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尔丰白头巾 赵尔丰 白发川督 断头蜀中

2018-11-18 - 赵尔丰

字季和,祖籍襄平(今辽宁省辽阳市),清末正蓝旗人。1884年任山西静乐知县,1888年调水济县令。1903年随四川总督锡良入川,官封永宁道,镇压会党起义。1905年,任建昌道,率兵入西康平定土司叛乱。次年加侍郎衔,任督办川滇边务大臣,实行改土归流。

赵尔丰白头巾

1908年任驻藏大臣,率兵入藏,屡败叛军,阻止了英国北进阴谋。1911年4月调任四川总督,镇压保路运动。武昌起义后,被清廷撤职,被迫让政权于大汉四川军政府,后为都督尹昌衡所杀。

清初,亲历过张献忠之乱的川籍文人欧阳直写了本回忆录《蜀警录》。书中有一句名言广为流传,并在两百多年后的清末,不幸成谶:天下未乱蜀先乱。

赵尔丰白头巾

蜀地之乱

辛亥年间,蜀地大乱。这场乱,就是被孙中山赞誉“推动了武昌起义”的保路运动。

1910年,一度被排挤的盛宣怀升任邮传部尚书,负责铁路事宜,他痛感商办铁路效率低下贪腐严重,次年推出“铁路国有”政策,要将民间资本投资的铁路赎回,借外债修建。

赵尔丰白头巾

经营通行四川境内铁路的川汉铁路公司,就是以吸纳民间资本的“商办”模式组建的,大股东们是四川士绅,他们又在朝廷允许下,获得了向铁路沿线居民征派捐税之权,于是,很多四川农商小户也成了川汉铁路的“股东”。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公司资金被挪用贪渎,截至1911年,亏空已达300余万两。

赵尔丰白头巾

“铁路国有”政策一石激起千层浪,川汉铁路公司的相关利益者们群起反对。抗议愈演愈烈,6月17日四川各界成立“保路同志会”,每日组织集会抵制“国有化”,加上革命党和哥老会等各方势力推波助澜,一时蜀中鼎沸。

对于四川的乱局,当时的最高地方长官王人文采取听任态度,因为他的头衔仅是“护理四川总督”,他也正等着正主儿接手烂摊,为自己解套。

这个正主儿,就是刚在这一年被任命为四川总督的赵尔丰。

临危受命

赵尔丰出身辽东官宦世家,仕途起于山西。1900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西逃,赵尔丰受命在山西边境阻击联军,表现出色,崭露头角。1905年西藏发生杀害清朝驻藏大臣的“巴塘事件”,赵尔丰提兵进藏,击败叛军,并阻止了英国势力对西藏的觊觎。赵尔丰生性严峻,在平叛时屡施辣手,得了个“赵屠户”的诨号。

此后他任“川滇边务大臣”,经略四川、云南与西藏交界地区,推行“改土归流”,即废除当地世袭土司,改用中央委派的官吏管理,“所收边地(指改土归流),东西三千余里,南北四千余里,设治者三十余区,而西康建省之规模粗具。”这功绩几堪与同治年间左宗棠收复新疆相辉映。

赵尔丰之兄赵尔巽也是晚清名臣,曾任四川总督,在1911年调任东三省总督之际,“内举不避亲”,推荐胞弟尔丰继任,并获准,这也使早就属意该职的王人文心灰意懒,不愿为推行中央决意而得罪川人。

这一年赵尔丰已66岁,本来,离开雪域高原到天府之国做总督,算是个美差,但时局不容他存养老之念,朝廷想借重他“屠户”的积威,弹压保路同志会,因此运动兴起后,不断发电敦促他速离川滇边,赴任成都。

子弹出膛

这年8月,赵尔丰到任,5日,他出席了川汉公司股东大会,表态愿助川人争取铁路权益,同时呼吁保路派控制事态,不要使其上升为政治事件。不想,与会股东们虽对他口头领情,但对他的要求大加批驳,毫不妥协。赵尔丰已觉察到事态的棘手。

果然,赵尔丰虽然向朝廷陈情,呼吁考虑四川的实际情况,稳健处理,但情势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加剧。8月25日起,在同志会等势力策动下成都商人罢市,后又发展到罢课罢工。另一方面,中央政府的端方、盛宣怀等强硬派也很不满赵的立场,传旨申斥他纵容乱民。老赵真如风箱老鼠两头受气。

局势终于在9月恶化到不可收拾,同志会感觉罢市罢工还不足以对朝廷施压,于是发动抗税抗捐。这样一来事情性质真的起了变化,赵尔丰也不能不有所反应,既然自己的斡旋不能让任何一方软化立场,那为了稳定局面,赵屠户只有拿出赖以成名的雷霆手段。

9月7日,赵尔丰将保路运动的骨干分子蒲殿俊、罗纶等十余人邀来总督署,随即扣押。此时同志会会众遍布成都,众人闻知领袖被羁,立刻赶到总督署要求放人,当日就聚集了数千之众。

军民对峙,群情激愤,保路运动以来的积怨一时爆发,民众开始冲击总督署。尽管此时赵尔丰已来到堂上,答应与民众代表对话,可民众不予理睬,只想径直闯入,赵的卫队三度鸣枪示警,民众置若罔闻。总督署的几道防线都被冲破,眼看山呼海啸的民众就要扑到面前,既惊且怒的赵屠户咬牙下令:

“开枪!”

扳机扣动,子弹飞出。目标近在咫尺,子弹来不及“飞一会”,就射入了目标的身体。中弹者惨呼倒地,人群惊声四起,刚才“民不畏死”的示威者,夺路而逃,自相践踏。

这起事件后来被称为“成都血案”,当时在场的官员周善培称有7人在事件中死亡,而保路派的宣传材料上称死者多达三十余人。

断头将军

成都血案是赵尔丰的一大败笔,当时四川乃至中国各地的革命力量早已暗流涌动,他的弹压非但不足以威慑,反而激化局势,同志会及哥老会、革命党迅速组织了数十万四川民众,向成都进军。

对他来说尤为可悲的是,在他终于贯彻了朝廷的强硬政策,激化事态之后,朝廷反而归罪于他,准备将他从川督职上撤下,代之以在四川有一定群众基础的宿将岑春煊,同时从邻近各省调兵入川,以备不测。湖北方面也派军西进,结果他们出发后不久,防守空虚的武昌就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

随后,各省独立,清廷大势已去,四川的乱局还要由赵尔丰收拾。10月29日起,赵尔丰陆续释放在押的保路运动领袖,直至11月14日,释放“首犯”蒲殿俊、罗纶等。11月22日他签署《四川独立条约》,交割军政之权。

交权后不久,成都发生兵变,乱兵抢掠府库。赵尔丰出面呼吁,帮助平息了兵变,但这也让新政权看出他在军中仍有余威,深怀忌惮。时任军政部长的少壮派军官尹昌衡决意除掉赵尔丰。

此时赵尔丰还有一支3000人的卫队,尹昌衡用手段骗得这支部队的指挥权,并将其支开,然后于12月21日晚上发动突袭,擒获了赵尔丰。

次日的公审大会上,围观群众一片喊杀声中,赵尔丰人头落地。

三国时的巴蜀老将严颜,被俘后说了一句“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被文天祥写进《正气歌》名垂后世,然而他并没真的断头。赵尔丰这位白发将军,倒是真的将头断在了四川,可惜身后之名,就差得多了。长期以来因为成都血案的污点,他被树立为“镇压人民刽子手”的反面形象。

正如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革命心理学》中的总结,在革命运动中,“人民”作为一个抽象概念,是永远不会犯错的。所以,就只能是站在他们对面的人错了。

相关阅读
  • 赵尔丰家族 赵尔丰:致命的转身

    赵尔丰家族 赵尔丰:致命的转身

    2018-11-18

    同时,由民间集资、独立筑路的呼声,从一开始便沸反盈天。1903年7月,四川总督锡良上奏清廷,请求“自设川汉铁路公司,以辟利源而保主权”,第一条拒绝外资的铁路就此发端。次年1月,公司正式成立,初为官办,后来纯粹商办。

  • 赵尔丰与镇筸军 理塘至巴塘 / 赵尔丰与西康建省

    赵尔丰与镇筸军 理塘至巴塘 / 赵尔丰与西康建省

    2018-11-18

    4月13日周三理塘168公里至巴塘,晴间多云,016摄氏度,加油180元,每升7.89元。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行路一虚一实,二者兼顾,既可相互补足,又能交叉印证,有助于增长实学。我为西部考察计。

  • 赵尔丰家族 赵尔丰:致命的转身

    赵尔丰家族 赵尔丰:致命的转身

    2018-11-18

    同时,由民间集资、独立筑路的呼声,从一开始便沸反盈天。1903年7月,四川总督锡良上奏清廷,请求“自设川汉铁路公司,以辟利源而保主权”,第一条拒绝外资的铁路就此发端。次年1月,公司正式成立,初为官办,后来纯粹商办。

  • 《赵尔丰轶事》 曾经同情保路运动的赵尔丰为何制造“成都血案”

    《赵尔丰轶事》 曾经同情保路运动的赵尔丰为何制造“成都血案”

    2018-11-18

    核心提示赵尔丰在受到端方弹劾和朝廷训斥后,立场很快就转变了,不再坚持弹劾盛宣怀,不再坚持请求朝廷将铁路国有化方案提交资政院讨论,而是改为坚定支持朝廷的稳定措施,主张强势镇压平息骚乱,恢复秩序。本文摘自《1911年中国大革命》作者马勇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四川省内因朝廷铁路国有化改革而引发的混乱局面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