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升书法秋深帖】(元)管道升行草书法《秋深帖》

2019-12-09 - 管道升

管夫人,即管道升(1262~1319),字仲姬,一字瑶姬,德清县茅山村(今属干山乡)人,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诗词创作家。自幼聪慧,能诗善画,嫁赵孟頫,册封魏国夫人。元

延祐六年五月十日病卒,葬东衡里戏台山(今洛舍乡东衡村)。擅画墨竹,笔意清绝。又工山水、佛像、诗文书法,负盛名,世称管夫人。其为元代最大的书法家赵孟頫之夫人。

管道升书法秋深帖

著《墨竹谱》1卷,传世作品有《水竹图卷》、《秋深帖》、《山楼绣佛图》、《长明庵图》等。元仁宗尝将,管夫人及赵雍书法合装一卷轴,藏之秘书监,曰:“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亦奇事也。”管夫人有著名的《我侬词》,据说赵孟頫50岁时想效仿当时的名士纳妾,又不好意思告诉老婆,老婆知道了,写下这首词,而赵孟頫在看了《我侬词》之后,不由得被深深地打动了,从此再没有提过纳妾之事。

管道升书法秋深帖

《我侬词》全文如下:“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qīn),死同一个椁(guǒ)。”

管道升的《秋深帖》,纵26.9厘米、横53.3厘米,字共计十八行,全帖为行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润,畅朗劲健。

管道升书法秋深帖

《秋深帖》整篇文字断句、起笔不拘一格,结构错落有致,研读观赏之下,每一处的起笔、停顿、运势,都有其章法,却又化章法于无形,体现出书法家的艺术技巧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

这封家书以管夫人的口吻写道:“道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 当时季节渐入深秋,书信表达了他们关心长辈的思念。信中还向婶婶讲述了家里的亲戚往来,“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

管道升书法秋深帖

只是在这帖页末尾的落款,字迹模糊,虽然署了夫人的名字,却一眼看得出是经过涂改的。

赵孟頫和管夫人感情至深,所以大部分专家认为,《秋深帖》应该是赵孟頫\代替夫人管道升所写。从字迹上看,《秋深帖》笔体温和、典雅,正与其行书特点相契合。专家推测,可能是代夫人回复家信,而他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深爱妻子的赵孟頫觉得署自己的名字不妥,所以连忙又改了过来。究竟如何,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让出轨老公迷途知返的古代奇招》

现代人饱受三年、七年之痒,出轨之事虽不鲜见,无形之中还是受到道德约束的。

然而在不受一夫一妻制度约束的古代,无论何时,丈夫要是看上哪位美貌女子,想要收入囊中,一般不会有什么困难。娶妻纳妾再平常不过,被“三从四德”洗脑的妻子也都无话可说。

当然,历史上也不乏胭脂虎,使出各种手段,悍妻雄风一展,老公虽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

可偏偏有位不寻常的青浦女子,用了个不寻常的办法,重新将自己的老公拉入怀中。这位女子绝非等闲之辈,她就是元代著名的才女——管道升。

管道升是青浦小蒸人,字仲姬。这位管家二小姐自幼工诗善画、聪颖异常,不知是不是因为才气非常,她到了28岁仍待字闺中。或许冥冥之中就是为了让管道升等待这样一个有缘之人——赵孟頫。

赵孟頫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德芳之后,虽为贵胄,但生不逢时。他少年时期南宋王朝已如大厦将倾,父亲早亡,赵家家境每况愈下,度日维艰。宋亡之后,在元世祖忽必烈“搜访遗逸于江南”的过程中,赵孟頫被推荐给忽必烈,元世祖看到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赵孟頫,惊呼为“神仙中人”。由此,赵孟頫一路平步青云,仕途顺畅。

不知是一见钟情,还是相互倾慕,赵孟頫与管道升两位旷世才人终相成眷属,二人既各有千秋,又珠联壁合。佛学大师赵朴初对赵孟頫与管道升这对神仙眷侣有着精当的评价:赵孟頫才艺绝世,丹青艺术的被称为元朝第一,书法世称“赵体”,流传不多的作品至今仍是收藏界的珍品,诗词文赋诸体皆妙,开启元诗新风。

管道升才貌双绝,能诗文,擅书画,笔意清新。整整三十年,这对诗、书、画三绝的夫妻,在诗坛画苑中相携游艺,留下了许多感人的佳话。

但是,像任何一对凡尘俗世中的夫妻一样,即使是天造地设的绝配也有唇齿相磨的时候。夫妻二人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中年危机”。

是日,天高云淡,春色如绣,赵孟頫的府邸里四处静谧。在后园竹柏中的一间斋舍内,管夫人呆呆地望着树间觅食的鸟儿,手里兀自擎着一张墨色正鲜的字笺,心中思绪万千。

纸上依旧是赵孟頫熟悉的字体:我学士,尔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我娶几个吴姬、越女,也无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意思说,“我为学士,你是夫人。陶学士娶了叫桃叶、桃根的两个小妾,苏学士也有朝云、暮云的两个小妾。我便多娶几个姬妾也不过分,你年纪已经40多岁了,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

这是赵孟頫下的“最后通牒”,管道升心如乱麻。

夫妻二人结为连理已有二十余载,中年的她被岁月消磨了月华水色,已是“玉貌一衰难再好”,风流倜傥的赵孟頫其实心中已生倦意。况且在那时,纳妾是再平常不过,同朝为官者有谁不是姬妾成群。

赵孟頫的心中越发失衡,几次暗暗的透露出想要纳妾的意思。但是管道升始终一直不置可否。一日宴饮之后,赵孟頫想起席间朋友微微露出的调侃之意,接着酒劲,直截了当地写明了自己的意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