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鑫培的后代 谭鑫培后人谈家风:把好的传统捡回来

2018-11-13 - 谭鑫培

谭家是京剧梨园世家,在北京已住了160多年,这160多年里,我们都住在同一個大宅子里。很多人问我,谭家是如何做到将京剧传承七代人而不衰的。“百善孝为先,忠厚传家久”,我想了很久,觉得答案应该就是这句话。

谭鑫培的后代

我的高祖谭鑫培曾在内廷供奉,行为处事深受宫廷礼教影响,我的曾祖母又是旗人,因而我们的家庭教育方式不但传统,还带有满族人的特点,规矩很多,礼教很严。在我小时候,家中依然保留了每天早上向长辈请安的规矩。男性晚辈单腿请安,女性晚辈则双腿蹲安,从我曾祖父屋开始,到我祖父屋,再到我父亲屋。

谭鑫培的后代

饭桌礼仪也十分讲究。长辈不动筷,晚辈就不能动。不能剩饭,不能掉饭,不能吧唧嘴,不能露齿。晚辈吃完想离席,则须挨个跟长辈请示:“爷爷,偏您饭;爸爸,偏您饭……”这才能走人。我们家的女眷,包括老妈子、保姆、奶妈,每天早上都得擦胭脂抹粉,不能清水儿脸,这是一种家庭礼仪。

谭鑫培的后代

有的规矩现在看来可能有些古板,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从小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如今也言传身教,将一些好的传统传承下去。“孝”在我们的家风家教里可以说占了首位。现在我们六个兄弟姐妹各自都有了家庭,无法像过去一样住在同一个大宅子里。

但是每到周六晚上,所有兄弟姐妹还是会从北京城的各个角落赶去父亲家吃饭,这已经成了一种习俗,成了我们谭家“法定”的家庭聚会。平常的日子,我们兄弟几个就轮流去陪我父亲。如今我也快65岁了,我总开玩笑地说,一个65岁的老头要去看一个85岁的老头啦!买一碗卤煮,带一些酒菜,陪他聊聊天,就这么简单。

能天天陪着老人是一种孝,而什么是真正的大孝?我认为,我们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不让老人操心,这也是一种孝;能在本职工作上做出成绩,让老人欣慰了,更是一种大孝。祖父在我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就教导我“不要手心朝上,要手心朝下”,意思是不要索取,要多给予。

后来我查资料时发现,当年我的高祖谭鑫培70%的收入用于慈善事业;我的曾祖父、祖父,在抗美援朝时期参加义演、捐飞机大炮;长江发大水时,我们祖孙三代参加义演、捐款……现在我的儿子谭正岩也非常热衷于慈善事业,给太阳村的小孩做善事、义演。

我们家族持之以恒、力所能及地在做一些慈善工作。这些优良传统对我们来说是一笔真正的财富,而这些家训即使过去几十年、几百年,仍然历久弥新,因为通过几代人的言传身教,它们早已深深扎根在我们心里,融汇在我们家族的血脉里了。

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其实早已融入到了家风家教中,它既密切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提高了民族的素质,促进了家庭的和睦。在今天,我相信还有很多家庭依然跟我们谭家一样,保留了很多传统美德。现在社会多元化了,外来的干扰多了,我们民族不小心丢掉了一些优良的传统。现在,我们就要把这些丢失的好传统捡回来。

相关阅读
  • 定军山谭鑫培 谭鑫培、杨小楼为何能成京剧一代宗师

    定军山谭鑫培 谭鑫培、杨小楼为何能成京剧一代宗师

    2018-11-13

    晚清以来兴起的皮黄(京剧)在扮演人物、塑造人物性格和舞台形象方面,比昆曲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拟简单介绍梅兰芳之外谭鑫培与杨小楼如何演人物。谭鑫培活跃在清末民初的北京剧坛,有可能受到西方戏剧的影响,特别是他的晚年。

  • 谭鑫培七张半 历史上的今天 | 纪念谭鑫培先生星殒百年

    谭鑫培七张半 历史上的今天 | 纪念谭鑫培先生星殒百年

    2018-11-13

    今年是伶界大王谭鑫培(1847年1917年)诞辰170周年,亦是他去世100周年。100年前,70周岁的谭鑫培被迫扶病参加当局欢迎广西督军陆荣廷的堂会,演出了生平最后一出《洪洋洞》,于5月10日病逝。

  • 谭鑫培为何死在门头沟 谭鑫培墓 伶界之王为何葬在门头沟

    谭鑫培为何死在门头沟 谭鑫培墓 伶界之王为何葬在门头沟

    2018-11-13

    谭鑫培生于清道光二十七年三月初九(1847年4月23日),祖籍湖北省武汉江夏县大东门外田家湾,原名金福,字鑫培,号望重,曾艺名小叫天,堂号“英秀”。谭氏每逢外出均乘坐马车,现在谭家门外东墙上仍存有当年用的拴马环。

  • 谭鑫培和梅兰芳 梅兰芳之后谭鑫培再成“体系” 成京剧名家流派

    谭鑫培和梅兰芳 梅兰芳之后谭鑫培再成“体系” 成京剧名家流派

    2018-11-13

    上世纪中叶,著名导演黄佐临提出世界上有三大戏剧体系,将以写意、程式为风格的“梅兰芳体系”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布莱希特体系列为同等高度的戏剧表演体系。日前举行的“谭鑫培和中国京剧艺术”研讨会上,与会的京剧研究者首次提出了“谭鑫培体系”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