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合集 侯孝贤最被低估的杰作 就是它了

2019-01-17 - 侯孝贤

香港影评人黄爱玲看完《最好的时光》 讲,「好像做了几场梦」。

的确,《最好的时光》 因为分成「恋爱梦」、「自由梦」、「青春梦」三段,更降低了侯孝贤原本就不高的叙事性,故而像梦。

很多人将《最好的时光》 与他之前的作品序列比照——「恋爱梦」对应《风柜来的人》 、《恋恋风尘》 、《童年往事》 等;「自由梦」对应《悲情城市》 、《戏梦人生》 、《海上花》 等;「青春梦」对应《千禧曼波》 等。

侯孝贤合集

侯孝贤自己说完全没有想要回顾与总结,实际上《最好的时光》 只是他若干年电影经验的一个自然累积,虽然手法上或许前后有所相似,但意境早已大不一样。自《千禧曼波》 起,侯孝贤的风格就有明显的变化,《最好的时光》 更像是和过去的一次强烈的割裂。

侯孝贤合集

很少有导演像侯孝贤这样完全从自我出发捕捉感觉的,他拍自己(自己那个时代、自己身边的人)的电影,味道总是抓得非常准确。比如第一章「恋爱梦」的开场,镜头从一盏灯摇到看球的舒淇和打球的张震,摇到球,再摇回张震和舒淇,舒缓而有韵味,尤其再搭配「Smoke Gets in Your Eyes」的歌声;再比如,两次从信件直接切入歌声,就是一种让人不由跌入到旧时光里的情绪渲染。

侯孝贤合集

而在这段「恋爱梦」里,侯孝贤突出了他电影叙事的「加法」和「减法」。侯孝贤的戏,照旧闲场很多,分明只是两个年轻人的恋爱故事,他进进出出拍了很多人,很生活化,拍他们讲话、吃饭,这是「加法」,这些场面看似与故事核心没有干系,但是却将一个时代的生活气氛堆积起来。

再比如,不说张震如何找到舒淇(秀美)家地址,只让他在「派出所」的牌子下面立了一会。这又是侯氏电影的「减法」,他电影叙事与剪辑的妙处。

侯孝贤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譬如年轻时候我爱敲杆,撞球间里老放着歌《Smoke Gets in Your Eyes》。如今我已近六十岁,这些东西在那里太久了,变成像是我欠的,必须偿还,于是我只有把它们拍出来……」

但,或许这部影片的制作初衷,也是它的问题所在。显然,这些久远的记忆,在他内心深处过了很多遍,再拍出来,难免不够新鲜,甚至肯定要失真。这可能是「恋爱梦」的一点遗憾,也是我们回溯与再现过于久远的往事时的困境。

虽然这个片段依然有浓厚的天真(恋爱在其中的意思是仅仅一起吃夜宵,一起避雨、牵手而已),依然很诗意(比如路标迎面而来,又退去,和记忆或梦的画面相近),这两点已经足以动人。但在此之后的两个梦,都并非从侯孝贤自身出发,多少也失去了一些动人的感觉。

第二章「自由梦」从任何一方面都是这部影片最为复杂的一个片段。首先张震扮演的这个人物非常复杂,他是个进步人士、维新者,自己反对纳妾;又很有人情味,给相好的艺旦的妹妹赎身,做了他人的妾。这样一来他和艺旦之间的情绪就很复杂,尤其是舒淇扮演的艺旦,情感变得很细腻。

但是如何用「默片」的形式,去准确营造二人的关系与内心的波澜来,这是侯孝贤在本片中最大的挑战。侯孝贤是那种每一部影片都要向前走的导演,所以「自由梦」绝不能和《海上花》 的拍法一致。

在拍摄《悲情城市》 时,侯孝贤因为梁朝伟发音不准,令他做了哑巴,更以字幕(便条)的形式让他发言,「自由梦」的策略同出一辙。侯孝贤为捕捉到他想要的时代氛围,甚至让张震和舒淇在片中讲话(对口型)时都有不熟悉的粤语,以减低语速,据说二人的面部表情亦变庄重。在准确把握艺旦的情感这点上,这个片段做到了。

「自由梦」这个「彩色默片」的拍法毕竟是创举,不但对白没有声音,一切音响包括环境音全部消失了。可是偏生镜头的移动、调度、表演方式,又是现代电影的常规拍法。两厢矛盾之下,这一段落有一些实验的异趣。

这种趣味还体现在前后两章的时代落差上,上一章西洋歌曲余音缭绕之间,过渡转场,就有别样感觉。但是从整体来判断,这种实验性拍法是否成功,很难。以我个人观感,在趣味之外,这个梦稍稍刻意与过度了一些,或者说多少有一些「别扭」。

第三章「青春梦」讲的是当下的年轻人,这是一个还来不得及回忆的梦。侯孝贤是非常热衷于观察人们生存现况的导演,他和编剧朱天文对年轻人的生活也有着足够的兴趣,在《好男好女》 和《南国,再见南国》时就意欲探索「年轻人的世界」。

侯孝贤(与黄爱玲对话时)说现在年轻人的世界是「什么都可以,又什么都不可以」的世界,他们没有向往,淹没在信息之中。我们看到编导对这个「梦」还是有一定的陌生感,冷静的拍法外更多的是感慨。这个梦显然是「隔」的,而侯孝贤对「年轻人的世界」把握依然不充分。

这个短片中失去可以支撑「侯孝贤式电影气质」的所有元素——既没有旧时代的意气,又不是《咖啡时光》 里舒缓的生活方式。用非常「强力」的形式将短信和电脑屏幕上文字放大呈现到银幕上,以很重的晶格感表现年轻的内心,这无疑是一种直接的方式,但也显得有些浅表。

当然,这段落的开场和结尾,令人惊讶,张震驾重型机车载着舒淇从立交桥上驶过的场面,非常好看,并在一定程度上捕捉到了青春与当下都市的气息。

相关阅读
  • 童年往事侯孝贤 童年往事 | 一个时代的童年缩影 这很侯孝贤

    童年往事侯孝贤 童年往事 | 一个时代的童年缩影 这很侯孝贤

    2019-01-17

    【电光幻影】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想讲讲导演侯孝贤,起因源自于我参加了一场关于台湾资深文化人詹宏志的讲座一段勇敢向前的人生。在讲座上,我第一次亲眼见到詹先生,以往他的名字都只是出现在电影屏幕上,不是监制就是制片人。

  • 侯孝贤电影的风格特点 侯孝贤电影特点

    侯孝贤电影的风格特点 侯孝贤电影特点

    2019-01-17

    父亲丧失其符号功能,也可以在侯孝贤许多其他影片里看到。在《戏梦人生》里,李天禄的父亲许金木由于入赘而变得身份可疑。更关键的是,父之名也遭到了剥夺李天禄小时候称父亲为叔叔,并且不随父姓。尽管这个父亲有过较为强悍的面貌。

  • 侯孝贤巴黎 对话侯孝贤:东京巴黎之后要拍北京主题片(图)

    侯孝贤巴黎 对话侯孝贤:东京巴黎之后要拍北京主题片(图)

    2019-01-17

    新浪娱乐讯《红气球2006》的导演侯孝贤与主演朱丽叶比诺什在戛纳接受媒体专访。比诺什称侯孝贤是发明家,在未来电影会有所进步就是因为有他的存在。侯孝贤则透露在完成以东京和巴黎为背景的电影后,将会转战北京。

  • 侯孝贤教育 侯孝贤与金马的半生缘

    侯孝贤教育 侯孝贤与金马的半生缘

    2019-01-17

    感谢金马奖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三三公司张筑悌侯孝贤与金马大事记侯孝贤凭借《风柜来的人》《最好的时光》分别提名第21及第4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奖。凭《悲情城市》《好男好女》分别获得获第26届及3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