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信玄战役 三方原德川家康亮剑武田信玄 最后却失禁溃逃!

2019-06-24 - 武田信玄

元龟三年晚秋的一个吉日,共计两万七千大军从甲府出发,德川家在远州的城池被接连攻陷,每陷落一座城池,传言都会满天乱飞,身在岐阜的信长判断:家康是打不赢的。当然,即使是信长亲自率领主力部队前往东海与信玄决战,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武田信玄战役

况且,信长麾下的部队分散在摄津、山城、近江和伊势的各个战线,这些战线的形势都十分危急,因此,东进与信玄决战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信长思量着,也只好牺牲家康了,家康是信长最长的,而且是唯一的盟友。

武田信玄战役

德川家康对信长可谓是忠心耿耿,长期以来为他出生入死,这次与信玄的战争也不例外。家康如有异心叛投信玄,大可以担任武田部队的先锋攻打信长,如果他当了先锋,武田部队定能挥师进京,信玄也能够一统天下。然而,这个即将年满三十岁的、长着宽下颚一脸稳重的男子,在战国时期发挥了罕见的忠义精神。

武田信玄战役

他坚守与信长的盟约,与信玄决战,不惜自取灭亡。他的诚信甚至让人无法相信,年轻时如此忠义,到了晚年,虽说世人批评他判若两人,丰臣家的诸侯们在秀吉死后,却深信——德川大人重情重义,从未曾背信弃义,我们投靠德川大人,一定会功德无量的。

武田信玄战役

众人拥护他在关原大破丰臣的政府军,并推举他为天下之主,家康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应该可以说就是这一时期形成的。

信长却另有打算,他在派出织田家的三千名援军时,把大将平手汎秀、佐久间信盛和泷川一益悄悄唤来,吩咐道:“你们保持观望就行,不许出手。”信长觉得,就算是出兵援助,反正迟早都是输,就没必要再让士兵们白白送死了。派出的三千援兵,不过是面子上做给家康看而已。

武田信玄长驱直入家康的版图,攻陷了家康最重要的城池之一二俣城,接下来信玄并没有派兵攻打家康所在的滨松城,而是取道滨松朝北二十公里处的道路行军西上。信玄的目标在于京城,途中与家康的交战,对信玄来说只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家康在滨松城召开了军事会议,信长派来援助的三名大将也在其中,包括这三人在内,家康手下的诸将们一致主张:“不战。”如果在滨松城里按兵不动的话,那群急着赶路的怪兽们一定会忽略此地。要是打仗的话哪怕有万分之一打赢的希望也可以一试,然而,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眼下,除了忍气吞声别无他法,这时,意外的情况出现了,会议上有个人坚决主张开战。

他就是家康,德川家和织田家的将领们面面相觑,凡事深思熟虑、考虑周到的家康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实际上,家康在这一过于残酷的命运面前,的确失去了冷静。他的言辞显然不是出于战术上的理论:“现在敌人正经过我们的国土,不管武田再怎么处于优势,我等只是袖手旁观,任其蹂躏的话,将为天下人所耻笑,无法再立足于人世。

”而是感情用事。不过,仔细想想的话,也不仅仅是感情论。家康不惜拼上一死也要抵抗到底,是因为他考虑到自己今后的声望。一旦有了英雄的美誉,今后无论是政治还是打仗都对自己有利,被贬低为胆小鬼的话,就算再足智多谋也会被人看不起,甚至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

众人却一致反对,家康却固执己见,众人也都无奈,翌日清晨开战的事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家康的部队共一万人,是信玄大军的三分之一。

到了三方原,家康在这里等着武田军,等了一会儿,武田军来了。信玄早就仔细观察过这里的地形,把行军队伍编成了战斗队形。时间是下午四点,信玄首先派出了自己独创的称作“水股队”的特殊步兵队。这支队伍大概由三百人组成,擅长扔石头,他们冲在大军前面不停地扔掷石头,让对方甚至无法抬头迎击。

他们退下后,武田军队数个密集的师团一齐敲锣打鼓,阵脚整齐得犹如海啸来袭,步步紧逼上来。德川军队表现得不堪一击,织田派来援助的部队虽竭力抵抗却节节惨败,大将平手汎秀也战死沙场。

德川军队拼死抵抗,三百名将士横尸荒野,家康在乱军中只身一骑逃回了滨松城,中途屡次受到武田部队的追击,他一心只顾逃命,由于过度紧张和恐惧,就连大便拉在了马鞍上也浑然不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