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耳中人翻译】[聊斋志异耳中人]《聊斋志异·耳中人》原文及翻译

2020-04-10 - 耳中人

谭晋玄,邑诸生也。笃信导引之术,寒暑不辍。行之数月,若有所得。

一日方趺坐,闻耳中小语如蝇,曰:“可以见矣。”开目即不复闻;合眸定息,又闻如故。谓是丹将成,窃喜。自是每坐辄闻。因俟其再言,当应以觇之。一日又言。【《聊斋志异·耳中人》原文及翻译】。乃微应曰:“可以见矣。”俄觉耳中习习然似有物出。微睨之,小人长三寸许,貌狞恶,如夜叉状,旋转地上。心窃异之,姑凝神以观其变。忽有邻人假物,扣门而呼。小人闻之,意甚张皇,绕屋而转,如鼠失窟。

聊斋志异耳中人翻译

谭觉神魂俱失,复不知小人何所之矣。遂得颠疾,号叫不休,医药半年,始渐愈。【《聊斋志异·耳中人》原文及翻译】。

译文:

谭晋玄,是县里的一名生员,十分信奉导引养身的道法,暑去寒来也不暂停。练习了几个月,觉得好像有点心得。一天正在打坐的时候,听见耳朵里面有人像苍蝇鸣叫似的那样小声说#from 本文来自学优高考网www.gkstk.

聊斋志异耳中人翻译

com,全国最大的高考网站 end#话,说:“可以看见了。”他张开眼睛就不再听见了;闭上眼睛凝神定息,又听见了刚才的声音。自以为是内丹快要炼成了,心中暗暗高兴。从此每次打坐就能听见。于是就打算等耳中人再次说话,就答应一声以便偷看一下他的样子。

聊斋志异耳中人翻译

一天耳中人又说话了。于是他就微微的答应说:“可以看见了。”一会儿他就觉得耳朵里微风吹似的有东西出来了。稍微睁开眼斜看他,原来是大约三寸长的小人儿,面貌狰狞凶恶,就像个夜叉似的,旋转着来到了地上。

聊斋志异耳中人翻译

【《聊斋志异·耳中人》原文及翻译】。他心里感到很奇特,却依然凝神不动看看他们再有什么动静。忽然邻居要来借东西,敲门大声呼喊着。小人儿听见了,神情害怕起来,在屋里面打着圈儿跑,就像迷失了洞穴的老鼠。谭晋玄觉得就好像丢失了魂魄一般,也不知道小人儿到哪里去了。从此得了疯癫的毛病,整天呼号不停,吃了半年左右的药,病情才慢慢好起来。

篇二 : 《聊斋》里的“耳中人”把人吓疯另有隐情

百味聊斋(二)

《聊斋》里的故事,以讲鬼、狐居多。今天,月色所说的“耳中人”,也是个较为离奇的段子,而且它还会把里边的主人公吓疯呐。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为什么呢?

原来呀,有一位名叫谭晋玄的学生,在城里读书。他很笃定地信仰养生术,一年四季从不间断地修炼。然而,他的进展却非常慢,几个月下来,也不过有一点点收获。

有一天,他刚刚盘好腿闭目打坐,就听见耳朵里发出了像苍蝇一般“嗡嗡”的声音:“能见面了哎。”他立即把眼睁开,可奇怪的是,再也听不到那种声音了。然后,他又合眼调节气息,紧接着,同样的声音就再次出现了。他仔细听听,还以为是自己修炼时聚丹田之气所形成的功力呐。他暗自高兴,哈哈,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本书生离成功不远了。

从此以后,他每次打坐时都能听到那样的声音。他很好奇,特别想偷看一下耳朵里到底有什么样的东西。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几天过去了。就在这一日,耳里的东西又说话了,只是声音极小:“能见面了啊!”不多一会儿,他就感觉到从耳朵里悉悉索索地钻出来一个什么东西。他斜眼看了看,是一个约有三寸高、相貌狰狞的小人儿。这个小人儿跳到地上,就开始打转儿。他很吃惊,正想一看究竟,此时,突然有一个邻居来借东西,用力地敲他的门。那个小人儿听了,十分慌张的样子,在房间里连续转了好几圈儿,就好像钻进了鼠洞消失了。

谭晋玄就像丢了魂儿似的四处找,然而,再也寻他不见了。

于是,从那时起,他便精神失常了,时而大哭不止,时而大笑不已。把家里人吓坏了,到处求医问药。半年后,他才逐渐康复了。

谭晋玄,坚持养生之道,本来是件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好事,可却被耳朵里的一个所谓的小人给吓疯了。果真是这么回事吗?其中却另有隐情。

首先要说明的是,耳中人是个虚幻的、抽象的,或说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谭晋玄并没有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之中去,尽管他闭目做出一副极其专注的样子,却常常听到外来的干扰声。他的收效不“微”才怪呐。即使“寒暑不辍,行之数月,”也是“若有所成。”正所谓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谭晋玄之所以被吓疯,主要是因为他精力分散,心不在焉,才产生了幻觉,即“耳中人“。其实,这个“耳中人”就是他自己。这就是人们常说“走火入魔”,如果你不“走火”,又岂能入魔呢?这个“走火”,就是走神儿了。

再者,欲速则不达。当那种幻觉出现以后,他还侥幸地以为“谓是丹将成,窃喜,自是每坐辄闻。”谭晋玄的功夫不到,还自欺欺人地把荒诞当神奇,早晚也会疯的。

看来,一个人最大的敌人还是他自己呀!只有潜心做事的人,方能水到渠成。世上哪有什么“耳中人”,像谭晋玄那样,完全是被另一个不集中精力修炼的“他自己”吓疯的。这或许才是他疯的真正原因所在吧。

篇三 : 《聊斋志异》耳中人

谭晋玄,邑诸生也。笃信导引之术,寒暑不辍。行之数月,若有所得。 一日方趺坐,闻耳中小语如蝇,曰:“可以见矣。”开目即不复闻;合眸定息,又闻如 故。谓是丹将成,窃喜。自是每坐辄闻。因俟其再言,当应以觇之。

一日又言。乃微应曰: “可以见矣。”俄觉耳中习习然似有物出。微睨之,小人长三寸许,貌狞恶,如夜叉状,旋 转地上。心窃异之,姑凝神以观其变。忽有邻人假物,扣门而呼。小人闻之,意甚张皇,绕 屋而转,如鼠失窟。

谭觉神魂俱失,复不知小人何所之矣。遂得颠疾,号叫不休,医药半年,始渐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