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莲近照 陈玉莲与周润发的如烟往事(图)

2018-09-18 - 陈玉莲

陈玉莲消失于台前的这16年里,她都做了些什么?

让她先从隐退说起。“当时,我妈妈生病得了癌症。其实那时是我最红的时候,有很多的东西给我拍,也有很多东西给我挑,都是在台湾。可是她得了癌症后,我怕我忙时不能够照顾她,因为那时我哥哥在美国。我就祈求:如果妈妈死得不痛苦,我从今天开始就吃素,还有就是我不去台湾了。

陈玉莲近照

我停了所有工作,四个月后,她就死了,没有痛苦。”为此,陈玉莲吃了8年的素。而停工的那7个月,让她觉得已经没有动力再回娱乐圈,“就干脆去学陶艺,去医院教自闭症或残障病人做陶瓷,就这样做义工做了十几年。”

陈玉莲近照

母亲生病后,陈玉莲的哥哥就关掉在美国的餐馆,回了香港发展,“打工赚钱就要养我哦,反正他没有老婆。我们家都是这样的,大家赚钱都放在一起。”事实上,陈玉莲出道后就开始赚钱养家。哥哥在台湾念大学,以及去美国读研究生,都是她赚的学费。退隐后,陈玉莲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在上海投资起了餐厅。几兄妹感情很好,除了大姐有了家庭和孩子,其他几位都依然单身着,并且都定居在上海。

陈玉莲近照

然而,陈玉莲却很久没有与哥哥姐姐们见面了,她甚至与仍在香港的父亲都很少见面。她说,这几年她都献身于修行,跟随师傅闭关、修法,行迹遍布美国、加拿大、香港、内地……一度,父亲误以为她已不在人世。4年前,她突然参透,决计闭关,“我突然间失踪了,也没有告诉爸爸。

陈玉莲近照

之前在香港他都是我一个人照顾的,银行里的户口都是我们两个名字的。我走时没有改掉,后来哥哥突然回香港,去银行把我的名字换成他的名字。爸爸就在想为什么会这么做,那么就是因为我死了。

他没有问哥哥,他以前是当兵的,性格强,不敢问,怕是真的。哥哥进去,他站在银行外面哭了……”而哥哥姐姐,一直坚持打她电话、发短信给她,她没有回,“那时候我闭关修得不是很好”。

在这十几年里,还有两件对陈玉莲来讲很重要的事。一是先后于加拿大和香港两次中彩,尽管她笑言这是“题外话”。据知情人透露,两次中奖总额确实近5000万;二是她的又一段感情经历——1994年,在朋友的一个私人聚会上,陈玉莲与香港广告女导演蔡美诗相识,次年两人开始在西贡同居,直至2005年分手。

2007年夏天,在《志云饭局》上,陈志云也曾就这两件事问过陈玉莲,她以“私底下答你”应对。事实上,这两件事都不是秘密。“她需要一些精神上的慰藉,哪怕是同性的”,她的朋友对记者说。

“我一直在找白里透红的女孩子”

陈玉莲真的很喜欢麦当劳。不过她晚上只喝咖啡,不吃东西,因为“要减肥”。她说,她和同修们经常会出现在深夜的麦当劳,与年轻人聊天、传道。她喜欢与年轻人打交道。

父亲由佣人照顾,哥哥姐姐三五个月就会回去探望一次。而她则专心修道、“孑然一身”,甚至在香港和国外都没有房子了,“都是跟着师傅,我已经有4年了。有时去师姐家待一个晚上,师傅给我们讲课,有时一讲就是3天。”陈玉莲说她从没试过晚上11点前睡觉,不眠不休,皮肤气色却依然好。

她已经4年没用任何保养品了,皮肤干燥时,“就抹一点橄榄油”。她将这一切归功于“修道”和“心念”。然而,她和同修都先后婉拒了我们关于获知其老师姓名的提问。

陈玉莲也热衷公益和慈善。去年下半年,她去了趟四川地震灾区,先是跟着慈善团体做赈灾,而后和同修们一起在四川、陕西等地走村串户,“看看有没有比较穷的小孩子需要帮忙。”她也一直在找“白里透红的女孩子”,“请她们过来帮我们做事,因为她们身体好才有白里透红的现象出来。

否则,我还要常常带她去看医生,那样会比较糟糕。”目前,她选到了一两个;据她说,下个月准备再去趟陕西看看。她甚至拜托我们的摄影师帮忙寻找,言辞切切。

陈玉莲说,她现在等于是一个出家人,只不过生活在俗世中。但她不拒绝娱乐圈,因为在她看来,这也是她积极修行和影响他人的方式。去年她还应刘松仁之邀,参与拍摄了TVB剧集《原来爱上贼》,而今年她想拍些“打戏”,而所有收入都将用作公益和修行。而她肯定地告诉我们,她将不会再有家庭,也不会再有爱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