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宁铁骑武器】明末关宁铁骑和白杆兵谁牛一点?

2020-04-13 - 关宁铁骑

来,送你一个不是文言的翻译版本。顺便”湖广、四川、贵州各土司兵生长悬崖峻坂之间,利臂轻足,性悍嗜杀与虏相埒。且素有藤盔、毒弩等器械,足为御虏长技”,山中闻见录也讲枪弩毙敌数千。

满文老档描述的3营步兵却是不带弓弩只带长矛腰刀,那么,这么明显的不同武器配置的军队,为什么硬要生搬硬套理解为2营以钩镰枪 盾 加弓弩配置(注,白杆兵按石柱厅志描写实际是枪盾兵)的石柱酉阳土司兵 车营火器兵?难道戚金号称精通戚继光兵法临阵把火炮鸟铳都当烧火棍用了?难道土司们都是打鸡血临阵把弓弩吃了?

关宁铁骑武器

我特别纳闷,满文老档这段把那3营是哪三营都写的清清楚楚,一波又一波的还在我评论区瞎搅和。“”有辽东之兵:武靖营之兵、虎皮驿之兵、威宁营之兵,及三总兵官之骑兵三万来援,” 3个辽军营多清楚,袁粉们真特么逗

关宁铁骑武器

@阿唐

想起来这位早已被我拉黑了。下面这个文就是专门讽刺他的。

但是我偶然看到这个提问,就看到这位大袁粉又在秀。

我以前说我特反感袁粉,原因即是他们站在粉他家爱豆立场上,可以随他们心意胡乱解读拼接史料。这里这位阿唐又为我们展示了一次什么叫做拼接史料,自由心证。我都懒得用别的史料了,就拿《满文老档》来说事吧

关宁铁骑武器

下图采自对方文章,注意我标了1,2,3段。这3段其实是满文老档同一段落里互不相接的3句话。

满文老档原文如下:

“忽又来报:“河以南辽东方向见有兵。”汗往观之,见浑河以北一里外,有步兵二万,分立二营,乃命右翼四旗兵取绵甲、携盾车,徐进攻其二营兵。右翼四旗捕捞抵彼,不待绵甲,红巴牙喇兵至来即进击。明之步兵,皆系精锐兵,骁勇善战,战之不退,我参将一人,游击二人被擒。

关宁铁骑武器

此后,击败其兵,自陆路追杀至河中,尽全歼之。时河南五里外,见一营步兵,有一万人,掘壕布置枪炮盾车以待。我兵将往战、有辽东之兵、武靖营之兵、虎皮驿之兵、威宁营之兵,及三总兵官之骑兵三万来援,於白塔铺前安营,先遣兵三百来战。

明张、朱二总兵官率兵放炮遥蹑我先遣之二百名巴牙喇兵,待至左翼四旗大军营地,左翼四旗兵即行反击,败明三万兵,追击四十里,杀其三千,然后收兵攻其后营步兵,尽歼之。明三营步兵未携弓箭,俱执丈五长枪及锋大刀,身着盔甲,外披帛被,头戴棉盔,其厚如许,刀枪不入,然我兵冲入尽杀之。

说重点,袁粉第1,2段的内容为描述白杆兵,但是第3段其实是在讲见死不救围观的关宁军的前身辽军被清军“然我兵冲入尽杀之“,并不是白杆兵,这位袁粉却拼接给了白杆兵,这锅真不是这么扣的~~~~~

浑河之战白杆兵的表现按满文老档很好还原,满洲八旗精锐红巴牙喇骑兵没有携带盾车即向列阵浑河北岸的白杆兵阵冲击,。白杆兵背河列尖锥长矛阵。白杆兵其人数虽少,却毫不畏惧清军的优势兵力,坚守战阵,直接抵挡住了红巴牙喇骑兵冲击,并且八旗的“参将一人,游击二人被擒。”。

也要注意,满文老档原文并没有感慨过我标了数字4的袁粉所谓的“没有远程武器的白杆兵,居然战斗力这么强”,这句纯属他自己脑补。 而且白杆兵虽以长兵为主,但其实也是带弓弩的。

当然,后面袁粉就把人家战绩改为一名游击了。

说明一下,参将职位高于游击,整本《满文老档》承认的最高级别将领损失就是浑河之战对战白杆兵这一次。对比一下,袁崇焕那个宁远大捷《满文老档》里也只承认了2个游击损失。

而这位袁粉心心念念的广渠门之战嘛,啧,啧,《满文老档》中连一个兵的损失都没提。白杆兵还获了一句“明之步兵,皆系精锐兵,骁勇善战,战之不退”,而广渠门这里对关宁军的评价都啥都没有。

“贝勒莽古尔泰,分兵为三队,台吉阿巴泰、台吉阿济格及墨尔根戴青、台吉豪格率兵前进追杀,时明伏兵四起,前进之四贝勒兵,即行友击追杀。贝勒莽古尔泰、额尔克楚虎尔及随行军士、屡败明溃卒来犯。巴克什乌讷格、额驸苏纳,率蒙古兵击败另外三队兵。”

因此,单从敌人的评价和感受看,浑河之战,白杆兵对八旗造成的杀伤和心理震撼程度远超过广渠门之战的关宁军。一向对清军战绩吹嘘的天花乱坠的《满文老档》都不得不承认白杆兵是“精锐”。

按明朝这边记载,白杆兵抵御了3次八旗的冲击,击杀八旗二三千人,在第四次冲击时,白杆兵精疲力尽才全军覆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