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画像 侯孝贤:你是存在的 你是有能量的 在那儿对抗

2019-01-17 - 侯孝贤

天泛着白然后锃锃发亮,云朵显出痕迹被太阳描出形状,树叶或者静止不动或是被吹得沙沙响,侯孝贤的电影里,总有一个个扑面而来的夏天。不那么稀奇的对话,宽宽的像是要散了架的青春,一段一段无疾而终的时间扎上绳子打包好,紧紧拎在手里,那就是人们说的成长。火车穿行山间,出一个隧道就是一段时光的结束。一个一个的昼夜交替,一个一个人的一生。

侯孝贤画像

对侯孝贤一直是尊敬的,却莫名有种敬仰般的恐惧。打开《恋恋风尘》之后顿时觉得距离感消失了,看他写自己的电影,写那些影响过他的导演,感觉离所有的隐喻、表象和一切触手可及的暗流和惊涛骇浪都近了一点点。

侯孝贤画像

今天与你分享一篇文章,如果“侯孝贤”对你而言还是个陌生的名字,不妨从这里开始。他的幽默他的国度他的苍凉,他的形状体态和他一分一秒。

入围本次戛纳主竞赛单元的亚洲导演共有四位,分别为中国的贾樟柯、韩国的李沧东以及日本的是枝裕和与滨口龙介。但是,本届戛纳的焦点很有可能不在这些入围导演的身上,而是没有作品入围的……侯孝贤!

侯孝贤画像

老侯在背后蜜汁微笑

作为华语电影在世界影坛上最具代表性的面孔之一,侯孝贤的电影大师地位早已毋庸置疑,而他的作品也是三大电影节的常客,其中《悲情城市》获得一九八九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戏梦人生》获得一九九三年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刺客聂隐娘》获得二零一五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而他的多数作品都入围过戛纳的主竞赛单元。可以说是电影节常客无疑了。

呵呵,得奖?小case

而除了其作品屡次入围戛纳并且获奖外,侯孝贤和本届的戛纳的缘分还在于,本次入围的四位亚洲导演中有三位都亲口承认自己的电影深受侯孝贤的影响。

李沧东:这个导演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秘密

李沧东

出生于一九五四年的李沧东比侯孝贤小七岁,可以说是同一代人。李沧东现在已经是韩国电影在世界影坛的代名词之一,从刚出道时震惊韩国影坛的“绿色三部曲”开始,到后来《密阳》把全度妍送上首个韩国戛纳影后的宝座,以及之后再次凭借《诗》斩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李沧东在通向电影大师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稳。而他与电影结缘可以说正是因为侯孝贤。

电影《诗》剧照

在转行成为导演拍摄电影之前,李沧东是个作家,曾撰写过多部小说和诗歌,还曾获得韩国日报的创作文学奖,本以为就会沿着作家的职业道路一直走下去,也从未想过和电影有任何联系。而这一切直到他看了侯孝贤的《风柜里来的人》便戛然而止。

这部电影给了李沧东非常大的冲击,让他惊觉“这个导演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秘密”,而从这以后,李沧东便正式开始走上电影之路,从编剧开始到后来自编自导,而他作品中持续的对于边缘人和小人物的关注,以及在长镜头下展现出诗意的电影美学也与侯孝贤电影一脉相称,可以说在电影之路上侯孝贤正是李沧东的领路人。

贾樟柯:侯孝贤拍出了中国人的前世今生

侯孝贤与贾樟柯

作为戛纳宠儿之一贾樟柯这几年也几乎是每有新作必入围,而贾樟柯也是出了名的侯孝贤粉丝之一。科长说他第一次知道侯孝贤是在县城邮局的报摊上,那时《悲情城市》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在报纸的消息栏上占了小小的一角,《悲情城市》的剧情简介让他震惊,以至“黄昏时分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家,对《悲情城市》的想象还是挥之不去。

那天,在人来车往中看远山静默,心沉下来时竟然有种大丈夫立在天地之间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悲情’这个词,这个词陌生却深深感染了我。”

侯孝贤在《悲情城市》拍摄现场

而在一九九三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后,他又再次接触到了侯孝贤这个名字,在电影学院的一张旧学报上,贾樟柯看到了侯孝贤来校讲学的新闻,其中讲到侯导将自己一套完整作品的拷贝捐赠给了北京电影学院,这让他“一下子有了盼头”。而后来在黑暗中观看完《风柜里来的人》则让他感动不已,称这部电影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贾樟柯出生成长在山西汾阳,与侯孝贤成长的台湾高雄有着迥然相异的环境,“但银幕上出现的台湾青年竟然长着跟我山西老家的朋友一样的脸,看张世演的渔村青年,他们一大群人跑到海边背对着汹涌的海浪跳着骚动的舞蹈。我一下子觉得离他们好近,侯导摄影机前的这几个台湾年轻人,似乎就是我县城里面的那些兄弟。

他们扛着行李离乡背井去了高雄,一进城就被骗上烂尾楼看电影,这里没有电影也没有浪漫故事,透过宽银幕一样的窗户眺望高雄,等待他们的是未知的未来。原来在中国人的世界里,只有侯孝贤才能这样准确地拍出我们的今生。”

《小武》剧照

贾樟柯说这部电影让他“开始对电影获得了新的认识”,在这之后他回到家乡山西汾阳,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小武》,“开始学着用自己的方法看世界”,而后来的故事就非常熟悉了,他也像侯孝贤一样拿了金狮,贾樟柯也变成了影迷口中的“假科长”,成为华语电影在国际上的标志性面孔之一。

是枝裕和:如果没有真的认识侯导的话,我现在不见得会成为一个电影导演

是枝裕和与侯孝贤

据说是枝裕和访问台湾时,被记者问到对侯孝贤的看法,思考良久后只给出了一个简单到让人意外的答案“大好きだ(最喜欢了)”。

在日本,提到是枝裕和,无论是影评人还是普通观众总是将其视为小津安二郎的接班人,的确,是枝电影中恬淡的气氛,对于普通家庭生活的关注很难不让人将他和小津联想到一起。但是,是枝裕和本人却说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导演是侯孝贤,“因为他从来不止停留在一个区域”,“总是在尝试突破自己,并总能获得成功”。

当年还二十多岁的是枝裕和一边在电视台工作一便写着电影剧本,但是总是得不到制作人的青睐。当时的是枝裕和已经看过侯孝贤的电影,在《童年往事》和《恋恋风尘》中看到了浓浓的乡愁。因为是枝的祖父母是在高雄生下是枝的父亲,所以当看到侯孝贤影片中那些日式建筑和细腻的家庭生活时,他仿佛看到父亲的童年生活,并且感叹看过《童年往事》之后才明白父亲的记忆深处有些什么。

小侯迷是枝裕和对侯孝贤的喜欢可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说说的程度而已,一九九三年他特地飞到台湾拍摄侯孝贤的纪录片,并且终于找到与侯孝贤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在此之后,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电影拍出来。

在拍摄第一部剧情片《幻之光》时,他特地找来陈明章做配乐(曾与侯孝贤合作《恋恋风尘》),而后来拍摄《空气人偶》时,则找了侯孝贤的御用摄影师李屏宾。

在《幻之光》拍摄现场的是枝裕和

二零一五年日本某杂志访问是枝裕和,让他列举几个对他影响最大的电影人,是枝给出答案之一便是侯孝贤,而在他的影史十佳名单上,《恋恋风尘》则赫然在列。在是枝裕和口中“如父亲般的存在”的侯孝贤,既是他无法成为的那种导演,也是不断激励他成为更好导演的精神力量。

《恋恋风尘:侯孝贤谈电影》

侯孝贤 著 / 卓伯棠 编

雅众文化 & 新星出版社

联合出版

侯孝贤是台湾新电影运动重要的代表人物,自成风格,享誉国际。他擅长运用长镜头、空镜头和固定机位,以精省、克制的电影美学和语言,捕捉着我们身处世界渐渐消逝的美感和意韵,呈现真实情境中生命的状态与本质,敞开给观者去感受和碰撞。

侯孝贤在本书中回顾了自己的电影创作生涯,涵盖了《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悲情城市》等代表作品台前幕后的经历,并以讲故事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美学信念、拍电影的方法,又进一步畅谈了台湾电影的现在与未来。

相关阅读
  • 童年往事侯孝贤 童年往事 | 一个时代的童年缩影 这很侯孝贤

    童年往事侯孝贤 童年往事 | 一个时代的童年缩影 这很侯孝贤

    2019-01-17

    【电光幻影】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想讲讲导演侯孝贤,起因源自于我参加了一场关于台湾资深文化人詹宏志的讲座一段勇敢向前的人生。在讲座上,我第一次亲眼见到詹先生,以往他的名字都只是出现在电影屏幕上,不是监制就是制片人。

  • 侯孝贤电影全集 中国台湾著名电影导演侯孝贤(组图)

    侯孝贤电影全集 中国台湾著名电影导演侯孝贤(组图)

    2019-01-17

    侯孝贤,中国台湾电影导演、编剧。1946.9月生于广东梅县。1948年移居台湾。1972年毕业于台湾国立艺专影剧科。1974年从影。当过场记、副导演、编剧、演员。1975年后编写电影剧本《早安台北》等。

  • 侯孝贤语录 侯孝贤:用镜头俯瞰人生

    侯孝贤语录 侯孝贤:用镜头俯瞰人生

    2019-01-17

    侯孝贤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侯孝贤在拍摄现场。(本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人物简介台湾新电影最重要的代表人物。1947年生于广东梅县。

  • 侯孝贤导演作品 侯孝贤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及经典影片介绍(10)

    侯孝贤导演作品 侯孝贤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及经典影片介绍(10)

    2019-01-17

    专题侯孝,个人资料,家庭,背景,经典,影片,介绍,1947年,4导读侯孝贤的《悲情城市》以裕仁天皇的投降诏书开头,以“大陆易守”做结。将一个地方大家族的兴衰事迹挥洒成一部时代转换与个人命运紧紧相扣的台湾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