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丽娜在大秧歌扮演谁 专访丨岳丽娜:我也曾是被人挑选的女演员

2019-01-26 - 岳丽娜

在过去这从艺的25年里,岳丽娜大多数时间,都是以郭靖宇导演的太太和郭导传奇剧里的女性角色面貌出现,她很少有机会站在绝对的镜头中心。只一次,便尝试了话题蜂拥而来,几乎无招架之力的滋味。

岳丽娜在大秧歌扮演谁

是《娘道》把岳丽娜推向了千万人目光之中,这部几乎是今年最长的黄金档卫视剧,以平均1.54%的收视率成为了年度第二,与第一名也仅有不到0.02%的收视差距。

但像很多网友知道的那样,它在网络上似乎引起了“现象级”讨论,各方争相“批判”。

岳丽娜在大秧歌扮演谁

究竟是网友思维变得太快,还是郭靖宇一身凛然大义呵斥卫视收视造假并树敌太多所注定的结局?

总之,习惯了挺身做丈夫坚强后盾的岳丽娜,还是一开始没想这么多。

直到《娘道》开播,第一集进行到6分钟,网络差评就忽地涌来,她一下懵了,着急地想“你们为什么这么快下定论,剧情还没有开始,请你们往后看呀”……

但网友哪里是这么好沟通的?倒是走在路上,常有一脸和煦的路人喊着“你是柳瑛娘啊”,她就会停下来打个招呼,聊上两句。

到如今,柳瑛娘的故事完结了半个月,时不时还会被网络鞭尸挞伐。而岳丽娜已经走回了自己的生活,并且持续前行。

不管是柳瑛娘的故事,还是岳丽娜其人,大家急着下定论之前,还是再看看清楚得好。

被“反水”的传奇剧

几年前卫视送过一个“传奇剧王”的牌匾给郭靖宇,郭靖宇看着乐了,岳丽娜也跟着自豪,现在说起《娘道》也是一样。

“导演的戏,每集都有两到三个重点,拖着你往前走,一切到了结局就会解开,很畅快。”

岳丽娜似乎是习惯管丈夫叫“导演”了,她对丈夫的作风也是非常熟知,“他的戏剧结构其实很容易被掌握,这么多年来也是这一套,又是一拨人来做,大家都爱看,我觉得这就是看出实力了。”

谁能想到这么苦情的女性大戏,后半程又要进入对抗日本侵略者的节奏呢?从《铁梨花》《红娘子》《打狗棍》至今,热衷“打鬼子”又不被吐槽“抗日神剧”的,怕只有这传奇剧王了。

观众看了这么久郭靖宇的传奇剧,硬是被网友这一次的“反水”给惊着了。

“我决定做一件事,就会认认真真全身心投入把它做好,肯定也会希望结局能好,自己被认可。这一次真的让我慌了。”

从小被家里人和丈夫的宠爱包围了四十多年,从未受过这么强烈的关注与打击,更是何曾受过这等委屈?很多差评已经到了近乎人身攻击的地步,岳丽娜实在想不明白原因,觉得应该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挫折。

她的思维是,当这些所谓不好的事情出现在面前,第一时间会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去好好解释人物的经历,行为的原因。

把柳瑛娘设定为河姑的身份,是要体现她对于隆继宗知恩图报的精神,这是需要故事推进去体会的,“前十几集好像是有些慢,哎呀,是不是这样说故事的戏剧结构有问题,表达的不够清楚?”

采访中途,岳丽娜说着说着就猛地一个激灵,一拍手反问起了自己,“之前有个笑中带泪表情,被网友吐槽不知道是笑是哭,很难看,”接着呢喃了起来,“我下次再演这种表情可得注意了,怎么样再自然一些,好看一些。”

可哪里有这许多网友能和她真正提意见、说道理?被攻击久了,实在也反省不出啥,只能怀疑起了人生,“难道我这么多年的人生观都需要重新调整了吗?”

“《娘道》翻篇,我清零”

“我甚至有一刻觉得已经没有力气去还击了,那我不吱声还不行吗?不行,还是不放过你。”

一声短叹,叹掉了一些藏在回忆里受过打击的委屈,然后又学着郭靖宇的样子说,“导演就跟我说,你别理会,这些都是冲我来的,你权当他们是在骂我。我说那可不行,咱俩是一回事,对吧?”

说到“咱俩是一回事”,岳丽娜轻笑,这口狗粮是苦中回甘的味道,北漂20多年,夫妻患难已经够多,这肯定不是最坏的。既然不是最坏的,自己也不是一个人战斗,那就把有的没的都抛开。

抛开一个礼拜,除了宣传需要登陆微博,岳丽娜就采用“不看不听不想”的策略。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些说自己好的坏的,实际上和自己也没太大关系,生活里该陪孩子的该工作的,一切如常。

所以她在微博上说,《娘道》已经翻篇了。这部戏她该总结该反省的,已经想清楚,除了柳瑛娘让她现在上街需要戴口罩了之外,只想把精力集中在当下要做的事情上。

“我更愿意把自己清零,从现在开始集中精力演好《小娘惹》里的坏人。”

刚刚因为《最美的青春》在美国获得了“金牌出品人奖”,接下来岳丽娜的主要工作精力会在郭靖宇手上“在南洋三部曲”的第一部《小娘惹》里的坏人。

“如果我在表演方面被大家认可,每一部戏都进步一些,能让大家说,哇,你看她演这两个角色完全判若两人,那我就会非常有成就感了。”

“网友有观点,而我有信念”

有人觉得《娘道》就是太过玛丽苏,大家都很爱柳瑛娘的样子。但生活里,爱自己的人比恨自己的人多,应该也有不少例子,刚刚经历“初次打击”的岳丽娜可能就是“独得宠爱”的最佳写照。

家中排行老幺的岳丽娜,从小被大自己十多岁的哥哥姐姐们恨不得当自己孩子对待,按她本人形容,就是“要什么有什么,非常任性、我行我素长大的”。

通常这样的孩子,出了社会多半是要碰钉子,结果她开了个比玛丽苏偶像剧女主角更大的挂,读书时就遇上了郭靖宇。

这位她印象中学校里的承德本地人,对班上所有人都很照顾,对自己格外地……洗衣做饭打水,就连缝被子这等“女红”都一并包揽,贤良淑德世人皆叹,再用一句“你太像我妹妹了”,这样的“撩·妹”绝杀让岳丽娜放松了警惕。

没有电视剧里大猪蹄子们“撩到就撒手”的气人剧情,家里都是男孩的郭靖宇妈妈,看见了岳丽娜更是抱着喜欢,从两人刚过20岁就开始催婚,催婚不成直接收作干女儿,据说是真的把家里一部分留给孩子们的积蓄分了五份,其中一份就是留给“闺女儿”岳丽娜。

可能郭家的“爱女心切”是一脉相承,郭靖宇现在对女儿郭信如的宠爱,也是被形容成“无条件无底线”的,言谈刻画出的,犹如《娘道》中对三个女儿爱不释手的隆继宗。应该就是郭靖宇自己的真实写照吧?所以夫妇二人至今也不明白这部剧被认定重男轻女是为何。

岳丽娜的世界里没有过所谓的重男轻女,没有过所谓的兄弟姐妹不和,甚至不存在任何一种家人之间记仇的怨怼。父亲住院,家里四个孩子争相照看,每天在微信群里分享父亲病情转好的记录,点滴在心。

所以当自己第三个孩子到来的时候,除了缘分之外,也是希望自己家庭里其乐融融的气氛可以在自己的孩子之中也慢慢形成。

“我不反对独立生存,但更期待一家人的团结合作。我经历过的那些良善美丽,想让我的孩子也能如此。懂得与人相处,遇到事情有人能商量,能互相帮助,多好?”

她始终认为,网友当然也会各有烦恼,遇到了世间不平事,会灰心会丧气,要发泄。可是自己的信念,一定是去把上天赐予自己的美好善良传递下去。

女子力

岳丽娜嫁给郭靖宇的时候才25岁,问她这么早结婚,不怕影响自己未来的演员路吗?她说那会儿是发现同届的同学都结婚的,反正也恋爱这么多年,就也随了大流,哪儿会想这么多。

她觉得能够像父母那样,从几近裸婚,到共同努力工作打拼,然后有一个优越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成为明星过着与众不同的生活,是从未有过的念头,演员是自己喜好的兴趣和工作,生活还是要过得普通简单。

这当然不是网友键盘下推崇的“独立女性精神”,但又有谁规定独立女性一定都要活成某一种样子呢?

大概她能够想到的独立女性,就是自己一位单亲母亲的朋友,靠着个人努力,硬是在北京左右逢迎,把事业做得很大。这位女性朋友身上的韧劲儿,岳丽娜想,自己是绝对没法儿做到的。

“除了这次《娘道》的评价,我最大的瓶颈大概就是我和导演初到北京,谁也不认识,谁也帮不了我们的时候吧,那个时候真的很恐慌。”和很多人心目中要的独立女性故事不同,岳丽娜从一开始就有了郭靖宇,在网友们看来,已经“独”不起来。

在连生计都没法儿维持的时候,她看清的是自己真的无能为力,想去剧组参演,别人不用她,甚至反问,“为什么要用你?用了你会带来什么好处?要不然晚上再谈谈?”这些都是真切的经历。

被挑选真的太难受了。

一气之下就去中戏学了戏文,毕竟自己还喜欢这行,那拍戏没人找,就用笔写,笔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她想,“我就做我能控制得了的事儿。”

十几二十年前那些个白水煮面的苦日子过去了,现在也没法儿松懈。

“公司越来越好,管理方面总得懂一些,经济方面怎么也得至少能看懂会计报表啥的,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抽着空去北大读EMBA,可是一想到现在还有机会学新的东西,也挺兴奋,暗暗庆幸着,一切都按着自己从小的愿望在往前走,梦想好像并没有那么远。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女人在努力着。有的女人受过伤,然后伪装坚强;有的女人沉迷坚强,接着蒸蒸日上;也有的女人就是在看似暖阳幸福中,也和自己较着劲儿,外柔内刚。

“当我接受了新戏的挑战,就会全身心去工作。当我下了戏,就把所有的中心全放在家里。”不会混淆配比是她的原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