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纵横家 联盟与拆台:纵横家崛起与先秦的国际战略走势

2019-06-24 - 纵横家

当兵家的孙膑、庞涓和田忌在群雄逐鹿舞台上精彩亮相,接下来就轮到纵横家们粉墨登场。其中的代表就是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详的张仪、公孙衍和陈轸等人。其实,远交近攻的外交思路在春秋时代已多次上演。但在齐魏争霸后,随着地缘格局和各国国力的变法,这种外交家代表的学派受到了更大的重视。

最早的纵横家

1 纵横家的登场

纵横家最初就是为了外交和礼仪接待而设立的

纵横家最早出自周代的“行人”这一官职,主要负责外交和接待宾客。这就需要行人具有必要的礼仪和人文地理知识,以便更好地履行职责。

最早的纵横家

在出身方面,《战国策》中以魏国和周国的纵横策士数量最多。这是因为魏国本身就用轻视周礼,重视人才的实际才华。所以较早地限制了王公子弟的无功受禄,对各种布衣将相比较友好。而周国的洛阳城,要接受天下诸侯的述职觐见,诸侯们会从各地带来自己封地的情况报告。

最早的纵横家

天下之中的地理位置,也让这里成为商旅趋之若鹜的贸易中心。加上有神圣的九鼎作为王城的护身符,让所有强国都不敢轻易吞并这片土地。南来北往的人流不仅让周人变得乐于经商、视野开阔,而且让洛阳成为了天下的情报集散地。这就是苏秦、张仪和公孙衍等人的出生在周国和魏国的背景。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容易让他们成为具备各方面知识的人才。

最早的纵横家

洛阳作为天下要冲 出产了很多纵横家

在身份认同上,魏国向来对于士人来去自由的宽容态度,让纵横策士们大胆选择自己愿意效忠的势力服务。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出生地并没有绝对的依附观念。在他们的心中,诸夏世界远比自己的母国重要,而个人的成就又比诸夏世界重要。

因此可以算是一群锋芒毕露、功利心重且极端自我的人。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敢于同时在多国任职,而且被君王派到他国为相的原因。因为出国任官,既是作为人质,也可以打入敌国朝堂。从敌营内部获得情报,并影响敌国的内政决策。这比在战场上的厮杀更为重要。

至于知识背景,由于三晋民风尚武好战和魏国的军国化改革,所以对于士人的军事能力有一定的要求。魏国的很多名士不仅仅是嘴炮高手,而且还有一定的军事才能。卫鞅、张仪、吴起和公孙衍都是如此。

吴起如果不是军事才能出众 也可能成为纵横家

在政治主张上,纵横家们虽然知兵但反而不主张滥用武力,只将其作为最后手段。这是因为随着各国动员能力和军队规模的提升,诸侯们可以征调数目巨大的粮草和兵力,并用更高的运输效率支持长途奔袭和跨过远征。战争时间从春秋时代的几天,延长至后来的数个月。

对于进攻者和防御者而言,长时间的战斗无疑都意味着巨大的损耗。特别是防守方的国土和田野,会受到敌军更加残酷的破坏。所以在开战之前都需要更加谨慎,小心布局。一旦启动战争机器,战争就会按照自己的逻辑运作,把所有人都卷入深渊。

地缘上,各大国之间都没有缓冲区。在剩下不多的中等诸侯国里,宋国和中山国都有不俗的防御能力,能抵御周边强权的侵扰。也就是说各大势力需要直面彼此,少有回旋的余地。在这样的环境下开战,不得不慎之又慎。否则很可能让国家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诸侯们清晰地看到,魏惠王盲目发动大规模战争不仅没有达到压制对手的目的,反而导致了自身的衰败。

战争烈度的加强 让所有人对开战抱以谨慎态度

2 七国的地理格局

七雄之中 以韩魏两国的地缘情况最为糟糕

位于天下之中的魏国,因为与秦韩赵楚四面接壤,所以很容易陷入多面作战的不利态势。和三晋率先开始变法一样,魏国开始谋划用外交攻势破局。后来被列国运用的纵横之术也就此诞生。但在操纵和执行上,连横的秦国比玩合纵的六国具有更大的优势与主动性。

连横的意思是秦国沿着东西方向开展外交攻势,联合东方的诸侯讨伐其他国家。而合纵的意思是面对秦国向东的俯冲,各国结成南北走向的防线限制秦人的东出。这样的谋略其实也和天下的地理格局有关系。从各国的自然地理,人文传统和政治诉求的角度看,连横比合纵有天然的优势。

地缘形式让秦国的连横优势远大于合纵

秦人的连横之策,是从西向东进发。沿着西周统治天下的中枢,东出崤山-函谷关,直面秦国的是韩国和周国。相比于关东诸侯,秦国的核心地带关中有四座关塞防御,四周都是险峻山地。只要控制住几座主要关口,就是进可攻,退可守。

因为国土孤悬于诸夏西陲,秦国强大时可以自成一极,衰败时可以偏安于西部以自保。这给了秦国以更加充足的回旋余地。这样的地理优势,其实为秦国的多次变法运动提供了保护。在对外政策上,秦人进退道路明确,而且战略目标比较清晰。所以外交策略显得更加灵活。从第二级地理阶梯向下前进,有着俯冲的态势。

横在秦人东出的道路上的,首先是渭河平原西北方的运城盆地。这些先后属于晋国和魏国,位于黄河大拐弯的东边,所魏国被称之为河东地区。黄河西岸的土地被称之为河西地区。渭河平原和运城盆地,仅仅有黄河和少量山地相隔,彼此近在咫尺。黄河以西秦国的动静,魏国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听到,反之亦然。除此之外,魏国的上郡连接北方的戎狄,是与义渠国进行交通的通道。也可以从北方包抄秦国。

春秋的晋国曾经长期深入河西压制秦国

秦人很清楚的意识到了西周崛起的这一地理优势。于是也为自己造势,秦献公借周朝太史之口宣布:周原来与秦国由合而分,分后五百年再合为一体,合后秦国将会有霸主崛起。

所以秦国东出的主要阻碍,就是打通连接关中到洛阳的崤函通道。在晋国和魏国最强大时,晋军一度越过黄河,将秦国领土压缩至洛水流域。但是从秦献公时代起,秦军开始奋力扭转这一不利态势。他发动发动石门之战和少梁之战,试图逐渐扳回局面。

函谷关既是秦国的门户 又是秦国的前进基地

相比之下,连横的天然劣势在于山东六国因为国力强弱,历史视野不同。再加上缺乏共同的经济利益,所以联合其实非常困难。

魏国的兴衰和河西的得失几乎是同步的。而位于中原地区的河内,则是魏国向东争霸中原的战略基地。但两片领土之间夹着韩国,只有狭窄通道相连,彼此驰援非常不利。随着魏齐争霸的失败,魏国在河西和上郡的领土逐渐被秦人掠夺,所以魏国的核心地带反而变成了以大梁为中心的中原地区。正如张仪所言,魏国的大梁到韩国的新郑和楚国的陈县都是一马平川,敌人急行军就可以赶到。

魏国的河外与河内地区

控制河西地区后,韩国的杠铃形领土也暴露在了秦国兵锋之下。韩国土地贫瘠险恶,农作物产出有限,国库中的存粮难以支撑两年。一旦一年欠收,全国都要遭受饥荒。在国土形状上,韩国的领地大致分为山地地区的上党郡和与周王室接壤的三川郡。

两片国土也是难以互相驰援。而周天子近在咫尺,是不能轻易动兵征服的领土。这样的地缘限制了韩国的硬实力。所以韩国的可战之兵远远少于魏国。到了战国中后期,秦国几乎每隔几年就能从韩国掠夺土地。

总体上看,韩国和魏国的国土相互嵌套,犬牙交错。而且两国都曾对郑国、宋国、卫国等中原小国扩张领土,也获得了他们四战之地的地理位置,成为了战国时代的中心之国。如果自身国力不强,他们就只能选择依附于四周的大强国。相比之下,魏国国力较强,尚且有自主选择战争与结盟的能力,而韩国就只有永久性地依附于秦国、魏国或者楚国。韩魏的男丁大都是与秦国作战的士卒的后裔,对于秦人带来的杀戮都很得咬牙切齿。

相对安逸的燕国 总是容易慢人半拍

在北方的周边国家中,燕国因为地理位置偏僻,南下中原的道路被齐国和赵国长期封堵。再加上春秋初年险些被山戎灭国,所以只能专注于对草原之敌的防御和扩张。燕国地跨燕山南北,东临渤海湾,盛产鱼、盐、枣、栗、桑、蓟等特产,能从渤海湾煮盐。所以即使地理条件不利于农耕,但也号称“天府”。再加上长期没有大规模战事困扰,所以也有相当数量的粟米储备。

虽然燕国免于中原争霸的烽火涂炭而最为安逸。但是燕国的主要职能之一就是防御南方的齐国过于强大,所以和中原沟通的交通要道被齐国阻断。这让燕国长期成为文化和人才洼地,思想体系跟不上变革。在列国推行变法时还在坚守周礼,相比于时代慢了半拍。齐国和赵国的封堵,导致了燕国与二者的长期矛盾。特别是姜姓齐国的霸业,无疑让地位高贵但是实力薄弱的燕国君主心生不满。

齐国一直被燕国视为最大威胁

相比于远方的楚国和秦国,齐国和赵国才是长期以来的燕国之敌。燕国甚至成为了秦国的远方盟友,结成了联姻关系。这样的眼界,肯定会限制燕国全身心地参与到合纵中。慷慨悲歌的燕国,一旦积蓄起足够的实力,就会将怒火对着赵国和齐国发泄。

北方的赵国领土地跨太行山东西两侧,占据着山西北部的太原盆地、大同盆地和忻定盆地。以及太行山要道,还有华北平原上的部分土地。两土分别以晋阳和邯郸为中心。虽然和燕国一样农业条件不好,但是在黄土高原上有太行山和吕梁山保护,地理形势易守难攻。只是北方的娄烦和林胡的威胁不时存在。

赵国与中山国也是一对生死冤家

但位于赵国心腹位置的中山国,已经建立了中原诸侯的体制,而且有不错的军事征战能力。晋国和魏国的屡次讨伐都没有让他们灭亡,是齐国和魏国制衡赵国的棋子。相比之下,赵国处于齐-秦国-韩国-国等势力的包围之中。在击败各色戎狄之前,也是一个“中央之国”,地缘局势比较紧张。

虽然赵国位于曾经的白狄和赤狄故土,但是在军事改革前,这一军事潜力难以被彻底释放。所以赵国在赵雍手下韬光养晦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们的主要地缘诉求,前期是摆脱魏国的控制,后期是防御秦国和中山国的入侵。相比之下秦国并不是最主要的对手。

作为胡化赵国的反面,方圆500里的诸夏化白狄--中山国。他们面对东方,背对太行山区,控制了太行山进入平原的要道。在地区争霸中也是大有作用。

齐国是边缘大国中地缘形式最差的一个

相比之下,此时最有潜力和余地与秦国争雄的,主要是东方和南方的两个边缘大国:齐国和楚国。

齐国的地缘诉求是在坐保本土的基础上,向北防御垂垂老矣的燕国,向南与楚国争夺淮泗流域的十二个小诸侯。随着魏国东迁,魏国会和齐国争夺卫国和宋国的领土。但对于秦国和燕国一样,齐国没有直接的厉害关系。在田氏代齐之后,齐国也不再是周王室在东方的藩臣,成为一个颠覆传统分封秩序的大国。他们开始谋求恢复齐桓公时代的霸业。

田氏代齐后已经成为了周朝体系的解构者

南方的楚国凭借着吴起变法后的短暂雄起,成为了山东六国能左右天下局势的强大力量。在魏武侯时代,楚军曾在吴起的带领下于公元前383年越过黄河北伐,切断了魏国河东和河内两块的联系,险些腰斩了强盛期的魏国。

经过楚肃王时代的缓冲后,楚国再度成为了一流大国。凭借着广大的国土和春秋以来的历史眼光,楚国和秦国一样是有志取代周王室的强大诸侯。此时楚国的主要敌人除了齐国,就是威胁南阳盆地的韩国,还有淮泗流域的魏国。这算是晋楚争霸与齐楚争霸的延续。楚国和秦国此时是松散的同盟关系。对于北方的赵国,楚国一直是它对抗魏国的同盟者。在吴起北伐魏国时,赵国还曾南下出兵响应。桂陵之战时,楚国也是赵国的求救对象之一。

北上的楚军 险些提前将魏国的霸业击落

由此可见,合纵列国因为地理位置和历史眼光的差异,对于秦国的态度不尽相同。燕国和韩国因为实力较弱,是战略上的近视眼。齐国和楚国因为实力较强,属于典型的远视眼。而魏国因为首当其冲,而被迫表现得特别灵活。

此外,六国之间没有共同的经济利益作为连接彼此的纽带,所以合纵联盟很难以持久。因为彼此并非利益攸关,联合出兵抗秦在很多时候只是一句空话。

楚是战国前期地缘形式仅次于秦的大国

3 合纵的开始

秦国的步步紧逼 迫使魏国开始搞合纵

公元前341年,魏国在马陵之战惨败。同时遭到秦国、齐国、赵国和楚国的四面围攻。其中,秦国的攻略方向就是魏国的西部疆土,以求打通秦国东进的通道。魏惠王曾经亲自挂帅反击河西的秦军,但却被卫鞅击败。第二年,卫鞅以摆鸿门宴的形式,将魏国将领公子卬俘获,再次击败魏军。公元前338年,秦军进攻山西河津的岸门,魏国再次丧师失地。

为了扭转自马陵之战以来的不利局面,魏国相国惠施向建议带着附属的小国君主,换上臣子之服朝拜齐威侯。魏国在没有天然屏障用于防御的情况下,就只有想办法分散自己承受的火力。但南方的楚国非常重视自己称王的地位,认为自己是除了周天子之外唯一的王。所以魏国想用齐国和魏国互相称王的方式,表面上满足齐国的虚荣心和成就感,其实是想把齐魏绑在一起。进而借刀杀人,报复齐国在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给魏国的打击。

受到魏国拉拢的齐威王

于是在公元前336--335年,魏国和齐国君主两次互相尊对方为王。这一行为刺激了已经称王的楚国,而且让齐国和魏国之间的赵国警觉起来。于是楚威王亲自带兵围攻齐国的徐州,在当地打败齐军。与此同时,北方的边缘国家赵国也与楚国联合起来,发兵攻击魏国的黄城。虽然这一番操作分担了魏国东线的压力,但是秦国在西线对魏国的攻势依旧没有减轻。

公元前333年,秦惠文王启用魏国的阴晋人公孙衍为大良造,谋划进一步打击魏国。魏惠王顺势将阴晋(陕西华阴以东)送给了秦国,表示讨好,秦国将之改名为宁秦。

先后为秦魏两国服务的公孙衍

这是山东六国向秦国割地求和的起点,也是苏洵《六国论》中的历史背景。但用象征着硬实力的土地,换取秦人的暂缓攻击,从长远看是助长了秦国的国力和气焰。只是因为当时的魏国还有足够的领土和财富供魏惠王挥霍。

公元前332年,秦人的口味被公孙衍吊大。他们攻陷了魏国上郡的雕阴(陕西甘泉县),俘虏了负责修建魏国长城的龙贾,杀死魏军8万人。这些人也是魏国在西线的最后后备队,一旦被消耗完,政权的根基就会随之动摇。

秦国的军事优势 压迫着魏国逐渐向东撤退

4 魏国的屈服

曾在楚国受过侮辱的张仪

与此同时,秦军开始攻击黄河大拐弯以南的魏国领地,汾阴和皮氏先后沦陷。在这一时期,出身魏国王族旁支的张仪在楚国和魏国等国漂泊后,选择入秦谋求发展。此前,张仪前往楚国令尹家中饮酒。但因为被怀疑偷窃,遭到一顿暴打。经过这件事情,张仪对楚人傲慢自大但情报不甚灵敏的本质,有了深刻认识。也为他日后报复楚国埋下了伏笔。

公元前329年,楚威王出兵伐魏国和齐国。张仪认为魏国领土没有天险可供防御,魏王将兵力均匀得部署在边境上,其实没有防御重点。就算魏国击败了楚国,秦国也可以趁着两败俱伤之际夺取领地。如果魏国战败,秦国也可以趁虚而入。但魏国的军功爵制度还是比较有韧性的,每次秦魏开战,秦军死伤也不在少数。所以张仪决定做个“顺水人情”。

秦人用征服的魏国遗民部队 增援魏国本部

在他的建议下,秦国从新征服的魏国皮氏征调了10000名魏人和百乘战车,发兵帮助魏国抗楚。虽然楚国一开始打得很顺利,但是在秦国征调的魏人的帮助下被击败。魏国也在战争中付出了极大代价。

作为回报,张仪趁机要求魏国割地作为回报,否则秦国会趁虚而入。魏惠王只好将上郡的15县献给秦国。这番操作让秦国不费本国的一兵一卒就获得了上郡土地,完全是净赚。这样一来,魏国无法从西北方包抄秦国。而秦国也斩断了魏国和义渠相互勾连的通道,并在河西地区也有了屏障。随后秦军再接再厉,攻陷了赵国的蔺、离石和魏国的蒲阳,从西北南三面包围了魏国领地。

依靠秦国的国力 张仪成为了诸夏外交舞台上的明星

为了防止楚国进一步做大,张仪让说客陈轸去游说楚国大司马昭阳弃了伐齐的念头。楚国的扩张就暂时被遏制住。也说明楚国此时对于秦国的威胁还没有直观感受。

此时秦国的目的不是打死魏国,而是将魏国由齐魏联盟拉到自己的这一边。所以在轮番取胜之后,秦国将曲沃、焦、皮氏等地还给魏国。其目的是收复魏国加入秦国这一边,让其他诸侯国效仿之,进而一步步地蚕食其他诸侯的领土。

秦国的连横战略的目的就是一路东进

公元前326年,秦公赢驷前往新获得的上郡戎狄之地,进行冬季腊祭。这一举动是招抚戎狄部落,意思是秦国已经放弃了之前的戎狄化政策。秦人将在戎狄面前以诸夏自居。另一方面是为进一步安定大后方,为进一步东征铺路。

到了次年,秦国邀请韩魏的国君前来觐见。秦公像魏惠王在徐州称王时那样,乘夏车-称夏王,意思是自己是诸夏之王。很多戎狄酋长也应邀前来咸阳朝拜秦王,意思是想重申穆公称霸西戎的霸业,在成为诸夏之王的同时兼任西戎霸主。秦国和韩魏两国的互相称王,标志着秦国东进天下的合纵迈出了第一步。

从赢驷开始 秦国君主以“夏王”自居

5 魏国的摇摆

魏惠王转而寻求同时与齐国和楚国联盟

在秦国发动合纵战略的同时,魏国也在寻求破局的思路。魏惠王作为曾经的霸主,不甘心就此失去霸权,而公孙衍也因为受到张仪的排挤回到了魏国,并在魏国成为了领军大将。

在外交上,魏国太子去齐国做人质,并让公子高去楚国做人质。依托两国作为自己的后盾,来应对秦国的压力。凭借着之前的齐魏联盟大破赵国。但是齐国和楚国都远离秦国,当魏国受到侵略时,他们几乎不会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三门峡的“峡”就是细长山谷的意思

因为看准了这一点,张仪指挥秦军再次伐魏,攻陷了魏国的陕地(河南陕县)。陕西的陕字,本身就是山地包围着一个人的意思,描述的是三门峡险要的地貌。此地位于黄河要冲三门峡附近,扼守着从关中平原到洛阳盆地的要道。秦国趁着魏国在东线作战的机会,又把领土往东推进了一步。

次年,为了巩固战胜的成果,也为了切断魏国的外援,张仪前往东方与齐楚两大国的大臣会盟。以图在外交上孤立魏国,破坏魏楚齐的联盟。因为齐国和楚国在战略上的选择余地更大,可以自由地决定战争。所以也乐意对日益衰败的魏国继续落井下石。

失去大国支持的魏惠王又转而建立五国联盟

在看到依托大国不可靠后,公孙衍以魏国牵头,于公元前323年发动了著名的“五国相王”。魏国邀请燕国、韩国、赵国,还有位于赵国腹心之地的中山国一起称王,结成一条东北-西南向的战略联盟。联盟的版图北边是赵国和燕国边境,背对蒙古高原和东北平原,勉强获得了边缘国家的地位。

但是各国受到秦-齐国-楚三国的威胁程度各不相同。不大不小的中山国,向来是外敌制衡赵国的棋子。燕国的世仇不是秦国,反而是近在咫尺的齐国。真正受到秦国威胁的,还是首当其冲的韩魏。而且魏国动了属于齐国势力范围的中山国。很明显是希望用亲魏国的中山国威胁赵国,并使其摆脱齐国影响。

为了回应魏国的挖墙角,齐王首先从最薄弱环节发难。于是想强迫韩魏废除中山国的王号,否则就会武力讨伐。中山国自己左右逢源,用两头讨好的形式免过一劫。但这无疑破坏了联盟内部的信任。

实力最弱的中山国 被作为破局对象针对

看到联盟并非铁板一块,楚国想从联盟的发起人魏国入手进行破坏。此时出身楚王族的芈八子正是秦惠文王的宠姬之一,秦楚两国依旧是名义上的盟友。楚国打着帮助魏国公子魏高回国继承王位为由,出兵北伐。最后在襄陵打败魏军,并夺取了魏国的8个邑。

魏国在东方活动受阻后,秦军继续东进,于公元前322年占领了曲沃和平周。在秦国的威逼利诱下,张仪怂恿魏惠王驱逐丞相惠施,将他流放到宋国。张仪开始兼任两国丞相,代表秦惠文王近距离监督魏惠王,和秦军一起讨伐齐楚。而公孙衍则选择以退为进,暂时承认张仪的魏相地位,但实际上依旧执掌魏国的军权和民心导向。他决定借力打力,利用张仪联魏伐齐的谋略,扳回局势。

张仪建立的新联盟最终被人暗算而破

6 失败的第一次合纵

匡章的齐军一直对秦军动向是了如指掌

收服魏国后,张仪开始联合韩魏讨伐齐国。秦军的动向和兵力部署已经被韩魏秘密泄露给齐国,后勤补给线也都捏在魏国手中。这算是公孙衍对于张仪夺走自己地位的报复。

秦军行至齐宋边界处的桑丘,与匡章率领的齐军主力相遇。由于秦军是孤军深入,又必须顾及到后方,惟恐韩、魏二国在后图谋。所以秦军只是虚张声势威胁向齐出兵,实际上却犹疑不定不敢进攻。

看似强大的秦军实际上进退两难

匡章充分利用了秦军进退不能的矛盾心理,在开战前让双方使者多次互相来往。自己借机变更了部分齐军的旗帜标记,诈降到秦军之中,等待配合齐国的主攻部队破敌。期间朝廷大臣多次污蔑匡章要降秦,但齐威王拒不接纳。不久,匡章的战术大获成功,秦军被混进军营的齐军士兵和匡章的大部队内外夹攻,原本战意就不甚坚决的秦军一触即溃。

借着战胜的余威,秦国遣使向齐国赔罪。齐国顺势要求魏国驱逐亲秦国的相国张仪,并要求公孙衍和惠施上台。看到秦国退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公孙衍顺势用齐国的胜利,将燕赵韩魏楚组织起来,讨伐秦国。这就是第一次合纵攻秦,也是著名的“五国伐秦”。

公孙衍组织了关东国家对秦国的首次联合攻伐

公元前318年,公孙衍以楚怀王为合纵长,组织三晋和燕楚两国出兵攻秦。同时公孙衍还秘密邀请义渠国君来到魏国,与之商议东西加攻秦国的事宜。按照约定,等到秦人向义渠遣使求和时,说明关中兵力空虚,义渠就要出兵东征了。

但是真正受到秦国威胁的是三晋,燕国和楚国对于秦国的威胁没有直接的感知。更何况此时楚燕两国都和秦国有联姻关系,成了秦人外交联盟的对象。最后,向着函谷关前进的仅仅是三晋的人马,楚国和燕国将盟友们放了鸽子。

结果秦军从函谷关口杀出,两次击败了底气不足的三晋联军。随后,赵国因为不愿意向秦国低头而再次遭到秦军的直接攻击,在本土损失了8万军队。

实际出兵的三晋在函谷关附近损失惨重

相关阅读
  • 纵横家思想的核心 战火纷飞的战国时代 是一个纵横家的时代

    纵横家思想的核心 战火纷飞的战国时代 是一个纵横家的时代

    2019-06-24

    秦、燕、赵、魏四国共同攻打楚国,楚王派昭领兵抗秦。楚王打算进攻秦军,而昭不同意。昭睢的党羽桓减对楚王说“如果楚国打败了秦国,那么其他的诸侯就会害怕秦国会与楚国联盟,所以一定会加大兵力进攻楚国,而秦国也会调动全国的兵力来和楚国对抗。

  • 纵横家是什么 一代纵横家张仪 为什么说他是咸鱼翻身的典范

    纵横家是什么 一代纵横家张仪 为什么说他是咸鱼翻身的典范

    2019-06-24

    在长期而又复杂的战国历史中,涌现出了大量的王公将相和文人学士。许多人他们虽然出身贫寒,没有好的社会基础和家庭背景,但是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努力和过人的天赋,在某一方面获得了诸侯王的赏识,得以在那个乱世之中展现才华。

  • 纵横家为什么没有了 为什么南北朝十六国没有纵横家?

    纵横家为什么没有了 为什么南北朝十六国没有纵横家?

    2019-06-24

    一、晋越齐楚四强阶段(前475前445)二、魏国首霸(前445前340)三、齐秦楚三强时代(前340前301)四、齐秦赵三强时代(前301前284)五、秦赵两强时代(前284前260,中间还有燕国小霸)六、大秦独霸时代(前260前221)战国时期纵横家最辉煌的时代恰恰是第三、四、五阶段。

  • 纵横家张仪 春秋时期的纵横家张仪你知道多少

    纵横家张仪 春秋时期的纵横家张仪你知道多少

    2019-06-24

    秦国通过改革,国力渐渐增强。面临实力不断强大的秦国,其他六国都感到惊惧。为了抵挡秦国,有人建议六国采纳联合抗秦的战略。这种战略叫做“合纵”。还有一些人站在秦国一边,撮合各国与秦国协作,打击其他国家,这种战略叫做“连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