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马艳云:有了你 我什么都不缺

2020-03-25 - 有了你

印象中你有一双黑色圆头高跟皮鞋,款式比较简单大方,平时你都不舍得穿,只有走亲戚或吃喜酒时客串一下,然后擦过鞋油再收起来。我喜欢高跟鞋由低到高细细窄窄的曲线美,也喜欢它落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节奏感,更喜欢看你穿上它高挑时髦笑语盈盈的模样。

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

于是,趁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偷偷臭美一下,蹑手蹑脚地在镜子面前走上两步,心里暗自窃喜。你从来不吝啬我的衣食,尽管那还是个不算富裕的年代。每逢开学前夕,你都会带我去百货商店,选上几段心仪的面料,请裁缝师傅做几套款式新颖的衣服裤子,等再大点你就直接带我去百货公司购买现成的童装,我不喜欢的衣服你也不会勉强,总是耐心的给予意见让我自己选择。

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

你时常对我说:“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只要你好好的,妈妈都会尽量满足。

”在你看来,女孩子得体的穿着跟懂文明讲礼貌是一样的重要,这里面仿佛蕴藏着许多的学问,我不懂,只是觉得妈妈的话听着特别舒服。你普通平凡的举措,启蒙着我对美的认识,自然而然的默化着我的成长,也为我成年后许多的观念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

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感动,甚至连声谢谢都不知道说,只是有股莫名的冲动想快快长大,长大后我也能这般的对待你们。我年幼,你正当年,也正是爱美的季节,爸爸让你不要忽略自己,可你总是埋藏自己真实的想法,下一次再买,下一次再买,成了你始终不变的推辞。

小学阶段,我食欲特别不好,吃饭就像完成任务,面黄肌瘦,单薄的身躯让你们特别不安。于是,县防疫站成了我经常光顾的一个医疗场所,抽血化验一系列检查下来啥疾病也没有。

为了给我增强体质你用心良苦,在保证合理营养的前提下,尽然托人买一种叫胎盘的补品,不知者不畏,你精心烹饪后让我连汤带水一并吃下。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切是多么的享受。不听话的胃口在青春期得到了改善,你终于喜笑颜开。

初三时,我的物化成绩不太理想,妈妈和爸爸爱慕能助。九十年代中期课外辅导班还没有兴起,我犯难、畏难的神态让你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你和爸爸稳定我情绪的同时也在想办法,你灵机一动想到了邻居阿姨家的大学生儿媳妇,就请她定期来辅导我,并鼓励我有不懂的题目就大胆地提问。

妈妈,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太爱你了。那个阶段,没有什么能比得了我可以轻松学习更幸福的事情了,你明智的举动仿佛是一剂良药,拯救了我难以启齿的苦恼。

过程是艰辛了点,但收效不是甚微的。那次模考后的家长会上老师还特地表扬了我,名次由原来的中下游跻身到全班十二名,这显著的进步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心里很雀跃,原来我还没有笨到无可救药。成绩和名次固然重要,更弥足珍贵的是那段有你们一起陪伴的过程,是你们创造了良好的环境让我在困难面前迎难而上,帮助我树立了自信又找回了自信,这种幸福的感觉如获至宝。

时至今日,我并没有忘记那位姐姐漂亮的脸庞,仍然记得她生动详细地讲解,虽然我们好久不见。

如今我而立已过,你也迈入耳顺之年。岁月匆匆,荏苒的光阴让我循迹而至。孔夫子说:“三十岁就能够按照礼仪的要求立足于世,四十岁遇到事情不再困惑,五十岁就知道哪些不是能为人力支配的事情,六十岁就能听得见各种不同的意见。

”我宛若在圣人的经典语录里找到了共鸣,自认为,人精神修养的发展是与年龄相同步的。彼时,我想到了你和我,隐约察觉到了角色似乎在你我之间轮回。如今,我也做了妈妈,每每回家看到你忙里忙外,不知疲倦,日渐佝偻的身影,心里的千言万语只想汇成一句话:“妈妈,你老了,你可以不用辛苦了!

”爸爸在世时身体不好,从患慢性病到病逝,你尽心尽力毫无怨言地照顾了他十三年。在精神和体能上,你所承受的超过了一个女人可以承受的范围,你是女人,却活成了男人的样子。半工半农的生活节奏让你就像上了发条的机械,永不知疲惫,生活给了你太多的不易,你却总是笑着面对。

爸爸英年早逝,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痛,苍天无情,人有情。我多么希望现在的你能像小时候的我,乖巧听话。或许,有时我讲话还不周全,会不小心刺痛你;或许,我给不了你锦衣玉食,丰厚优越的生活,但我可以经常回家看望你,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放下所有去陪伴你,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去到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

你六十岁那年,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伟人的仪容,去天安门广场观看了庄严的升旗仪式,我们还一鼓作气的爬上了长城的八达岭。

在蓝天白云穿梭的飞机上,你自豪地说这辈子你知足了,北京之行圆了你心中多年的梦想。北京天安门,伟大领袖毛主席,是你们这代人心中不可取代的神圣向往,这种向往的情结一直都存在过,只是在光阴的流失中一再的被埋藏。

你总是以埋藏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来成全我们。在爸爸去世的第十个年头,你放弃了自己的另一段姻缘。那时你还未老,我也成家,对方诚恳的邀请你去他生活的城市共度余生,你完全可以放心的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拒绝,一再的拒绝,你说距离产生不了美,你无法接受与我长久的分离,你会受不了的。我说我可以去看你,只要你幸福,我愿意接受这样的分离。可你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蚕和蜡烛顺应自然的规律,在完成它们各自使命的同时奉献了自己的全部,这所谓的赞美让我觉得太过凄美,并不完美。诚然,作为自然界的人,我们无不例外的也在遵循自然规律。容颜的衰老,体能的退化,我们无法回避。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已过耳顺之年的妈妈,我们唯有放慢脚步,善待自己,才能温柔岁月。如果你问我,还需要什么,我只想说:“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

马艳云

80后,江苏扬中人,社区医院护士。喜欢看书,偶尔写一些随笔,抒发一下自己的感受。

《同步悦读》是一个面向全球发布的新时代微媒体。每日更新,主推原创,分享精品;不唯纯文学,只重悦读性;读好文字,听好声音,欣赏有魅力的音乐。2017年6月2日被搜狐网站正式列入合作伙伴,发表在同步的作品,除微刊阅读外,同时拥有众多的网站读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