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有喜之龙族太子爷】天天有喜2之人间有爱

2020-03-25 - 天天有喜

天界,灵狐九妹和武财神被打入凡间,两人分别打入灵山和刘家。金蟾在人间眼见九妹和武财神如此结局才算放下心来,因为灵山和刘家世代都是仇家,这样一来,九妹和武财神也成了死敌。他的小弟黑蚁却说人与人之间的事情通常很难说,建议金蟾还是斩草除根的好。

天天有喜之龙族太子爷

金蟾却在这时发现自己脸上有了绿气,知道是精气外泄,匆匆丢下黑蚁,赶到神医谷求神医老人施救。神医老人嘻嘻哈哈不拿金蟾当回事,金蟾无奈,只得从口中吐出一个金元宝,神医老人见到金元宝,立即眉开眼笑地帮金蟾医治起来。

天天有喜之龙族太子爷

武财神下凡,成为刘家的儿子,大名刘枫,小名四喜;而狐妖灵千幻也生下了她第九个女儿,即下凡的九妹。月老望着变成贝壳的青女和变成老龟的龟仙童,几番权衡之下,还是将太上老君赠的唯一一颗可以让灵物变回人形的金珠给了青女,不过仙童经过历练,十年之后还是可以变成人形。

天天有喜之龙族太子爷

月老下凡,将幻化成女婴的青女送到庙外,刘家的管家正在庙中求子,看到青女,不禁喜出望外。几年之后,四喜已经长成少年,他和表哥贺擎天在湖边戏水时偶见还留着狐狸尾巴的九妹和八妹,吃惊之中又看见有无数蝴蝶围绕着九妹,不禁惊为天人。

九妹看见四喜,大意之下滑入水中,四喜连忙救她上岸,但随后九妹就走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十年后,四喜已经长大成人,他一次又一次地向表哥讲述遇见九妹的那天,因为当时的情景他现在还历历在目,他也从那天开始,就下定决心要娶那位小仙女为妻。龟仙童化身的王俊听四喜已经有了意中人,暗暗发愁不能完成月老交付的任务,但转念一想,又怀疑四喜说的小仙女就是九妹。

妖王大会上,灵千幻成为新妖王。灵山的天贞也一直想当妖王,带着弟弟吴邪绑了兔妖前去投靠黑大王,黑大王见到兔妖不服自己,狂怒之下一招杀了兔妖,天贞和吴邪见状,急忙下跪表示忠心。

黑大王带天贞吴邪去看金蟾闭关前留下的符号墙,告诉他们这墙专为刘四喜而设,墙上每一个符号都代表一年,为了制住四喜,金蟾当年还特意和他一起私闯了灵山藏宝楼寻找凝神丸。这凝神丸本是刘家祖上武晋王夫人所制,武晋王夫人因为担心后人感情用事无法炼成无极断情掌,便杀了一千只狐妖用它们的灵珠制成了凝神丸,后来却被灵千幻抢走,藏在了灵山藏宝楼。

天贞听完黑大王的讲述,问墙上的“死”字是否就代表了四喜的死期,黑大王狞笑着赞天贞聪明,四喜活到二十四岁必定横死无疑。

吴邪在一边数出墙上共有二十个符号,也就是说四喜还能活四年,天贞问黑大王要杀四喜为何这么麻烦,黑大王却让二人无需多问,只随着他就看看谁是四喜就行。

面对府前等候的众多女子,四喜问贺擎天有何办法让他出去,贺擎天给他面具让他戴着出门。天贞不解四喜为何能招来这么多女人仰慕,黑大王解释这就是凝神丸的功效,四喜服下凝神丸后,全身会发出类似麝香的气味,所以才会引得女子注意。

吴邪嬉皮笑脸地对黑大王说,以后盯梢四喜这种小差事就不必劳烦他了,黑大王一听“小差事”突然发怒,天贞吓得急忙自请代弟弟去死,黑大王扶起天贞,说她的美艳不输灵山的狐妖,他可舍不得让她香销玉殒,天贞见黑大王色心如此之重,暗思她夺妖王之位的计划又多了一些筹码。

四喜见一群人追打管家,金珠央求打手们放过他们,打手却要将金珠带到青楼,他实在看不下去,出手扔出银票解救金珠,打手却出言不逊地说金珠是四喜的相好,四喜生气出手教训几人。

吴邪在一旁见四喜招数诡异,问黑大王四喜这是什么武功,黑大王施法让打手武功变强,四喜挨打后却目露绿光,突然间如走火入魔一般疯狂打人,幸亏王俊及时制住了他,才算没有弄出大乱子。

九妹拿着四喜的画像沿街打听,却没有人见过画中人,正沮丧不已时,贺擎天却注意到了她。妹妹刘语见四喜癫狂症又发作,问了几句,刘见则忍不住教训儿子整天闯祸,金珠见老爷责骂四喜,急忙说四喜是为了救她,管家爱护女儿,又说金珠是为了他,刘老爷头痛地呵斥管家总是改不了赌博的坏习惯。

黑大王回到黑尸林,正想要天贞陪他,却见灵山来人抢走了妖王令箭,不禁怒气冲冲打了坐骑布拉泥,布拉泥受了黑大王一击却没有像兔妖一样死去,只是狼狈地从令箭盒下爬了出来。黑大王见布拉泥竟然命大不死,便留下布拉泥一条命,让其将功补过,因为他已经决定明日挥师灵山,与灵千幻一决生死。

第2集 黑蚁攻灵山 灵千幻仙丹未成反重伤

大夫看过四喜,说并无大碍,但刘见夫妇不放心,私下问大夫四喜究竟如何。大夫说四喜可能孩提时吃的补药太多,刘母想起四喜幼时神医老人曾来拜访,还免费赠了凝神丸,现在想来凝神丸一定有问题,她请大夫帮忙找神医老人问问清楚,大夫却说他已经三十多年没见过神医老人,说不定神医老人已经死了。

金珠为四喜洗脚后,又替他按摩。刘见夫妇在外听见四喜和金珠的动静,亦喜亦忧。刘母说金珠贤惠适合当媳妇,刘见却认为金珠的父亲好赌,不能当亲家。

四喜知道父亲气他不学无术,便一早起来练功,刘见于是考他试用压狐鼎,四喜抛出压狐鼎却差点压着金珠,刘见气儿子这么没用,怎么能猎杀狐妖,四喜却说狐妖很美丽。黑大王率众山精灵打上灵山,灵千幻处在炼仙丹的紧要关头不能出关,只能派大妹出去抵挡,大妹杀了一些山精灵后大声指责黑大王造反,黑大王却有恃无恐地说他知道灵千幻不能应战,才来夺回妖王之位。

大妹才发觉天贞和吴邪已然出卖母亲。大妹带七个妹妹拼死迎敌,但因为九妹外出未归,不能使用九狐阵,难免不敌。

九妹难得来到市集,忍不住想买些女儿家的东西,却总被告知物品已被刘家少爷预定,九妹一气之下买下了所有的香包。夜犬见灵千幻因担心女儿不能全心炼丹,反而受仙丹反噬吐血,大妹不得已摆出九狐阵,但没有九妹九狐阵破绽百出,天贞嘲笑九狐阵不过如此,大妹不禁暗暗忧心九妹怎么还不回来。

刘见的弟弟向刘见报告街上的狐妖突然全部返回灵山,应该是灵山有难,刘见大喜,因为他也算出灵千幻今日有死劫,他准备大举攻上灵山,却见四喜打着练功的幌子在院子里睡大觉,气得罚他去黑尸林送货。

王俊得令好好照顾少爷,但四喜一出门,姑娘们便殷勤地帮四喜提东西,王俊不禁无奈地走在后面。黑大王大声干扰灵千幻,想破了灵山结界,灵千幻受伤后却反而静下心来,一击伤了黑大王,黑大王拉过天贞吴邪为他护法,又一次偷袭灵千幻,夜犬劝灵千幻放弃金丹,灵千幻却不舍得这五百年才遇一次的大好时机,传信给九妹让她快点回来。

四喜在街上无意撞到九妹,以为九妹是暗恋自己才特意制造这种巧遇,九妹将香包送给众位姑娘,四喜却发现香包是他定的,九妹得知四喜就是店家说的刘家少爷,对四喜一通讽刺挖苦。金珠赶来为四喜送甜糕,却有一个孕妇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四喜的,九妹更是觉得四喜不禁花心还始乱终弃,上前给四喜一痛胖揍,金珠却坚信四喜不会如此,拉扯间“孕妇”的假肚子掉在地上,却是两个枕头,九妹见状,才知自己错怪了四喜。

四喜看见九妹匆匆离去的背影,不自觉间想起了儿时的小仙女。

刘见来到灵山,知道是妖中内哄,便在一旁等待机会。黑大王让独角仙布拉泥寻机进狐妖洞府偷妖王令箭,布拉泥胆小地说他只是小小坐骑,不会打架。黑大王打开一道缝隙不由分说把他一脚踢了进去,布拉泥进到洞中。

灵千幻随手拿了只汤勺丢给布拉泥,黑大王见布拉泥拿出一只汤勺,哭笑不得地说妖王令箭是前面尖尖,后面有羽毛的,布拉泥再进去却又拿出一只鸡毛掸子,大妹趁黑大王气结之时一掌击向布拉泥,布拉泥趁机装晕。

夜犬为灵千幻输送法力,但缠斗中,他体力渐渐不支,黑大王何等精明,立即发现,灵千幻知道阻挡不了黑大王,又传信让九妹去黑尸林放火。夜犬见黑大王大摇大摆地进来,誓死挡在灵千幻面前,却再也难挡黑大王的功力,死在灵千幻座前。

灵千幻眼见夜犬惨死,收回练仙丹的法力,与黑大王打起来,而刘见带着捉妖队伍悄悄溜进了大殿。黑大王因为黑尸林有难蚁徒蚁孙受苦而法力大减,只得撤退。刘见趁机偷袭灵千幻,多亏大妹及时挡了,灵千幻气愤地指责刘见是无耻小人,刘见却说自己只是有仇报仇而已,他怀疑灵千幻就是当年假扮神医老人给四喜吃凝神丸的人,灵千幻坦言凝神丸早就被偷,四喜癫狂症之苦怪不得她,而此丸也是刘家先祖所制,刘家后人如果吃了凝神丸,在遇见心上人之前又没有炼成无极断情掌,就会被凝神丸反噬,心痛难忍。

刘见见灵千幻对凝神丸的危害知之甚深,更怀疑她就是神医老人,但他发现尽他们几人之力也打不赢灵千幻,只得撤走,但他不知,这时的灵千幻已经是强虏之末。九妹在蚁洞里放火放得正开心,四喜一个人进入黑石林却忍不住尿急,看见蚁洞便在其上放水,九妹见这一泡尿竟然救了蚁族,气呼呼地上来找人算帐,见到的却是四喜。

第3集 九妹为吸四喜精气应聘雪研堂员工

四喜见九妹从蚁洞变幻而出,吓得落荒而逃,把父亲让他送的货也丢了,九妹见他如此狼狈,乐得哈哈大笑。九妹回到狐妖洞府,才知自己私自下山去玩,差点闯了大祸,不仅母亲身受重伤,夜犬也……灵千幻安慰九个女儿,夜犬还有一息尚存,她运功救醒夜犬,却因伤重而晕倒在地。

金珠在家久久等不到四喜回来,担心不已,切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王俊假装不知她对四喜的情意,只让她赶快包扎一下伤口,金珠却忍不住跑到大门口去等四喜。刘见等人回来,还以为金珠是在等他们,但见四喜回来金珠立刻迎上去嘘寒问暖,才明白金珠一心一意都在四喜身上。

四喜丢了货物,本想悄悄溜回家,但金珠这样一闹,他只能硬着头皮向父亲承认错误。刘见得知四喜送个货都能把货弄丢,气得要对四喜用家法,刘母和金珠都护着四喜,刘见便逼四喜在家练无极断情掌,不练好就不准出门。

四喜自忖父亲交给他的事,他没有一件能办好,不禁有点惭愧,金珠却对他说老爷交给他的可不是什么简单差事,是因为看重他才让他办的。

四喜第一次听见有人肯定自己,又见金珠为自己擦药把受伤的手都夹了,便帮她重新包上纱布,还童心未泯地扎了一个兔耳朵结,金珠开心地扮着兔子离开了。王俊在屋外偷偷看到两人举止亲密,担心四喜对金珠产生感情就忘了九妹,上前询问四喜与九妹相见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四喜回答他只感觉九妹“不好相处”,王俊奇怪四喜对九妹感情如此之深,没道理见了面还认不出对方,而且他坚信武财神即使投胎为人,也不会忘记九妹,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此九妹非彼九妹。

灵千幻休养之后终于醒过来,三妹四妹六妹一起对母亲说按宫规九妹私自外出应该接受处罚,九妹自知理亏,下跪请罪,灵千幻却说九妹火烧黑尸林,让黑大王受万蚁穿心之苦,算是功功相抵,以后若再犯错,再行重罚。

九妹知道姐姐们看不惯母亲特别宠爱自己,一边自苦,一边又自我安慰。夜犬见九妹受了委屈还强颜欢笑,忍不住替她心疼。刘见带四喜来到密室,教他无极断情掌,四喜知道这掌法只有刘家的继承人才能练,兴奋地说他一定好好练。

刘见拿着掌谱一通比划,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四喜发现不对,刘见无奈,只得以实情相告,练无极断情掌必须断了情欲,他已经娶妻生子,如何还能练,现在他只希望四喜以童子之身练成此掌。

四喜气愤地说如果不让他追求女孩子,那不是要他当和尚,刘见以凝神丸之事好说歹说才劝得四喜定下心来练习,但四喜没有人指点,未免练得不对路子,刘见便建议四喜直接跟他去抓狐妖。四喜一出门,立即引来一堆女孩,大妹在一旁远观,得知四喜天生异禀,如果吸了他的精气,就可以增加五百年功力,于是幻化成九妹的样子潜伏在温泉企图接近四喜,幸好刘见及时赶来,才吓走了大妹。

大妹回到狐妖洞府,告知母亲四喜有异能之事,灵千幻思及刘见也在她炼仙丹时来暗算过她,便同意由九妹去刘家吸取四喜的精气,不过刘家启动了天雷阵保护,只要一发现妖气,就会启动阵法。

九妹拿出她的发明——换味清新罐,告诉母亲此罐可以吸妖气换玖瑰香气,灵千幻见九妹现场实验果然不假,欣然应允九妹立即出发。

九妹来到刘家门前,挤在一堆女孩子中参加雪妍堂的员工招聘,没想到四喜一眼认出她是狐妖,九妹花言巧语想蒙混过关,但四喜坚持她就是那日在温泉的狐妖,九妹迫不得已胁持了金珠,逼刘见来测她是不是真狐妖,刘见拿出家传戒指,九妹丝毫不怕,反而主动以身体靠近戒指,刘见尴尬不已,只得马马虎虎一测了事,四喜虽然怀疑父亲的戒指年久失去了法力,但也只能默认九妹是一个“不幸的法宝制造师的女儿”。

九妹有了参赛资格,四喜却一心想把她淘汰,他先说雪妍堂只招一个员工,又故意想出一个应试者两两一组的比赛方法,打算即使九妹赢了比赛,也有借口不录取她,金珠对着九妹却心软了,主动要求和九妹一组。

九妹和金珠扛着麻袋奋力奔跑,终于得到第一名,九妹开心不已,四喜却说这只是第一关,还有第二关,给雪妍堂的珍珠美白牙膏作装饰。九妹担心四喜使坏,要求作品匿名,刘见和刘母见九妹既能跑又能扛,暗中喜欢,便答应匿名评选,拉四喜去花园喝茶。

四喜让王俊去察看九妹的作品是那一个,然后给她最低分,王俊不明白四喜为何这么排斥九妹,四喜说九妹一定是狐妖,那天还对他张牙舞爪,王俊见四喜苦苦相求,只能答应。王俊偷偷看到九妹是用布艺玫瑰花给珍珠膏作装饰,回去向四喜复命,却不知九妹见一个女孩不小心弄坏了装饰材料,便好心地把自己的作品给了那个女孩。

九妹跑进内堂寻找珍珠作装饰,无意中看见四喜的表弟拿着一颗狐妖灵珠,知道刘家是用狐妖灵珠制粉贩卖,心中不忿,但为了吸取到四喜的精气,只能先忍下来,她换上笑脸巧言骗得狐妖灵珠,用作了珍珠膏的装饰,获得了甲甲甲戊的评语,唯一的一个戊还是刘母给的,因为刘母一向与刘见的妹妹唱反调,见小姑子高调地称赞用狐妖灵珠作装饰前所未有,她便给了最差的评语。

九妹不知,还以为是四喜又针对她,生气地指责四喜不公。

第4集 九妹用老实痣捉弄刘语 却知四喜真心

九妹知道四喜还是作了弊,再次生气地指责四喜。刘见问九妹怎么会有两个作品,九妹之前帮助的那个女孩出来替九妹澄清,四喜无奈,只能带九妹入内,但他还是故意把九妹带到一处破烂不堪的房子让她住,之后跑去向表哥贺擎天诉苦,因为家人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贺擎天不以为意地说既然大家都认为九妹是普通人,那就是四喜自己出了错。

九妹用法宝制造出一个幻影在房中洗澡,自己跑出来问四喜有何贵干,四喜直接说他要检查她的背,九妹大方将两边的肩背都给四喜看,四喜找不到朱砂痣,沮丧地转头就走,但九妹怎会轻易放他离开,重重地赏了他一个乌眼青。

九妹趁四喜熟睡,穿了夜行衣来四喜房中吸取他的精气,夜犬担心九妹,也早早来到四喜房外窥视。九妹正要下手,梁上却突然掉下一只花蜘蛛,九妹吓得大叫,惊醒了四喜。

九妹无奈,只得打晕四喜,王俊闻声起来,告诉九妹四喜受重击后就会变身发疯,话音未落,四喜果然癫狂症发作,把九妹的一只眼睛也打青了,夜犬及时救走九妹,用法力抹去了九妹眼睛上的淤青,还送了窈窕蜜给她涂抹,九妹不敢多留,和夜犬说了两句便要离开。

夜犬心中牵挂,又再三叮嘱她在四喜身边一定要小心。四喜醒来,想起黑衣人依稀是九妹的声音,刘家人便一起来找九妹,九妹安然无恙地出来与众人相见,刘母见她深夜打水,心有疑虑,刘见的妹妹却九挺九妹脸上并无脂粉遮掩。

九妹带众人进自己房间参观她的“花朵装饰”,大家见她弄了这么多的花朵,必然没有时间分身去偷袭四喜。四喜知道自己错怪九妹,鞠躬道歉,九妹又鞠躬相陪,两人互相谦让。

刘语见九妹房间漂亮,闹着要与她换房间,刘见不愿宠坏女儿,只让九妹有空帮女儿装饰一下房间。次日九妹来到刘语房间,刘语却对她颐指气使,九妹为了四喜的精气,只得再次忍耐下来。

四喜见表弟要把狐妖灵珠磨成粉,急忙说店里生意好就是因为有灵珠在,九妹在外听见四喜和三爷的对话,问四喜为何留下灵珠,四喜说他虽然姓刘,但却不赞成猎杀狐妖,因为狐妖也是生命,何况冤冤相报何时了。

九妹见四喜一番话确是出自真心,发现四喜纨绔弟子的外表下有一颗善良细腻的心。四喜要她出去送货,九妹蹦跳着离开,四喜看着九妹离去的背影,再次想起了小仙女。 九妹送完货,看时间还早,又拿出四喜小时候的画像沿街打听,但依然无人知道画中人是谁。

正不开心时,她看见刘语竟然在街角骗一位“小胖哥哥”的银票,便悄悄在刘语的嘴边贴上了一颗“老实痣”。“老实痣”的功效是贴在人脸上之后,只要那人一说谎,嘴里就会发出恶臭,果然,刘语对着小胖哥哥说了一句她喜欢他,小胖哥哥立即就被她嘴里的恶臭熏跑了。

刘语不知自己为何突然口臭无比,而且嘴上也莫名其妙地长了一颗大痣,吓得急忙请来了大夫,大夫却诊不出她身体有何异样,怀疑她嘴边的痣是中了邪。

九妹回来,故意对着刘语大呼她的痣已经长毛,四喜听见妹妹的惊呼声,赶来看望,却见九妹手背在后面不知捏着什么法术要诀,便将她拉在一边问话。刘母听管家王发说刘见在悦阁客栈,以为刘见约见小三,拉着四喜前去捉奸,九妹听刘母口口声声说要捉狐狸精,为表清白,便冲在刘母前面抢着给客栈的“狐狸精”两个耳光。

刘母却在此时发现“狐狸精”旁边不是刘见,王发赶来说刘见只是在悦阁客栈旁边的茶楼谈生意,刘母自知理亏但遇见刘见还是与他发生了口角,九妹问四喜看见父母吵架为何还笑得出来,四喜解释说父母能吵架就说明身体健康。

回到家,四喜问九妹为何要欺负刘语,九妹说她只是小惩大诫,四喜央求九妹将妹妹脸上的“老实痣”揭下来,九妹说揭是可以揭,但需要有人接替,四喜坦言父母一直很忙,他这个当大哥也没能照顾好妹妹,无论吃什么苦,他也愿意接替妹妹。

九妹见四喜对妹妹也很有爱心,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其实方法也很简单……四喜听九妹说完,开心地拉着她的手跳起了舞,夜犬在树上看见两人似是暗生情愫,气得双眼都发出绿光,忍不住仰天长哮。

四喜回到房中回忆与九妹相处的种种快乐,听到夜犬的狂哮不禁心烦意乱。九妹听到夜犬的叫声,急忙出来相见,夜犬问她精气取得如何,九妹推搪说事情有点困难,夜犬直接问九妹是不是和四喜走得过近,九妹辩解自己只是为了吸他的精气,夜犬知道九妹言不由衷,劝她离四喜远点,免得到时候下不了手,九妹方才心中一凛,黯然离开。

灵千幻对女儿宣布一年一度的狐狸精比赛即将开始,八个狐女都说自己已经准备多时,只等比赛了,灵千幻见女儿们个个争气,高兴地说她要教她们“好心肠除毛术”,狐女们一边开心,一边又说九妹吸取精气明明很容易,却迟迟不归。

四喜一大早来教刘语如何去除恶痣,其实方法就是拔下痣贴在自己脸上,刘语见痣没有了,立即去找“小胖哥哥”,都没有关心亲哥哥一下。九妹进来,告诉四喜,只要对着她的换味清新罐吹气,就可以完全去掉恶痣,让四喜留下“遗愿”,四喜不知情况,许下了天下太平以及人妖和平共处的愿望,九妹听见,又不忍下手了,因为如果吸了四喜的精气,就等于杀了他。

第5集 黑大王想吸四喜精气疗伤

九妹知道四喜是真心不想与狐妖为敌,心软下来,不仅没有吸取四喜的精气,反而替他将“老实痣”摘了下来。 狐家八个姐妹聚在一起练“好心肠除毛术”,但其实每个人都想夺冠。大妹看出众姐妹的心思,便让她们散了,各自许愿去。

六个姐妹把愿望都许给了灵千幻,灵千幻一下子变得异常年轻漂亮,而包括大妹在内的六个姐妹也变美了,只有三妹和四妹存了害人之心,结果害人终害己,四妹许愿让三妹长出了长寿眉,但她自己也中了三妹的愿望长出了福气睫,三妹四妹尝到苦果,总算知错,求母亲把自己变成原来的样子,但灵千幻生气地拒绝了,只让她们好好反省。

黑大王运功多日才将伤势聚在了一处,但要化去其中的淤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他不禁感慨灵千幻功力之强,即使只剩下五成他也不是对手,而妖王令箭是金蟾交托到他手上的,如果金蟾出关看不到令箭,他可无法交待。

天贞明白妖王令箭被夺不仅黑大王难辞其咎,像自己和弟弟这种小角色,估计连命也保不住了。她看布拉泥还在玩闹,生气地把他的玩具毁了。

布拉泥知道自己又撞在了枪口上,急忙告诉黑大王,当时九妹火烧黑尸林,是四喜一泡尿解救了众蚁孙,蚁族的功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显然是因为四喜的尿有奇效,建议黑大王到刘家找四喜的尿喝。

吴邪听布拉泥出言不逊,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黑大王却没有为此生气,反而真的让吴邪去刘家监视四喜,只要见到四喜落单,便来向他汇报。王发让金珠去上“好媳妇训练班”,金珠发愁她没有钱报名,王发却变出一张银票,还说他已经发誓再也不赌,因为他是真心想让金珠有个好归宿,王俊虽然算是他儿子,但毕竟是个妖精,不能成家立室。

金珠听父亲说完,感动地流下眼泪,答应父亲她一定会好好争气。刘见夫妇要出远门送货,托王发看好雪妍堂,又托王俊好好照顾四喜。

刘见称赞王俊虽是乌龟精,但有王发细心教导,也很是知书达礼,总之有他们父子在,他才能安心出门。王发见老爷夸赞自己,特意提起金珠,说等她从“好媳妇训练班”回来,就比王俊更能照顾好四喜了。

刘见与王发说了一会儿话,发现四喜还没来送自己,有点不高兴,四喜及时出来与父母亲告别,九妹也跟了出来,表现得十分温顺乖巧。刘见的妹妹临时决定跟随哥哥一起出门,但来不及和儿子贺擎天说了,便让四喜去私塾通知贺擎天一声,四喜点头答应,随后领着王发、王俊和九妹回到刘家,宛如真正的一家之主。

吴邪见刘家只剩四喜一个人,匆匆回黑尸林复命。布拉泥听到吴邪一声“报”字,稀里糊涂地抱住了天贞,等看清天贞的脸才大惊失色地告罪,因为他不该抱大王的女人。

天贞故意说自己没有福气做黑大王的女人,黑大王听了,不禁眉天眼笑,问吴邪打探到了什么消息,吴邪如实相告,又适时地提醒黑大王刘家这种情况也可能是在唱空城计。

天贞知道黑大王一旦吸了四喜的精气,必将功力大增,到时候他除了灵千幻,就成了真正的妖王,便妖媚地提前祝贺黑大王,黑大王被她所迷,答应吸取四喜精气时分她一半。金珠要上培训班就得离开刘家一段时间,但她临走时毕竟放心不下四喜,一边为四喜煮了一堆食物,一边又将四喜穿着嫌小的棉袄改大了送到他的房间,看见房间很乱,又顺手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她收拾时见到一块铁板,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便拿了出来。四喜回来,告诉金珠铁板是他用来挡父亲的拳头的,金珠又匆匆交待一番,王俊却突然进来撞了她一下,把上次四喜帮她包扎的小白兔撞掉在地上,她大感羞涩,连忙跑开。

四喜和王俊看到“小白兔”,都吃惊如此小的心意,金珠竟然一直留着,还带在身边。

王俊问四喜对金珠有没有想法,四喜当然说不,问王俊怎么突然关心起他和金珠来,王俊告诉四喜,金珠前世便是因他而死,如果这辈子他们还有牵扯,难保金珠会不会又因为他而遭受不测。四喜听王俊说完,故意问他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干脆告诉他未来会发生的事好了,王俊知道天机不可泄漏,紧张之下也顾不上再问四喜什么了。

四喜到私塾找贺擎天,问他还记不记得十年前仙女湖边的小狐妖,想让他去认一认,九妹是不是那只小狐妖,贺擎天无心和他玩闹,反问他不是已经证明过九妹是人了吗。

黑大王带着天贞、吴邪和布拉泥来到刘家,天贞对王发谎称四喜曾对他们有恩,他们是来报恩的。王发便带着他们去见四喜,夜犬在外看得清楚,诧异黑大王来找四喜干什么。

四喜见到黑大王一行人,奇怪自己并不认识他们,黑大王便自报家门,说他乃黑蚁大王,他的黑尸林曾为四喜一泡尿所救,四喜记了起来,便放下戒心,请黑大王入坐喝茶。九妹远远地看到黑大王,担心四喜毫不防备,用手绢遮着脸将四喜拉到一边,说黑大王此来,一定是想吸他的精气疗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