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宏的腹肌 刘志宏 | 落帆回归叹渭水

2018-12-01 - 刘志宏

在我的梦中,那真是一种与大自然的和谐与默契,真正做到了行动和思想上的一致,让灵魂在渭河水的滋润里达成了最终的放纵。“漫漫一川横渭水,太阳初出五陵高。”在我的心中,人与自然的和谐,才是地球最美的花朵。

刘志宏的腹肌

“细水涓涓似泪流,日西惆怅小桥头”。但不知从何时起,渭河瘦成了一线浅浅的溪流,船已成为了历史的过客,野鸭子也找不倒耐以生存的栖息地,野花和芦苇已被稀稀拉拉的荒草所替代,而以塑料袋为主力阵容的垃圾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渭河的滩头。

刘志宏的腹肌

我童年的梦已被搁浅在沙滩上,承受着一种嘲讽和奚落。这是素有“渭水秋声”之美誉,为古秦州八景之一的渭河吗?这是位居“三皇之首”、“百王之先”的人文始祖伏羲曾创造过辉煌的秦州吗?这是大禹率领民众在此劈山导流,使得渭河水安然东去的故乡吗?看着拖着病体爬行在故乡大地上的渭河,一行泪水悄然渗出许多人的眼眶。

刘志宏的腹肌

我知道,那是真情呼唤的泪水,怀念一弯小船航行在流淌的浪花中,怀念黄昏在渭河边结伴而行的情趣,怀念两岸百姓共同养育日子滋润炊烟的时光,怀念南北朝诗人庾信笔下渭河“树似新亭岸,沙如龙尾湾。犹言吟溟浦,应有落帆归”的幽静与美丽……

天河注水的神化已不复存在!傍河而居的人们再也无法利用渭河来灌溉庄稼,洗浴日子了,许多老人的烟锅上滋滋咂吧出来的渭水波涛只是遥远的传说。或许,没有人能够准确地说出渭河渐渐枯干的缘由,但人们对渭河南北两山上林木过度的砍伐、对耕地过度的开垦、对大自然过度的利用,最终造成恶性循环,使生态链无以为继,致使今天的孩子们再也不能到渭河水里尽情畅游,更寻不倒姜太公垂钓渭水的悠闲自在了。

是的,失去野鸭子自由嬉戏的一条河水,那是有良知的故乡人一生的疼痛。

虽然,当地政府用人工造了一条清清的注水河,但和大自然无私的赐予,天然的美景相比,那只是一种虚幻的海市蜃楼,叫人心中滋生一片难言的遗憾。今天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寻觅“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的诗情画意呢。

何时,咆哮的渭河才能再次萦绕在我的耳畔?让伏羲的魂魄以及他的子孙们在无声的船歌里,重温昔日渭河辉煌的梦和灿烂的向往,用美丽的浪花雕塑“ 一水护田将绿绕, 两山排闼送青来”的农耕文明的形象。注视着渭河水的涓涓细流,我仍然相信造福故乡的渭河,涛声依旧是它永远的真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