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殊晏 晏殊的一首《浣溪沙》 最后一句流传千古

2019-07-18 - 浣溪沙

说到中国古代著名词人,相信诗词爱好者一定知道苏轼、柳永、李清照、辛弃疾等宋代著名词人,今天,我们聊的这位词人在当时可是家喻户晓的,他一生平步青云,官至宰相,在文学史上与欧阳修齐名,并称“晏欧”,词的造诣极高,擅长小令,后人称其为“宰相词人”。

浣溪沙殊晏

晏殊是宋代所有词人中作品最多的,但遗憾的是大多已经散佚,不过,我们通过他仅存的这些词也不难发现,他是一个天才,他为后世留下了太多太多脍炙人口的词作。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欣赏一下一首《浣溪沙》,这首词名气可能不如《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但是,这首词的最后一句你一定听说过,全词如下:

浣溪沙殊晏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匆匆的时光,短暂的生命,恰似一江水向东滚滚而去,面对浩瀚的长江水,不禁感到悲伤,为己而悲,为离别而悲,为历史而悲。我能怎么办?只有约三两好友,唱两支曲子,拎一坛好酒,与知己把酒言欢,以慰平生之寂寥。

浣溪沙殊晏

酒后,与好友一起登高望远,放眼望去,河山壮美,一望无际,不禁想起了离别的亲友,如今已是暮春时节,满城风雨吹散了落花,时光如水,岁月如歌;点点如潮,笔笔如刀。不知不觉中,已与亲友分离了很久,“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每个人都会离我们远去,我们能做的不是挽留,而是珍惜,珍惜与好友相聚的每一天,珍惜相处的每一寸光阴。

浣溪沙殊晏

借暮春之景来伤春、惜时、怀人,是晏殊最擅长的手法,在借暮春之景来抒情这一写作手法中,恐怕难有出其右者。晏殊,一生春风得意,在仕途上、在北宋词坛,他从未遇到过挫折与坎坷,但是,翻看晏殊的词,不难发现,他的词总是于婉约清丽中略带悲伤的意味,不得不说,晏殊有着非凡的想象力,是百年不遇的一个天才。

“一向年光有限身”和“满目山河空念远”,起笔不凡,从时间、空间与人生起笔,提出了人生苦短、离别无常、山河常在但好景易逝的人生感慨。“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词人的行为无不彰显了对离别的苦闷,对人生的不完美的态度。“落花风雨更伤春”,词人以暮春风雨来衬托词人心情,同时,自然地引出最后一句——“不如怜取眼前人”,全词结构紧凑,铺垫恰到好处,语言清丽,音韵和谐,有着“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

《浣溪沙》这一词牌可以称得上是词人最拿手的一个词牌,他为后世留下了不胜枚举地《浣溪沙》这个词牌的经典之作,如《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等,这首词的最后一句“不如怜取眼前人”,流传千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