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仙草】电视剧《白鹿原》:鹿子霖睡儿媳妇冷秋月 你怎么看?

2019-12-27 - 白鹿原

原著《白鹿原》写道:有的说鹿子霖和儿媳有那号事,有的却截然信不下去;说有的人是根据鹿子霖一贯喜好女色的本性判断的,语气是鹿子霖不止和田小娥有过,还和原上好多村子谁谁家女子都有过;鹿子霖喜好当干大,在好多村子认下十多个干娃。“娃的干大,娃他妈的麻达。”凡是鹿子霖认作的干娃的母亲都是有几分姿色的,挂上干大的名号,和干娃他妈来来往往显得非常正常了。

白鹿原仙草

鹿子霖睡儿媳,这在白鹿原上传的沸沸扬扬。这传的人正是鹿兆鹏的媳妇,鹿子霖的儿媳妇,电视剧中的冷秋月。原书鹿兆鹏的媳妇没有名字,想必是人物过于渺小加上反衬当时社会女人的地位,我们此次暂把她叫为冷秋月吧。

白鹿原仙草

冷秋月逢人就说“俺爸跟我好……我跟俺爸好……你甭给俺阿婆说噢!”虽然几个女人想把她拉回家,都被冷秋月甩开,冷秋月撒腿端直朝镇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我到保障所寻俺爸去呀……我想俺爸了呀……”这个女人发疯的事便在村子里哗然传播。

白鹿原仙草

到了保障所以后,很多人都围着看热闹,鹿子霖经白孝武这么一说气得脸色蜡黄甩出儿媳妇一巴掌,儿媳被打得趔趔趄趄在原地转了一圈,晕头昏脑地问:“爸,你不跟我好了还打我?”鹿子霖又是一巴掌,那女人就倒在院子里。

把冷秋月弄回家以后,鹿子霖心里更是害怕,害怕的是怎么面对冷先生,这谣言像一窝蜂,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白鹿原。等到没人的时候鹿子霖才硬着头皮去找冷先生,结果冷先生说了一句,你的事情我听说了。这才宽慰了鹿子霖。

回到家一看,冷秋月什么都好着,问答也很正常。冷先生刚走进中医堂还没坐稳,鹿子霖又来了,原来是冷秋月的疯病又犯了。只听到冷秋月说道:“我有男人跟没男人一样守活寡。我没男人我守活寡还能掐个贞节牌,我有男人守活寡倒图个啥?你娃子把我瞅不进眼窝,你爸跟我好恨不能把我吸进鼻孔儿……你不上我的炕你爸爱上……”

鹿子霖才想起半年前一天深夜,鹿子霖喝得醉醺醺回家他以为开门的是老伴,却料不到今晚是儿媳开的门,就在他骂骂咧咧的情况下,儿媳扶着他进了屋子。鹿子霖趁着酒劲,伸过右臂来把儿媳抱住了,毛茸茸的嘴巴在她脸颊是急拱,喷出热骚骚的烧酒气味,几乎同时就有一只手在她只穿着一件单衫的胸脯上揉捏。

她惊叫一声,浑身燥热双腿颤抖,几乎陷入昏厥的恍惚中,又本能地央告说:“爸呀,这成啥话嘛……快丢手……”鹿子霖:“这怕啥嘛……俺娃身上好软和……”儿媳终于从突发的慌乱中恢复理智,猛力挣脱出来奔进厦屋将门关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