的连长崔大彪刚刚牺牲了,我的连队我的兵们,现在是群龙无首啊!

此时此刻我再不去前线,你让我日后有何脸面去面对我的战友啊,求求你首长,把车子开的快一点!”一番声泪俱下,后勤部首长早已泪水涟涟!

战斗依然在胶着不下,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双方都已经伤亡过半。直接指挥这场战斗的王营长得知副连长王勇及时归队的消息,电话中只是简单的问明王勇部队现在的位置,并命令他:“即刻投入战斗,等你拿下19号高地,我和你一人两斤茅台!

”趁着夜色临近,毕竟王勇对于前方阵地的路线比较了解,他和通信员一起很快接近自己的连队。由于部队后续供给线正在敌人的精准火力封锁之下,不要说正常的食品,就是一滴水都难以送上去。就在这种情形之下,副连长王勇打听到附近有一片甘蔗林。

虽然部队开拔前,上级首长再三强调,无论什么情况下,决不能侵犯群众的利益。半个多月的离队,对于战友的想念,特别是连长崔大彪的牺牲,纠结在心头的深深愧疚,再加上看到身边的战友饥渴难耐,一股强烈的爱兵冲动,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多的战场纪律!生存才是王道!他不顾副指导员的再三拦阻,声称一切后果由他王勇承担。决意挽起裤管,带上两个战士,摸向那片甘蔗林。

远处的枪炮声不绝于耳,一颗地雷的爆炸早已被附近的震聋发聩湮没。几发炮弹锁定19号高地,随即一阵冲锋!经过一天两夜的鏖战,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提前拿下19号高地!战后清理战场的时候,我们的副连长王勇,不是牺牲在攻克高地的主战场上,而是倒在那片甘蔗林,牺牲在一颗地雷下。

任凭副指导员再三作证,副连长王勇可是为了全连的战士们才去那片甘蔗林。即使直接指挥这场战斗的王营长再三向上级争取王勇的立功名额,结论是将功补过,不追究他违反纪律的错误,立功绝无可能。

就在部队结束战斗,隆重召开表彰大会的时候,家在贵州山区的副连长王勇的老婆,接到部队的通知,为了节省几十元的路费,背上他(她)们不足五岁的孩子,连续走了几百里的山路前来整理王勇的遗物。当她看到大部分指战员胸前的军功章,黯然神伤!

尤其是副连长王勇五岁的儿子一脸呆萌的问他的妈妈:“妈妈妈妈,叔叔们都有军功章,爸爸怎么没有军功章啊?!”我们的嫂子,我们共和国军人的嫂子啊,唯有无言的泪水!指战员们看到这一幕,即刻聚拢在嫂子面前,纷纷摘下他们的军功章,佩戴在嫂子的胸前。

沉默已久的澜沧江啊,伴随着一场暴雨,那些流散在丛林深处的一个个英魂,追随着山洪而下,暴雨之殇,唱和着澜沧江的激流,澎湃而浩荡。

相关阅读
  • 【澜沧江水电站争议】幸福过年丨华能澜沧江公司:又是一个欢喜年

    【澜沧江水电站争议】幸福过年丨华能澜沧江公司:又是一个欢喜年

    2019-10-29

    快过年了,小湾岔江村的年味也越来越浓。1月27日,村民茶文深起了个大早,今天,是村里一年一度的大日子,他要去小湾东镇的移民广场领取今年的春节“大红包”来自群民合作社的年底分红。茶文深一路小跑着,把心里的欢喜劲儿都使在了这脚步里。

  • 【景洪澜沧江有多深】澜沧江源头瓦里神山有了4G信号

    【景洪澜沧江有多深】澜沧江源头瓦里神山有了4G信号

    2019-10-29

    2019新年以来,青海移动瓦里神山4G基站开通,转山群众看着手机上出现的4G信号,欣喜地相告瓦里神山有手机信号啦!瓦里神山是澜沧江源头最大的神山,位于距杂多县新城区7公里的杂囊公路旁边,海拔4200多米。

  • 【澜沧江读音】214国道澜沧江畔的景观长廊

    【澜沧江读音】214国道澜沧江畔的景观长廊

    2019-10-29

    214国道纵贯青海、西藏和云南,鲜明地向我们展现了沿途的气候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地质多样性和人文多样性,是名副其实的景观大道。普洱到西双版纳是214国道的精华路段,从云山雾罩的高山茶园到蕉叶摇曳的澜沧江河谷。

  • 【澜沧江在云南哪里】云南大理至临沧铁路澜沧江双线大桥顺利合龙

    【澜沧江在云南哪里】云南大理至临沧铁路澜沧江双线大桥顺利合龙

    2019-10-29

    新华社昆明9月24日电(记者丁怡全)由中铁十二局集团承建的中缅国际通道云南大(理)临(沧)铁路澜沧江双线大桥24日顺利合龙,大临铁路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这是合龙后的中缅国际通道大(理)临(沧)铁路澜沧江双线大桥(9月24日无人机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